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我欲与君相知
    难得数月下一次山,这次无论是洛长风还是彭九十子同袍都占据了内院前三的明镜台,想着日后不用再重复那些在六字门道修行的枯燥书院生活,这一日无论是江满楼还是洛长风等人都在天香阁中开怀畅饮,酩酊大醉了一番。

    当然这些醉,在不同醉的人身上,有着不同醉的原因。

    天香阁一夜沉静。

    到了第二日清晨,已经有着稀疏的阳光从天边洒落人间,城中偶尔掠起的风也不像前些日子那般锋利如刀,甚至变柔和了许多。

    当然在大燕帝国的寒流尚未彻底退去的寒冬,这些北风自然不会真的变得温和,不过是相对风雪天气来说,人们更容易接受些罢了。

    菩提城里所积的雪,经过一天的时间也被城中的平民百姓打扫的七七八八。这其中有一部分积雪被一些富商员外堆积起来运到了冰窖之中,他们将水泼洒在雪堆之上,利用这寒冬天的寒气与冰窖里的温度让这些雪化成冰,留待日后春暖夏至时取凉所用。

    当然还有些擅长手工艺品的师匠自然也不会错过这些冰雪。

    温暖随着阳光送到人间,今日的菩提城显得很是热闹。

    洛长风和雪儿并肩走在热闹的街道上。

    昨日残留的酒意已经随着一夜深睡而尽除,更何况洛长风如今是冲慧巅峰境界,似这种酒意已经很少能够影响他那可明悟天地灵力的心神了。

    而雪儿本就是很少沾酒,自然也谈不上什么醒与醉之说。

    “雪儿……”

    “长风大哥……”

    “你先说……”

    “长风大哥先说……”

    洛长风笑了笑:“还是你先说吧。”

    雪儿想起昨夜在天香阁中照顾洛长风醉酒的一幕,如今看着洛长风那俊朗的脸上带着的笑意,不知为何心中有些隐隐的刺痛。

    “有句话,雪儿不知道该不该问。”小貔貅不知从哪里窜出来跑到雪儿的怀中,小脑袋似乎很是留恋雪儿怀中的温暖与淡淡的香气。雪儿连忙将其抱住,抚摸着小貔貅那小虎头一般的脑袋说道。

    “有什么话,只有问了才不是不该问的。”洛长风微微低头看着雪儿的眼睛说道。

    “长风大哥的家人……”雪儿欲言又止的说道。

    洛长风没有想到雪儿会问这个问题。因为相识许久,他们彼此都是只知道彼此的名字,甚至洛长风还刻意隐瞒了自己的名字,对于家人或者说家在哪里这样的问题洛长风不愿意提,也不会去问。

    欺骗真实姓名已非他所愿,情非得已的他不想再去用另外一个谎言来圆这个谎言。

    所以他也只知道雪儿叫燕凝雪。

    如今突然被问及自己的家人,洛长风感觉有些突兀。

    他在想是不是自己昨晚醉了之后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洛长风转过了头看着街道的前方。

    宽敞的街道上有着来往形色各异的人,但却没有一个熟悉的身影。

    洛长风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看着什么。

    或许是那某处楼阁檐角挂的风铃,或许是青瓦上雪水所结的冰凌,又或许两者都是。

    他沉默了许久,沉默地走着。

    二人间的气氛有些凝固有些冰冷。

    雪儿知道自己问了不该问的问题,心里有些焦急了起来。

    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自幼在白楼门里长大,虽说从没踏出大燕帝国都城一步,可就算是幽禁也总是过着众星捧月公主般的生活。

    从来都是身边的侍女丫头甚至是兄长父皇来哄她开心,自己却没有过替别人排忧解愁的经历。

    虽然她的那些不愉快并不是什么情绪。仅仅是闷在宫城里久了,不知不觉中开始变得寡言少语,开始变得多愁善感,开始变得顾影自怜了而已。

    冷清的宫里,她开始喜欢上看书。

    她从书里总能找到一个又一个有趣的故事,她能从那些有趣的故事中看到那些有趣的人。

    她甚至开始向往着那些书中所记载的山川河流,人文习俗。

    她仿佛能从书中看到自己的身影。

    自己在自由自在的天地间行游,从天南的绝云岭下乘着一叶扁舟过江陵,然后踏遍七州域和八百宗的奇景,听说天西是一片残破的世界,那里是有着通往许多未知世界的空间之门,那里居住着许多万年前那场大战留下的异界之人,有着异域般的风情很是迷人。

    更重要的是,天西镜中缘世界是佛门的起源地,在天下修行六字门中,佛门作为流门的分支总是有些令人向往。

    每当从佛经之中独到那些美妙的文句,她都觉得很开心。

    可是这些曾经陪伴着自己度过那些漫长而枯燥岁月的书籍与故事,长风大哥不见得会喜欢吧?

    正焦急时,雪儿看到不远处一间名为谢安坊的楼阁门前拥挤了许多人。

    脑海里灵光一现,她忽然想起谢安这个名字在一部人物传记的书里见到过。

    书中描写的谢安是个流字门中的大词人。

    不是儒家的诗词,而是乐家的曲词。

    据说这个人最擅长为一些戏曲戏楼填词作文。如今流传在民间的许多故事戏曲,大都出自他的笔下。

    所以天下各处常见以谢安坊为名的戏楼。

    “长风大哥跟我来。”

    雪儿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她竟拉着洛长风的手向那拥挤的谢安坊门前跑去。

    待到挤入了阁楼中后雪儿才气喘吁吁地意识到自己手里握着的宽大手掌。

    她连忙松开了洛长风的手。

    然后微羞低下了头。

    灵动的眼睛骨碌碌的转着。

    不知在想些什么。

    听着这戏楼正在上演的桥段,她突然想起了自己来到这里的目的。

    “长风大哥在这里等我一会儿。”

    说完她便是绕过人群朝着戏楼后台走去。

    自幼跟随父亲走过许多地方的洛长风自然也是听说过谢安此人名讳的。

    看着戏台上上演的桥段,正是传闻谢安所作的第一篇戏曲《上邪》。

    传闻这个故事叙说的宿命里相爱相杀的一对痴男怨女是谢安此人以自己造化弄人的经历所谱。

    没有任何避讳,这个故事的女主人翁叫楚怜,男主人翁就叫谢安。

    洛长风在戏楼前的人群中等了片刻,虽然并没有什么心情真的去观戏听曲,但孰知这故事剧情与结局的他也知道该到了女主人翁出场的时刻了。

    在一片欢呼与雀跃声中,女主人翁真的出场了。

    洛长风也是下意识的望向戏台之上。

    他没看到什么女主人翁,他看到了雪儿。

    一个焕然一新的雪儿。

    一个令人感到震撼的雪儿。

    一个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言语来形容此时之美的雪儿。

    他相信就算是李星云那个书呆子读遍了古往今来所有书籍也找不出形容这种美丽的词汇。

    哪怕是那传闻中的谢安也没有这样的笔力。

    因为这不是人间的景。

    因为再完美的笔也只能绘下人间的景。

    因为他已动了情。

    因为再完美的笔永远也记不住刹那间的情。

    戏台上的雪儿有些紧张。

    这是她第一次在人前起舞。

    第一次在热闹的人前只为长风大哥一人起舞。

    戏台上有琴声渐起。

    雪儿裙衣翩然。

    有歌者唱曲。

    有戏词喃喃:“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