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一件旧案
    江满楼不是在问周通是不是瞎的,他就是在说周通是瞎的!

    这里是在菩提山下菩提城中。

    这里虽然没有菩提老祖也没有书院里任何一名境界高深的六字门道师。

    可是却有一二十名书院学生。

    虽然他们是新生,虽然他们有的身穿书院学生服饰佩戴菩提子,而有的却是穿着黑色的书院院服佩戴着血菩提,但都是书院里的学生。

    他们不仅是书院里的新生,还是取代了内院十七座明镜台的少年强者,怎么能说没有帮手?

    他们只要愿意,就不仅仅是帮手,还是不可忽视的帮手。

    所以江满楼问他是不是瞎的。

    这个问题的答案很简单。

    周通自然不是瞎的,瞎子又怎么可能乘剑飞得了百里地。

    但他却看不到江满楼与洛长风等人。

    那只能说明一个原因,在周通眼里,在这名修为达到了元神境界的剑阁弟子眼里,无论是江满楼还是洛长风等一干书院学生,都没有什么可以重视的地方,甚至可以被忽略!

    “我书院从来不做仗势欺人的事情。只要你肯说出当初剑阁带走了几个孩童,那些孩童现在的下落又如何,我便让你离去。”书院内院里的那名老生说道。

    “你说的那件旧事距今为止至少有十年了吧?”周通忽然笑了,“十年前我不过是个懵懂少年,又哪里记得清楚?”

    “可你就是那些落难的孩童之一,我不信你能够轻易忘得了那件事。”书院内院老生说道。

    这二人之间的对话,可是让街道上的洛长风等人有些疑惑不解。

    他们甚至都没有听懂此二人在说些什么。

    十年前的旧事到底是怎样的一件旧事?而且会让一名书院内院学生如此坚持,并在十年后追查真相?

    洛长风与李星云二人对视了一眼,眼中带着疑惑。

    这场间如果说能够听得懂那二人对话的人,恐怕也只剩下君泽玉了。

    君泽玉似乎在低头沉思着什么。

    “忘得了又如何,忘不了又如何?那桩旧事牵扯甚远与你又有什么关系?”周通反问说道。

    “我说过,你要你肯说出剑阁带走的那些孩子如今的下落就会让你离去。”书院内院老生冷漠地说道。

    这场对峙似乎没有进行下去的必要。

    天香阁周围忽然变得寂静。

    周通的脸上依旧保持着笑容,只是他那手里握着的铁剑气息开始变得锋利。雪花落在铁剑剑身之上,竟然没有融去,反而是顺着那剑身向着剑尖滑落。

    “他们到底在说些什么?”翎儿忽然出声打破了这里紧张而凝固的气氛。

    洛长风看了看君泽玉。

    李星云的目光也在君泽玉身上。

    江满楼从不远处走了过来。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们应该是在说那件旧案。”君泽玉望了望天香阁顶对峙的二人说道。

    “什么旧案?”李星云问道。

    “你应该听说过在十年前,曾轰动一时的屠杀案。”君泽玉又看了看江满楼说道。

    江满楼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皱了皱眉。

    那件旧案,他自然也是听家族里长辈们谈及过的。

    洛长风好像隐约也想起了一些往事。

    “十年之前,无论是在天东还是在大燕帝国,无论是在中州还是在天南,都曾经发生过屠杀案件。”君泽玉回忆说道。

    “按理说,一件寻常的屠杀案件不至于惊动整个修行界。可偏偏问题的关键就在于,这些屠杀案件都是同一伙人为之。”

    “他们擅长屠杀偏僻的村子小镇,善于覆灭实力较弱的宗门世家,并且会将所有成年人全部杀死,反而带走那些村子小镇宗门世家里幸存的年幼孩子,不但如此,他们还收纳那些沿街乞讨无家可归流浪的小乞丐,把那些孩子分别囚禁在不同的地方,没有人知道他们打算要用这些孩子做什么。”

    “这件事情来得太过于突然与古怪,原本并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可是后来有人突然想到了一件更久的往事。”君泽玉说道。

    “什么往事?”李星云问道。

    “好像在数十年之前,天下间也曾发生过类似的案件。”君泽玉说道。

    “这件事情开始被越来越多的修行者知晓,然后便如同一条被尘埋在黄沙里的线,这条线上系着许多绳结,以十年二十年或者三十年为单位,每一个绳结都代表着一个时间点。这条线被越扯越长,越扯越久远,一直到百年前,数百年前那些早该入土的往事被逐渐揭发。”

    “那个时候整个修行界的强者们才恍然大悟,原来类似的案件,早在数百年前就曾发生过,而且断断续续,每隔数十年发生那么几次,虽然事情并没有让人太过于注意,可回想起来,似乎从数百年前开始到十年前就一直不曾断歇过!”

    “天下各大势力的首脑人物们才开始意识到事情的不寻常!”君泽玉说道。

    江满楼接着说道:“于是在十年前的某一天,那些站在人世间顶尖位置的至强者们终于号令门下强者出动,修行界们开始联手彻查事情的真相。在那段时间,他们捣了一个又一个窝藏孩童的地点,救出了许多落难的孩童。”

    这真的是骇人听闻的一件旧事。

    李星云自幼在村子里长大,一直都在读书,对这件事情还是第一次听说。

    洛长风也是想起了那些旧事。

    小的时候在洛河郡洛家,他的父亲也和他提起过那些事情。

    “后来呢?真相如何?”李星云问道。

    “没有什么真相。”君泽玉摇了摇头说道。

    “没有真相?难道那些元凶竟然一个都没有抓到?”李星云不可置信地说道。

    “确切的说,是一个都没有漏网!”君泽玉说道。

    “那为何找不到真相?”李星云说道。

    “因为那些落网的元凶都是些死士!他们在暴露的那一刻,纷纷自裁!引火**,没有任何痕迹留下!”江满楼说道。

    “自那以后,这件被埋藏在黄沙里数百年的案件,就变得没有任何头绪,查无可查!甚至成为了整个天下数百年来最为神秘的一个无头案件。”君泽玉看了看楼阁之顶上的剑阁弟子说道,“当年剑阁也参与了那次追查,并且救了不少无家可归的孩童。只是没有想到,这周通竟然就是十年前那些落难的孩童之一!”

    洛长风也是望了望天香阁顶。

    他很好奇那名书院内院老生又与这件数百年来最为神秘的无头案件有甚关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