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阳光照不到的地方叫幽冥
    (感谢大宗师的支持,感谢。)

    沈天心没有谦虚。

    她说的是事实。

    若论起拿捏猜测寻常世人看不透的人心,她确实是不如君泽玉。

    这也正是为何在多年前整个天下都及其迫切地希望看到天心算与人间算一较高下之际,身为当事人的他们二人却并没有任何针锋相对非要争一争孰强孰弱的意思的原因所在。

    即使都是易字门道,却也有许多不同的分支流派。

    天心算与人间算本就是不同的道,又何来可比之处?

    “其实我也不清楚老师是如何想的。你知道自从来到书院之后,我基本上已经与天东断了联系。有时候甚至都真的以为自己就是书院里一名求学六字门道的学生。”君泽玉说道。

    “难道你现在不是书院里的学生?”

    雪越下越大。

    菩提城里的大小纵横交错的街道上已经很少有行人穿行了。

    迎面有一名推着小车的商贩,小车上堆满了干稻草与草绳,里面掩盖的是一些生活所用的基本瓷器。

    或许是雪天的地上有些滑,商贩着急赶路才不小心推翻了小车,各种瓷器散落一地。好在这雪已经有着拇指般深厚才没有造成大的损失。

    小车就翻在沈天心擦肩而过的身旁。

    沈天心蹲下身子从雪地里捡起了瓷碗递给了商贩,那人连忙点头感谢。

    沈天心从君泽玉手中接过雨伞说道。

    “自然是书院里的学生。”君泽玉意识到自己说法的方式有些问题,笑着改口说道。

    “书院并不是彻底封闭的,院规里也没有说凡是进入书院的学生就必须要与过往斩断牵绊。烽火鸿雁,青鸟游鱼,快马飞鸽,终归是有能联系的方法的。”沈天心说道。

    “烽火狼烟鸿雁传书那是官方帝国传信所用,快马飞鸽在寻常百姓之间最为常见,至于修行者之间传信所用的青鸟游鱼……我好像确实用过一次青鸟传信。”君泽玉双眼看着眼前笔直而银白的街道,露出回忆说道。

    “我很好奇是哪一次。”沈天心说道。

    “雪儿在城外遭遇刺杀的那一次。”君泽玉并没有打算对沈天心隐瞒说道。

    沈天心知道那一场刺杀。

    就在昨日天香阁中聚会时江满楼提起过。

    “你看出了什么端倪?”沈天心微微讶异。

    “确实有些不对劲的地方。”君泽玉想起当日的情形说道。

    “哪里不对劲?”沈天心问道。

    “那些杀手或者说那些送死的杀手,我好像认识。”君泽玉说道。

    “是天东的人?”沈天心诧异。

    “人是天东的人,但最终求证之后却不是出自天东的意。”君泽玉说道。

    当初雪儿在城外遭遇那场刺杀之后,他认出了那殒命在洛长风手中的杀手。

    他知道那是二师伯座下罗摩宗的弟子。

    所以他青鸟传信让天东查探此事原委。

    最终得到的回音却是无人授意。

    罗摩宗内门人说罗摩宗主命丧白楼门,宗内弟子心有怨愤欲为宗主报仇仅此而已。

    这原本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可他总觉得哪里不对。

    没有人比他更了解罗摩宗。

    若真的要为罗摩宗主报仇其实有很多方法,没有必要转弯抹角地将报仇目标转移到书院里的燕凝雪身上。要知道自从燕白楼将他最小的女儿凝雪公主送到书院修行学习的那一刻起,这位凝雪公主身边就聚集了许多人。

    许多深不可测的人。

    可是他们一直都不敢轻举妄动,原因很简单,就因为这里是菩提书院。

    书院里庄院长的修为虽然尚不能称圣,可这里毕竟还有一位几乎活到了天荒地老的人存在。

    菩提老祖!

    这位老祖可是整个天下公认的至强者。

    这位老祖很神秘,因为没有人知道他活了多久,更加没有人见识过他的修为,没有人知道他出手会有什么样的威力。

    但这些是不需要去验证的。

    就像是天空比海洋无边,海洋比河流宽阔的真理一样。

    菩提老祖活着就是人间最强的存在,这便是修行界的真理。

    所以即使是帝王盟的帝御天也不敢轻易招惹书院,何谈罗摩宗弟子?

    就算是燕白楼修为高深已经半步神引报仇无望也不足以解释这种行为。

    退一万步说,罗摩宗内自宗主以下并不缺少修为高深的强者,真要报仇雪恨抱着视死如归的态度在菩提山下设伏,更加没有必要利用那些年轻而修为不足的弟子吧?

    “事情听起来似乎远远比想象中要有趣的多。”沈天心说道。

    “可我并不觉得有趣。我觉得很危险。”君泽玉冷静异常地说道。

    “你也会觉得危险?”沈天心说道。

    “只要一想到天东八百宗还有十二星掌控不了的暗中存在,我就觉得很危险。”君泽玉说道。

    “阳光都有照不亮的地方,这世上本来就没有无所不知的人,哪怕是天机阁也有看不透的真相。”沈天心说道。

    “你说的在理。阳光照不亮幽冥,天机阁也有参不透的天机,可是千里之堤毁于蚁穴,我想找到这个蚁穴。”

    君泽玉忽然想起了什么,变得沉默了下来。

    他没有再说话,只是一双充满着智慧的眼睛盯着眼前的虚无,在雪中静静地走着。

    忽有破风声起。

    然后有着砖瓦碎裂声紧随而至。

    这漫天的风雪虽然不怎么宁静,可入耳处皆是风雪呼啸之声。

    这道破风声与砖瓦碎裂声来的太突然,以至于打破了天地间风雪之声的那种和谐。

    沈天心注意到了什么,目光朝着那道声音寻去。

    君泽玉也从出神状态中醒来。

    他们看到一道剑光在半空之中飞逝。

    剑光之上有一道人影。

    破风声来自那道剑光与剑光之上的人影。

    剑光之后还有一道人影。

    那人从街道旁整齐排列的房屋顶上飞掠。

    砖瓦碎裂声便是来自那人的脚下。

    这是一场追逐,在这漫天风雪之中的追逐。

    洛长风一手揽着雪儿的腰肢从远处急奔而来。

    他们显然也是被这场追逐所吸引。

    他们与君泽玉汇聚在一处,彼此点了点头什么也没有说,便是再度紧紧追随而上。

    李星云与翎儿相拥在石桥。

    他们看到两道身影一前一后从头顶飞驰而过。

    然后看到了紧随而来的洛长风等人。

    不是他们喜欢凑热闹多管闲事,只是那追逐的两人之中,有一人穿着书院内院学生服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