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强弱
    江满楼就这么看着李星云,李星云也在看着江满楼,他们二人的目光没有闪躲也没有闪烁,没有寒冷也没有锋利,那是一种很难言明的感觉,仿佛平静之中又带着一种隐隐的期待。

    他们是手足是同窗可也是对手。

    对手之间分个胜负高下本来就是很寻常的事情。

    更何况,早在数月前两难山林中考核时,他们就已经比过了。

    李星云输了,月三人让了,沈天心输了,离落输了,苏小凡也输了。所以他们在那一夜被送到了无尘道观,所以才有如今取代第二座明镜台的王者归来。

    正如月三人所说的,江满楼十人连挑十二座明镜台本来就是负了不少伤,在身体与状态濒临垮台的时候再去和第三座明镜台交手,占不到便宜才算正常。

    所以九战五胜的结局对他来说已经很满意了,就算是九战五负也无话可说。

    因为那终究不是他们全部的实力。

    所以不管是江满楼还是君泽玉亦或是重阳等人,心中多少都有那么些遗憾。

    一直到再次重逢曾经的十子同袍,然后听闻自己曾经的手下败将如今却在明镜台排到了自己前面,比自己略胜一筹,这种遗憾才开始变成一种年轻气盛的嫉妒然后被慢慢放大。

    所以江满楼说有时间比比。

    这是他的真实想法。

    也是他身边君泽玉等人的想法,或许更是书院所有新老生的想法。

    今届书院招收的新生在两难山考核之后被完整的分做两队。

    从手足相残的残酷争斗之中获胜的那些新生成为了天之骄子,成功地留在了书院外院接受六字门道师传道。

    而那些失败者被带到无尘道观接受磨难得以成长。

    数月过去,获胜的那些天之骄子在书院内院连挑了十三座明镜台并且最终将第三座明镜台取而代之。

    而那些落魄的失败者悄然回归,带着书院里神秘的血菩提回归,然后在深夜去了第二座明镜台。

    人们难免开始猜想,也难免开始比较。

    这光明与黑暗里的两队新生,究竟谁更强一些?

    这个答案月三人不知道,沈天心不知道,离落不知道,苏小凡不知道,李星云也不知道。

    因为没有比过。

    没有比过谁都不知道。

    书楼前的气氛似乎从这两支队伍的沉默对视而开始变得有些紧张。

    于是渐渐地,那些议论声开始压得有些低。

    越来越多的目光向着这边汇聚。

    江满楼身旁是与他一起挑战内院十三座明镜台的十人。

    李星云身旁是与他一起落败一起归来并且挑战内院第二座明镜台的十人。

    他们刚好是两队十子同袍,曾经的十子同袍与现在的十子同袍。

    他们对峙的目光开始变得灼热,让周围所有的书院学生们都是暗自心惊。

    人群之中不知是谁惊咦了声,所有人的视线随着那道声音移开落到了远处的台上,原来竟是院长带着他的两名女徒到了。

    这彼此对视了许久的江满楼和李星云等人,也在这一刻笑了笑。

    然后由对峙变成了并肩,所有人齐齐望向台上。

    “与第二座明镜台之间的战斗,几胜几负?”江满楼问道。

    “五胜四负。”李星云说道。

    “倒是和我们一样,少了一场。”江满楼笑道。

    “你可知道为何少了一场?”李星云问道。

    “哦?你知道?”江满楼惊讶道。

    “也是昨夜才知道。”李星云说道。

    “说来听听。”江满楼负着双手说道。

    “第二座明镜台十子同袍之首的行者与第三座明镜台的十子同袍之首的阎玺,昨天是被人约了出去。”李星云说道。

    “同时约了他们两个人?”君泽玉微微惊讶接着问道。

    “原本不是,到后来却是了。”李星云解释道。

    “你说话什么时候也学得恶少那般吊人胃口了?”重阳皱了皱眉。

    江满楼瞥了重阳一眼,心想怎么又扯到本大少身上了?难道我说话很喜欢卖关子么?

    “阎玺是在床头收到了一封信,行者据说是跟着一起去的紫竹林。”李星云自然是不知道这些事情的,只是昨夜在与第二座明镜台一战取得五胜四负的成绩之后,一再要坚持让那行者出手比完最后一场,这才从易红妆口中得知洛长风事迹。

    “书信?是战书?”江满楼诧异的望了望李星云,然后忽然间想起了什么,他不可思议地看着台上与皇甫毅并肩而立的洛长风。

    “是战书!是长风下的战书!”李星云也是看着洛长风的背影露出钦佩之色。

    “所以他胜了?在我们之前就已经击败了第三座明镜台十子同袍最强的阎玺师兄?”江满楼问道。

    “胜了!而且顺便再战了行者师兄。”李星云说道。

    “我现在明白什么叫做原来不是,后来却是了。”重阳说道。

    一阵沉默。

    沉默不是无语,是震撼与叹服。

    无论是内院第三座明镜台还是第二座明镜台,那阎玺与行者二人的实力才是被内院公认的十子同袍最强。

    如果两座明镜台各自之战完整地比试十场,最后的结果如何真的不得而知。

    无论是李星云还是江满楼,都不敢断言能胜。

    毕竟兼修两字门的阎玺与行字门徒行者二人很擅长战斗。

    而且李星云知道,这二位师兄当年也是穿着黑色书院院服佩戴着血色菩提自无尘观归来的。从某些方面来说,他们是李星云和身边那些身穿黑色书院院服同窗的前辈师兄。

    朝夕之间从书院新生变成名气大噪的内院十七座明镜台翘楚。

    然后顷刻之间又从明镜台翘楚变成十子同袍里垫底的存在。

    无论是洛长风还是李星云他们在内院明镜台之中的位次都要在他们前面。

    江满楼感觉有些郁结。

    “怎么感觉睡一觉醒来,我们好像变成最弱的了?”江满楼看着君泽玉几人抱怨道。

    君泽玉无辜地笑了笑,像是在说:“与我无关。”

    重阳冷冷地看了江满楼一眼,像是在说:“怪谁呢。”

    晨钟之声渐渐飘远,最后弱不可闻。

    庄院长与诸位六字门道师彼此见了礼之后,便是在晨钟之声消散之际宣布了一则消息。

    那消息主要的内容是说,从今日开始,书院内院十七座明镜台开启。

    也意味着,书院历来的盛事明镜台之争,正式面向所有学生拉开帷幕。

    (ps:晚了些,争取明早再来一章。坐在床上码字真的……腰疼。弱弱的喊一声收藏推荐打赏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