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那一剑的别离
    (感谢晚安冬天的月票,谢谢。)

    天香阁顶。

    无数片雪花凝作的长剑纷纷刺入血红色的巨大漩涡。

    那雪花凝作的剑是冰冷的。

    这把名为血饮的剑却是如同鲜血般灼烫之极。

    鲜血的颜色染红了漩涡。

    无数把冰雪之剑被吞噬,然后悄无声息地被热血溶化。

    然而鲜血的温度能够溶化雪花却无法熔得了铁剑。

    那无数把剑之中有着一柄真正的铁剑,铁剑剑令令主周通的铁剑。

    仿佛天外飞来的一柄铁剑刺入深海之中一样,那柄铁剑被漩涡吞噬,然后越刺越深。

    直到那铁剑剑尖触碰到了海底。

    这里自然不是真正的海底,这是漩涡之底。

    漩涡乃是书院内院老生司徒手中血饮剑,以三清之气为媒介海水所形成的。所以漩涡之底,就是那血饮剑的剑尖。

    铁剑的速度很快,受到了吞噬之力的铁剑的速度更快。

    在两柄剑的剑尖于血红色漩涡之中触碰的一刹那,书院内院老生司徒的面色猛然一红。

    一抹血迹从嘴角溢出。

    瞬间定格的大雪再度恢复了最初的模样,紧紧地落着。

    大雪之中,洛长风看着高处的战局,心中顿时意识到不妙。

    从一开始来说,书院内院老生司徒与剑阁铁剑门令主周通之间的交手就不具有任何优势。

    境界上处于劣势!

    或许对于六字门中不同修道者之间来说境界上的优劣差距不大的情况下,往往实战经验与手段更是胜负的关键。

    可如今书院内院老生司徒的对手却是剑阁弟子,行字门徒。六字门道之中没有哪一门徒比行字门徒更加擅长战斗。

    所以境界上处于劣势的司徒,实战上仍然不具有任何胜算。

    所以他受伤了。

    一路追逐剑阁弟子百里之地,如今对方终于是认真了起来。

    “血饮?你的剑不会只饮自己的血吧?”周通收剑冷笑。

    他收剑不是代表这场交手胜负已分。

    他知道司徒虽然被自己方才那一剑所伤,但绝对造成不了无法再战的伤势。

    退一万步来说,占据书院内院十七座明镜台第一座的内院实力派老生,不会真的这么弱,竟连自己的一剑都接不住。

    所以他还会继续出剑。

    有时候收剑是为了更好的出剑。

    铁剑被他双手举起,直指昏暗的苍穹。云层深处骤然滚起一阵闷雷之声。

    紧接着无数雪花飞乱的天空深处惊现一道电闪,那电闪犹如虚空裂出的天之痕触目惊心而又琢磨不定。

    但它一直在游走。琢磨不定的电闪一直在游走,一直在坠落。某一刹那,那道电闪劈落在铁剑之上。铁剑没有变成焦黑,甚至连周围的雪花都没有收到任何损坏。

    在这道雷光电闪之下,周通整个人变得耀眼无比。他浑身有着无数道小蛇一般的电闪游蹿着,他宛如一尊雷体,双目之中雷光无限。

    街道上,浑身披着一层厚厚雪衣的离落,双目看到此时此刻的周通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这是……风雷御剑诀!”

    这就是风雷御剑诀!

    剑阁无数弟子之中,能够修炼这部剑诀的人寥寥无几。

    离落也不具有修炼此剑诀的资格。

    可是他曾亲眼见识过。

    在很小的时候,在他与周通师兄一同被剑阁中人从那些恶人手中救走的时候,他便见识过剑阁强者施展风雷御剑诀。

    他从这部剑诀之中嗅到了死亡的味道!

    嗅到这股味道的人不仅仅只有离落。

    还有洛长风,还有江满楼,还有李星云,还有君泽玉。

    街道之上大雪之中有着四道年轻的身影纵身掠上了乌云滚滚,雷电密集的天香阁顶。

    是谁说书院内院老生与剑阁弟子之间的交手没有占据任何优势?

    这里是菩提山下,这里是菩提城中,菩提城中有着不少菩提书院的学生,虽然只是今年刚入门的学生,但却是堪比书院内院前三座明镜台的学生。

    天时地利人和,除了天时之外,书院司徒明明占据了后两者。

    当着书院众多新生的面前斩杀书院老生,这不是菩提书院能够接受的行为!

    更何况,就在不久前,他们这些新生还被彻底无视呢。

    无论是谁,被无视的感觉一定都不怎么好。何况还是一群最近凭着横扫内院的成绩骄傲到了极点的新生。

    这一瞬来的太快。

    风雷御剑本来就在电光火石之间。

    不过洛长风的速度也很快。

    他用的是家传游龙枪的身法,挥的是一把竹刀。

    他还未赶至司徒身前便已知来不及,所以在他的身体还停留在纵身跃起的最高点时,便是一连斩出了十七刀。

    十七路刀。

    司徒自然没有料到街道上那些观望的书院新生们会出手相救。事实上他深知剑阁弟子的实力,在书院内院除了忘情川那位小师叔祖之外,书院之中任何弟子出手相救都是无济于事。

    他不怕死。

    他并没有等死。

    他身化残影不顾雷电加身,纵横在雷电密集之中,血饮剑刺向了周通。

    这是以命博伤的打法。

    洛长风的十七路刀成功的阻拦了那风雷之中的铁剑。

    这是周通意料之外的事情。

    司徒的血饮剑便在此时隔空刺来。

    一招发出正处盲时的周通也嗅到了一股死亡的味道。

    无论是洛长风还是江满楼,亦或是君泽玉与李星云,所有人的呼吸都在这一刻停止。

    血饮剑刺了进去。

    没有刺入周通的身体。

    因为有一道身穿黑色书院院服的身影挡在了身前。

    那是离落!

    血饮剑刺入了离落的右臂!

    周通乃是剑阁弟子,乃是离落师兄,他自然不能眼睁睁看着师兄落难。

    离落奋不顾身的替周通挡了一剑。

    然后他也刺出了一剑!

    行字门徒专修剑道的离落本来就不是那种在战斗过程中只会挨打而不会出手反击的人。

    多年前他入剑阁所学的第一剑就是刺,致命的一刺!

    他的右臂被血饮剑贯穿,但他还有左手。

    他左手执剑,赫然刺入了司徒的身体。

    刺中的乃是司徒的心脏!

    这一瞬来得太快,但还是发生了很多事。

    周通剑引风雷,洛长风挥斩十七刀阻拦,司徒以命博伤的反击,离落以身挡剑,然后本能意识地再刺出了一剑。

    (明晨启程回家,晚上才能到家。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求红包求红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