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悬空山
    书院内院十七座明镜台在菩提山后山。

    从云空中俯视而去便会发现,那贯穿着十七座明镜台的后山山道,像极了被剪开的圆月。圆月被剪开变成了弯月,弯月的内侧凸出来部分便是十七座明镜台所在。

    每一座明镜台的悬崖峭壁边都有着整齐的切口,在寻常人的眼里一直以来都只是认为那是再寻常不过的峭壁,不过是险了些陡了些。哪怕那些峭壁的切口平整之极,也只是被认为是天然所形成的鬼斧而已。

    一直到这一刻,洛长风才发现原来自己之前所看到的内院十七座明镜台竟然只是残缺的笔功,并不是完整的明镜台样貌。

    云织和地藏所铺就虚空之中通往内院十七座明镜台的石阶尽头,洛长风看到后山那条山道开始变得越发的弯曲了起来。

    原本是弯月的形状,开始向着内侧弯曲犹如被拉满的满弓,那悬挂在弯弯山道内侧的一座座明镜台,也开始由于山道的弯曲而渐渐地靠近。

    十七座明镜台彼此靠近着。

    洛长风忽然发现那明镜台宛如鬼斧所切开的整齐的四周边缘,彼此之间竟然惊人的相似。

    那些整齐的缺口竟然彼此互补。

    他脑海中浮现出一个画面。

    很久以前在菩提后山有一座天然所形成的悬空山。

    那座悬空山的边缘呈圆形状。

    后来菩提老祖在此地开创菩提书院,便是施展大手段神通将那座圆形的悬空山以中心原点切了十六刀,分成了十七等分,最后再轻轻剪开其中一个边缘。

    于是整座悬空山就像是圆饼一样缓缓展开。

    于是那十六刀便是形成了如今的十七座明镜台。

    于是那悬空山的边缘便形成了如今的内院山道。哪怕整个画卷被掰的再直,也总有隐隐向着内侧弯曲的形状。

    这便是内院十七座明镜台的由来。

    洛长风心中震撼无比。

    以往只是听闻神引境圣人能够有移山填海之威,如今只是亲眼目睹那种神威所留下的残景,都是隐隐有着一种沉重的压迫感油然而生。

    在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那十七座明镜台的首尾两座最终是连接在了一起。

    曾经被剪开的边缘切口愈合。

    十七座明镜台也是再度严丝合缝。

    一座完整的悬空山出现在所有人眼前。

    只见那座圆形的悬空山沿着边缘一共起了十七座院落。

    悬空山的中心处有一道并不是很明亮的光透射而出,直入了苍穹。

    那明光沿着中心处的一条直线扩展,光线开始变得很扁,就像是一面镶嵌在中心处的巨大明镜。

    那就是一面明镜!一面透明的明镜!无论从镜面的哪面都可以看到对面院落的明镜!

    如果不是能够看到镜面的边缘,居在明镜台院落之中的人一定会看不到这面明镜的存在。

    就像是画中人永远不认为自己是画中人一样!

    书院内院十七座明镜台的老生翘楚们,在等到那明镜台合而成为一座完整的悬空山之后,便是开始登山。

    以十子同袍队十人一组开始登山。

    沿着这台上铺展虚空的石阶开始登山。

    他们是明镜台的占领者,如今成为了明镜台的守护者。

    那些想要拥有内院明镜台修行资格的书院学生们,首先而且必须要做的一件事就是打败他所想要取代的人!

    简单而且直接。

    内院十七座明镜台一共一百七十为老生进入悬空山之后,便是各自在自家院落门前盘坐了下来。

    庄院长点了点头便是带着六字门道师走了下去。

    洛长风和师兄也是跟着院长下了台。

    然后一众青衣教习们便是在台上整齐地摆放了许多木案。

    木案排作两列,相对而放。

    他们在木案前坐了下来。

    木案之上有着纸和笔。

    他们开始负责记录每一位上山挑战的书院学生的战绩与基本信息。

    台下的学生们终于是被点燃了战意。

    所有人都开始跃跃欲试了起来。

    明镜台之争就此开启,仅仅为期十天的挑战赛自然不需要什么预热与试探,第一位登山挑战的学生从人群之中走了出来。

    台下惹起一片惊呼……

    “我们怎么办?”感受着周围同窗那灼热的战意,月三人也是有些兴奋起来,他看着李星云说道。

    李星云看向江满楼。

    江满楼看向君泽玉。

    “明镜台之争有十日的时间,这最开始的一些挑战自然都是小打小闹,真正的对决恐怕还要在最后一日。”君泽玉分析说道。

    “你的意思是……”沈天心流眸凝视着君泽玉说道。

    “我们如今已经占据了第二与第三座明镜台,在书院里正是名声大噪的时候,想来不会有人这么快的挑战我们。至于第一座明镜台么……等到最后一日再登山一试也不算晚。”君泽玉直视着沈天心说道。

    李星云心中微微感到讶异。

    他看到君泽玉落在沈天心身上的目光,似乎有些不一样。

    “那我们岂不是多了十天的假期?”月相期说道。

    洛长风和雪儿翎儿一并走了过来。

    李星云冲着洛长风微微一笑行了一礼。

    然后他的目光下意识地落在了翎儿身上。

    翎儿的脸颊突然红了起来。

    她感觉有些闷闷的,心跳开始加速。

    她不自然地挽起了雪儿的手臂。

    雪儿微微惊讶地看着她,突然明白了些什么,然后抬头看了看洛长风。

    那是一种欣赏和依赖般的目光。

    洛长风轻轻咳了咳。

    他发现自己,好像开始很喜欢雪儿这般看着自己的目光。

    他感觉在孤海漂流的心,似乎看到了天边升起的朝阳,那阳光很温暖,指引着他漂流的方向!

    占据第三座与第二座明镜台之位的新生们没有着急登山挑战。

    在整个书院都沉浸在明镜台之争的盛事之中的时刻,他们一道下了山进了城。

    山下是菩提城。

    被大雪覆盖的菩提城有着别致的景色。

    已经连续将近一个月没有出门的城中百姓,趁着这雪晴的时刻纷纷开始出来活动。

    集市上很热闹。

    有打闹戏耍的孩童,有来往的商旅行客,有外出囤货的居民。

    天香阁冷清了许久的生意也是火热了起来。

    江满楼带着他的同窗手足们极为阔绰的包下了天香阁。

    不过洛长风倒是没有觉得这个家伙有多么阔绰。

    因为这天香阁本来就是江家的产业。

    以前天香阁的老板娘是江满楼的姑姑,自从斗花魁那一日之后,老板娘便是成了那位年轻娇媚的雨中棠姑娘。

    雨中棠是江满楼未过门的媳妇儿,换句话说,江满楼就莫名其妙地成为了这菩提城天香阁名副其实的老板掌柜!

    “哪有在自己家酒楼吃饭还要付钱的掌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