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十天显圣(上)
    大雪紧密的落着。

    落在天香阁顶染白了青砖瓦,落在少年们的头上染白了头发。落在司徒手中血饮剑剑身之上,然后无声息的融化。

    司徒被一剑穿了心脏。那剑被离落握在手中。

    离落被一剑穿了右臂。那剑被司徒握在手中。

    书院内院老生司徒的嘴角开始溢出血,那血很浓,有些深红。

    他的脸色有些苍白,苍白的有些可怕。

    可是他的双眼却是异常的明亮,明亮地仿佛有着火焰在燃烧。他的呼吸也不是多么脆弱,反而开始紧凑,紧凑的有些错乱,错乱的有些慌张。

    他的双眼一直在盯着血饮剑。

    他不明白自己这一剑刺出,刺中了那人的右臂,可为何从那人右臂之上溢出的血液会在血饮剑身上逗留?

    他忽然想起此剑由来。

    手中剑名为血饮,血饮剑是一把家传之剑,以家族先人之血为食的家传之剑。

    此剑铸造之时已经被家族血脉喂饱,所以在剑成之后,血饮剑便不再会吸食血液。

    但它依旧被称作血饮。

    是因为它依旧噬血,任何的鲜血只要滴落在血饮剑身之上都会瞬间被吞噬无踪。

    它只是不再吸食与司徒具有相同家族血脉之人的血液。

    看着离落右臂之上流出的血液顺着剑身滴落,司徒的手开始有些颤抖,握着血饮剑的手开始颤抖。

    他想起家族被屠杀的场景,想起自己唯一生存的弟弟被那些凶徒掳走时的场景。

    他一直在寻找与自己有着血脉之亲的弟弟。

    他看着离落的脸,看着那双眼睛,他从离落的脸上轮廓上,终于寻找到了许多年前的记忆。

    他激动无比。

    然后口中不停地咳着鲜血。

    他的心骤然剧烈的疼痛起来。

    此时的离落毅然决然抽出了手中剑,然后司徒的心脏之处,不停的有着血液喷出。

    那一瞬间的剧痛,司徒终于是无法忍受。

    他的嘴唇颤抖着,冒出冷汗的他以一种弱不可闻的口吻轻轻说了两个字:“弟弟……”

    然后倒了下去。

    司徒从天香阁顶滚了下去。

    瓦上落了雪,被司徒滚落的身体带走了大半,也留下了一片血红。

    江满楼从半空之中还是接住了这位奄奄一息的书院老生师兄。

    他抱着司徒缓缓地落地。

    大雪仿佛在这一瞬间变得恐怖了起来。

    洛长风看了看下方街道上。

    司徒嘴角的血已经无法止住,他的双眼空洞着看着越来越紧的大雪,他伸出手,仿佛在下一刻便会握到所希冀的温度与感觉一样。

    但他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握住,就连他的剑都没有握住。

    司徒命殒!

    这位占据着书院内院十七座明镜台第一座的内院老生的性命,终结在了菩提山下天香阁顶,终结在了离落手中。

    洛长风不解。

    他的视线再度落到离落身上。

    于是江满楼和李星云、君泽玉等人的视线都纷纷投将过来。

    街道上的彭九等人,也是诧异的望着离落。

    离落呆呆的站在天香阁顶。

    他的右臂之上还插着不再吸食他的血的血饮剑。

    如无意外,从今以后他的右臂再也无法握剑。

    他的右手会就此变成残废。

    可是他没有感觉到疼痛与仇恨或者说不甘。

    他听到了司徒在从天香阁顶滚落下去前所说的那两个字。即使声音很小,他还是听到了,听得很清楚。

    弟弟!这位书院内院师兄竟然唤自己弟弟!

    他的鼻尖顿时有一阵酸楚!

    儿时那些零碎而又模糊的记忆碎片在脑海之中仿佛开始拼凑组合,然后组合出了一副画面。

    他看到一个年龄约比自己长的小男孩带着自己,在家族的院落里追逐着……

    他开始后悔了!

    他想痛哭!想嚎啕大哭一场!

    “我竟然亲手杀了自己的哥哥!”

    这个可怕的信息在脑海之中浮现,不待他多想,身后的剑阁弟子周通便是直接扯着他的衣袍,御剑纵身远遁。

    洛长风不解,他想要问清楚为什么。

    所以他打算纵身追去。哪怕再追逐个百里之地也不在乎。

    与他有相同想法的人还有月氏兄弟,还有十子同袍之中和离落关系最为较好的重阳。

    他们都想将其拦下来,然后问一问为什么。

    书院内外院学生之间虽然彼此有争斗,但绝对不会眼睁睁看着书院师兄的性命断送在别人手中而无动于衷。

    更何况还是自家同袍兄弟下的手!

    可最终他们还是没有追去。

    只因江满楼说了一句:“别追了。”

    没有更多的理由,仅仅只是别追了。人已经不在了,再追还有什么意义?

    大雪之中。

    洛长风和江满楼等人将这位书院老生司徒埋在了菩提城外一株参天大树之下。

    那在书院中最为神秘且实力最为强横的第一座明镜台上的师兄师姐们也终于是闻讯现身。

    他们迎着风雪站在树下,望着新添的一座孤坟而沉默不语。

    洛长风与江满楼等人远远的站在一旁。他们看着司徒的十子同袍兄弟转身离开新坟走来。

    那里面有一道身影相对于李星云等人来说很是熟悉。因为他们在挑战第二座明镜台时,在行者的队伍里看到过那一道倩影。

    易红妆!或者称作为易红娘!她竟然是第一座明镜台之中的老生!

    “现如今正是书院开启明镜台争夺赛的日子,擅自下山已是不该。你们,还是早些回去吧。”

    开口说话的人名叫应天!

    流字门的应天一身妙道上境的修为在内院第一座明镜台十人之中行二,仅次于司徒。

    应天并没有难为洛长风等人。

    事已至此,事件的发生不在任何人意料之中,又能怨得了谁呢。

    “那你们呢?”洛长风问道。

    “我们?”应天自嘲的笑了笑。

    “同窗多年,情同手足,这仇终归是要报的。”应天抱拳为礼。

    然后他与易红妆等身后九人,朝着菩提山的方向叩拜了下来。

    这是辞别之礼。

    为了不让书院受到任何牵连,他们终于还是离开了书院。不再是内院第一座明镜台的书院天骄。

    他们迎着风雪,踏碎了寒冬,消失在洛长风等人的视野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