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血菩提(中)
    寒冬入夜。

    连绵下了一个多月的大雪似乎有了短暂的停歇之势。

    只有偶尔的北风将零碎的雪片从高挺的山树枝头拂落而下,依然不知疲倦地卷飞在空中,最后悄无声息地被山林里路过的行人呼吸化为无踪,或者飘落在人们的发间点缀着三千青丝。

    这是在菩提山脉之中某处不知名的山林间。

    这里有一条暖溪在夜色里静静的流淌着。

    无论是天空里落下的雪花还是丛林间被风卷起的雪片都细无声地被暖溪同化着。

    一双白净的手浅浅的伸入了温暖的溪水中,简单地清洗着。

    然后有着许多道身穿黑色院服服饰的腿影出现在溪边,许多双手都是不约而同的伸入了溪水之中捧起了温暖的溪水,有的轻轻地送到了嘴边,有的清洗着脸。

    溪水很暖,很甘甜。

    擦了擦脸颊的水珠,腰间挂坠的饰物不经意间落入了溪水之中,李星云连忙伸手探入了小溪,亏他眼疾手快才没有让这挂饰被溪水冲走。

    李星云看着手中仍然残留着溪水暖意的菩提,想起了许多道观里经历的事,不由得笑了笑摇了摇头。

    他手里握着的是菩提,却不是一般的菩提子。

    与当初刚刚进入菩提书院之后在菩提树下获得的菩提子有所不同,他手里的菩提子是血一般鲜红的颜色。

    不止是他,这一道进入无尘道观经受了数月地狱般磨练而后一起离开的同窗们,都重新获得了属于菩提书院学子身份的新信物。

    血色的菩提子。

    道观里那位老师把它称作‘血菩提’。

    “书院里千年以来的规矩,但凡遇到身穿黑色书院院服并且佩戴血菩提的学子的挑战,书院里无论内院还是外院所有学生都必须无条件接受。”月三人蹲在李星云身旁,看着自己手中血菩提扬眉吐气的感慨着说道。

    暖溪旁所有身穿黑色书院院服的学生们都是纷纷投来目光。

    他们手中都握着一颗血菩提。

    自从从道观里那位精通五字门道的师祖级别老道师处得到这些血菩提,并且得知有关黑色院服与血菩提在书院里流传已久的故事之后,他们的内心一直都处在兴奋之中。

    劫后余生的兴奋,扬眉吐气的兴奋,必将不凡的兴奋。

    他们曾经是失败者。

    在两难山考核之中他们败在了自己最好的同窗手足手中。

    被那些最亲密的手足亲手断送了在书院里明媚而且优雅修行的美好生活的憧憬。

    胜负只在一念之间。

    就在那一念之间他们从天堂跌入了地狱,从此告别了人间,接受了地狱里最残酷的磨练与惩罚。

    时隔数月,如今他们回来了。

    从无尘道观蜕变而回。

    白日里所宣的那一场大道,让他们之中几乎所有人都有破境的经历。

    如今的他们已然不再是当初落败者的队伍。

    他们拥有着无比的自信。他们的自信源自于实力。

    他们的实力丝毫不输于书院里那些享受着人间温暖阳光的同届同窗们。

    他们是归来的王者。

    他们穿着黑色院服带着血色菩提成为了那书院里传说已久的故事里的主角。

    身为主角,就有继续书写独属于自己故事的权利。

    他们回来,就是为了重新夺回自己的权利。

    “牧千野他们回来了。”苏小凡指着山林后说道。

    李星云等人的目光顺着苏小凡的指向望去。

    所有身穿黑色书院院服的学生们的目光都是及其殷切的望去。

    那里有着三道身穿黑色院服的人影走丛林里走了出来。

    流字门中的牧千野,流字门中的厉判官,还有行字门中的夏子禹。

    他们都曾是书院入学考试中获得甲上成绩的佼佼者。

    也都曾是彭九的十子同袍。

    只不过在当初的两难山考核之中,一念不忍一念心慈之下纷纷败在了自己的十子同袍手里。

    “怎么样了,探听到什么消息没有?”月三人问道。

    “已经了解清楚了,那绽放一路的烟花乃是江满楼那家伙庆祝战胜内院明镜台十子同袍而燃放的。”牧千野向着诸位同窗拱了拱手说道。

    这个消息对于这些身穿黑色书院院服的学子们来说的确是有些惊讶。

    他们一时间陷入了沉默。

    原本以为此次归来定然能够一洗当初两难山落败的耻辱,却没想到时隔数月,在书院里修行的那些人已经拥有取代内院十七座明镜台的实力。

    都说时隔三日当刮目相看,现在看来一点儿也不假。

    “这着实让人意想不到。”苏小凡说道。

    “其实也在情理之中。这些日子以来,我们都的修为实力都有如此进展,那些家伙又不是平凡之辈,书院里各种修行条件都要比我们强很多的情况下,他们自然不会还停留在刚入学时的原地等着我们去追赶。不然我们的归来,也太无趣了些。”抱剑而立的离落平静的说道。

    “的确!如今的我们自然不是从前的我们。书院内院十七座明镜台对我们来说,一直是有所耳闻的存在,但我们之中却无人知晓他们真正的实力。既然没有比较过,又怎么知道我们不如呢?”月三人也是说道。

    “不过话又说回来,我看那一路绽放的烟花不少。不知道江满楼他们现如今在明镜台的战绩如何?”李星云重新进入正题说道。

    这个答案毫无疑问是所有人都迫切想知道的。

    他们想知道那些曾经的十子同袍们如今的实力达到了哪种地步。

    牧千野与厉判官二人对视了一眼。

    那一眼对视之中都是看出了彼此的些许惊讶。

    “从今晨开始一直到现在,这一路绽放了十三次烟花,也就是说他们连胜了十三场,接连横扫了内院十三座明镜台!”厉判官沉重的呼吸着,最终说道。

    连胜十三座明镜台。

    李星云听闻这个数据都是微微浅皱了眉头。

    “那这么算来,他们战绩的终结,是在第五座明镜台中了?”一旁沉默许久的沈天心突然开口说道。

    这是一个很美的少女。

    她的实力也很强,在地玄榜排名十五,是几乎仅次于南希寒的存在。

    所有人的目光像是被厉判官三人黏在了身上,再也无法移开。

    看着那一道道迫不及待的目光,厉判官摇了摇头:“不是。是在取代第三座明镜台之后终止了脚步。”

    沈天心若有所思。

    苏小凡若有所思。

    离落也是若有所思。

    数月未见,他们曾想过那些家伙的实力有所提升,却不曾料到会提升的这么快。

    书院内院第三座明镜台到底是怎样的实力?与如今的自己相比如何?

    这些问题似乎开始在他们的脑海里泛起,带着疑问。

    这些疑问需要被解答。

    “其实这些问题很简单。”李星云突然开口说道。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将过来。

    书生环视了一眼众人然后笑着说道:“我们只要试一试不就清楚了?”

    “如何试?”月三人问道。

    “去第二座明镜台!”李星云说完便是率先走了。

    方向是书院内院第二座明净台。

    无尘道观里的这些日子,书生李星云的各种表现已经让他隐隐有着成为这些身着黑色书院院服学生之首的可能。

    尤其是在宣一场大道之后,他连破三境,毫无疑问是如今所有学生之中境界修为最高的那人。

    李星云走了。

    身后所有学子紧随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