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一场对决
    (求订阅,求批评。)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这漫天飞舞的大雪似是在衬托着天香阁顶那对峙二人之间的紧张气氛。

    街道上,洛长风等人遥遥凝望着高处的两人。

    即便是大雪覆盖眼前挡住了层层视线,他们也是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那飘落在二人面对面之间的雪花瞬间被无形的风切成无数碎片的凌厉。

    一道寒光一闪而过。

    街道上李星云和江满楼等人都是被那道寒光刺了眼,下意识地用手掌挡住了视线。

    “动了。”

    洛长风只是眯了眯眼。

    或许是他修刀痴的刀本身就拥有不俗的刀意并且已经习惯,这才对这道寒光的反应不怎么剧烈。

    他看到天香阁顶上的两道身影在那道寒光一闪而逝时终于动了。

    他忍不住低声沉喝。

    君泽玉和离落、重阳等人远远的盯着楼阁之顶上。

    他们听到洛长风的声音几乎是和那道身影的动作发生在同一时刻。

    像是未卜先知,就像那道寒光一样,一闪而逝。

    最先动的自然是剑阁弟子周通。

    剑阁中人修剑,是纯粹的行字门徒,自然知道先下手占尽先机的道理。

    江满楼和李星云的反应无疑慢了刹那。

    当他们的视线重新透过层层雪幕落到那天香阁顶两道身影之上时,却惊讶的发现那二人竟然没有任何异常。

    依旧平静的站在那里。

    剑阁弟子周通手握铁剑而立。

    书院内院老生神色平静。

    如果硬要说与前一刹那有什么区别的话,也就只有那名书院内院老生身前飘落的雪,似乎更加浓密更加碎了些而已。

    李星云有些不解。

    尤其是不理解洛长风方才所说的动了是什么意思。

    “哪里动了?”江满楼诧异地说道。

    不过却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

    这街道上,看到那一刹那动静的人自然不会分心去回答他的问题,因为那样很可能会令他们错过一些精彩的场面。而没有看到那一刹那动静的人同样也无法回答他的问题,因为他们与江满楼一样,什么也没有看到。

    可是没看到并不代表什么也没有发生。

    洛长风说动了,那就是真的动了。

    江满楼和李星云以及雪儿翎儿没有看到,君泽玉和离落等人却是看的清清楚楚,也听得清清楚楚。

    那是一道剑光,及其凌厉及其耀眼及其迅疾的一道剑光。

    剑阁弟子周通挥剑便是斩出那一道剑光。剑光让江满楼等人遮住了视线,让洛长风眯了眯眼睛。

    那是一瞬间的事情。

    那一瞬间看似什么也没有发生,其实发生了许多事。

    那名书院内院的老生自然也不会站在那里等待着这道剑光的到来。

    他身前凝聚了浑厚的三清之气为屏。

    那无形的三清之气屏障仿佛一层水面,那些飘落的雪花仿佛水面上漂浮的残叶。

    那道剑光斩落在三清之气的屏障之上。屏障被切出了一道及细及长的剑痕,那剑痕荡起涟漪,涟漪荡碎了雪花。

    可惜水面是无法被切开的,无论那一剑的剑痕有多么深刻,最终都会被柔软的水面所填平。

    所以洛长风的声音和那周通挥剑的动作发生在同一时刻。所以江满楼和李星云等人没有看到任何人出手,因为那一道一闪而逝的寒光就是出手。因为那碎如沙盐的雪花就是出手。

    “我修为在你之上,你若不出剑,便没有机会出剑了。”

    剑阁弟子周通右手握着铁剑竖立于眼前,左手并指,紧贴着铁剑剑身自剑格向上划过。

    一道剑光在指尖点亮,沿着铁剑剑骨向着剑尖延伸。

    他双手离剑,竟然在眼前飞快的结着手印。

    只见铁剑剑柄之上的那枚剑令图案仿佛被这复杂晦涩的大手印唤醒,周通身体周围所有的雪花骤然间静止了下来。

    “去……”

    一声低沉的喝声响起,周通双手结起手印御剑向着前方虚空刺出。

    那铁剑破空而去。

    周通身体周围所有静止的雪花也随着铁剑破空而去。

    每一片雪花顿时都变成了一把寒剑。

    无数片雪花变成了无数把寒剑。

    无数把寒剑将虚空都是刺出了无数个剑轨迹通道。

    万剑迎面而来。

    水面确实无法切开,但却可以刺入。

    无数把剑同时刺入水中,即便是雨打沙滩也会出现万点坑吧。

    书院内院那名老生看到这无数把剑飞射而来,面色也是出现了一抹凝重。

    正如剑阁弟子周通所言,他修为在妙道境巅峰,却不及对方元神境。

    他虽然也修剑,但比起以剑为道的剑阁弟子,仍有不足。

    这一路百里的追逐,他也耗损极大。

    况且一路之上,哪怕有那么一次的交手让对方认真起来,他都不一定能够从那把铁剑之下活着回来。

    所以两人之间的交手,无论怎么看,他都没有任何胜算。

    可是那又如何?

    他司徒既然敢一路追逐纠缠此人百里,本来就抱着必死的心态。

    很多年前,在他家族灭门,同父同母的弟弟落入那些屠杀者手中之后,他就一直生不如死的活着。

    这十年来,他一直在寻找着丢失的弟弟的下落。

    一直到不久前,他得知亲生弟弟很可能被当时的剑阁所救,便到处探听十年前的往事,这才得知剑阁铁剑门下铁剑令主便是当时被剑阁带回的孩童之一。

    这是他目前所掌握的唯一的线索。

    为了找到失散多年的弟弟的下落,他虽死无憾。

    “这是我家传之剑,名唤血饮。既然寻亲无望,那便论上一剑!”

    书院内院老生司徒手中的长剑骤然绽放出炙热的红光。原本冰冷的剑身在红光绽放的时刻开始变得灼烫了起来。

    司徒持剑挽着剑花。

    那绽放着炙热红光的长剑剑尖触碰到了屏障之上。

    于是屏障出现了一个漩涡。漩涡的中心点正是那剑尖所指。

    就像是平静的水面在漩涡之下开始向着深处塌陷一样。

    他的手腕在轻巧的灵动着。

    那漩涡随着这种灵动开始翻滚席卷,越来越深,越来越快,以至于那剑的颜色染遍了整个屏障湖面。

    于是一股可怕的吞噬之力自漩涡之中释放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