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十七路刀(下)
    (感谢护法大人的打赏,感谢。)

    阎玺如今是妙道境界。

    不仅开了天冲孕育灵慧而且还炼精化气获得三清之气。

    他身体周围笼罩着一层三清之气凝聚的真罡护体。

    他反应神识速度力道都与一名彻底的行字门徒没有任何差异。甚至是体魄的强横程度也绝对是同龄之中行字门徒里上上之选。

    他完美的将防守和攻击结合在一起,看起来在这场战斗中完全占据了上风。

    “这就是你所谓的十七路刀法?原来竟是些逃跑的招数!”阎玺追击。

    “玉衡。”洛长风提刀而迎,脚下生风。

    “看来是我高看了你!”

    “曲泽、摇光、青灵。”

    紫竹林中不停地响起刀棍相击之声。

    哪怕是竹刀竹棍在他二人手里却也是锋利无比,每每迎合在一起都会产生一道道刺耳的尖锐之声,还伴随着洛长风的刀意与那三清之气摩擦而出星星火花。

    漫天飘落着大雪。

    皇甫毅撑着伞站在雪中。

    对于曾经的手下败将阎玺的实力他自然很清楚,能够霸占内院十七座明镜台第三的位置许久自然有着其不可撼动的实力。他也同样清楚阎玺这套棍法的长处与弱点,不过他没有向洛长风透露过一丝一毫,甚至是阎玺的境界修为他都不曾说过。

    身为洛长风的师兄,他自然很希望也对洛长风抱有足够的信心认为后者能掌控这场战斗。

    所以该说的他一句也不提。

    他相信师弟有着自己的判断。

    不然也不会给阎玺留了三天的时间让其稳固境界。这正是出于一种骨子里的自信才会有的决定。

    与洛长风相处的这数月以来,他虽然不知道师弟心里到底藏着什么事情会让其如此迫不及待地提升实力拼命修炼。但他知道那一定是很重要的事,是需要绝对的实力才能完成的事。

    作为师兄,他不会干预太多,但绝对会一直为师弟保驾护航,一直到他完成那件埋藏极深的心愿。

    说实话在最开始的时候他还在担心洛长风对上阎玺这种身兼法行两字门道的内院高手而缺乏经验,一直到现在,他看到洛长风以退为进,在战斗之中也不忘思考的表现让他完全抹除了那些担忧。

    他相信师弟一定会拿下这一战。

    紫竹林中洛长风的身法极快。

    当阎玺手中的竹棍落下的那一霎,他都会凝聚刀意提刀迎上。而在迎上的同时,他脚下会升起一阵灵光,他的身影会在最短最快的时间内消失在原地,然后出现在阎玺的死角之处。

    但阎玺所凝结的真罡或许没有什么死角与弱点,无论洛长风从哪里出现,他都会在第一时间给予反应然后提棍追击。

    “开阳。”

    “看你撑的了几时。”

    “计都。”

    “你以为我真的拿你没办法?”

    阎玺突然间不再追逐。

    他挥舞着竹棍,速度越来越快。

    快到那竹棍开始有了残影,快到在竹林之中带起了棍风,快到在其周身十米之内仿佛瞬间有着无数棍影乱舞。

    竹林的紫竹开始出现劈裂的声音,那深厚的雪地之上开始出现一道道长棍的痕迹,阎玺明明站在原地,但周遭却凭空出现他的许多道残影。

    洛长风受到了威胁。

    他每出现在一处,身后就有数道刚猛的棍影紧随而至。

    洛长风神识敏锐,他不敢停留,纵身便是向着下一处方位躲闪。

    在他身影消失之后,脚下便会出现一道棍影印在雪痕之中。

    “魂门。”

    “昆仑。“

    “天玑。”

    “天权。”

    “……”

    内院第二座明镜台十子同袍之首的行者静静观望着这场对决。

    他很清楚阎玺此套棍法的厉害之处。

    他是行字门徒,最擅长的就是战斗。

    但对于这套棍法,就是换做他也要谨慎对待。

    他看的出来洛长风并不是在乱糟糟的躲闪。

    看似凌乱的方位与不稳的身影下,却有着极其重要的规律隐藏。

    行者也修行过一些身法,他知道洛长风每每落下的地方,都是一处星位。

    可是他不明白的是,洛长风不是易字门中人,应该并不懂得什么阵法方位,而且这些星位之间并没有什么灵力残留,也没有任何不妥之处,靠着这些奇特的星位身法虽然能够暂时躲得过棍影的追击,可却不是长久之计,更加不是致胜之法。

    他实在看不出来洛长风葫芦里到底在卖着什么药。

    洛长风再度落在一处星位之上。

    这一次他身后没有棍影追击,而是被身前一道棍影击中。

    直接击中他的胸膛。

    洛长风的身体向后倒飞了起来。

    胸膛前一阵气闷与震荡让他几乎有种在瞬间窒息的感觉。

    他面色一红,吐了一口血。

    眼看着自己就要摔落进重重的棍影之中,而且那雪地之上不知何时已经生长出一根根冰刺在等待着他。

    如果就这么摔了下来,他的身体绝对会在顷刻间被那无数道群魔乱舞的棍影致残。

    而且还会被冰刺穿体。

    这绝对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情急之下,洛长风旋转着竹刀刀身,挥刀斩出一道凌厉的刀痕,他踩着那道空中的刀痕顺势一跃,便是跳出了阎玺所设的棍影十米之外。

    “这一次,你该跳不动了吧?”阎玺收棍看着嘴角挂着血迹的洛长风笑道。

    “确实跳不动了。不过也没有这个必要了。”洛长风伸出袖角擦了擦嘴角说道。

    他话声刚落。

    阎玺身体正前方便是出现一道光。

    就像是在黑夜里的房间点亮一盏灯,然后手指捅破了窗户,那灯光从窗户的小洞透射出来一样。

    又像是有着光源破雪而出。

    阎玺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他还没有来得及说话,那对应着他所站立的位置风府星位之处,又是一道光破雪而出。

    紧接着是神阙,玉衡,曲泽,摇光……一道道光破雪而出,那些光就好像是天空之中所挂满的星辰在雪地之中的倒影一样,将阎玺围在其中。

    那些星点彼此之间有着一道道直线连接。

    看似杂乱无章,但阎玺却在此时发现那些连接着身前光点的光线,竟然就是对方先前躲避他棍影的顺序。

    “这些,竟然是星位?”阎玺诧异地看了一眼洛长风。

    “是星位,也是灵穴位。”洛长风看着那散发着光芒的十七个星位,想起方才惊心动魄的闪躲之间,他体内灵力配合着这些灵穴位置的走向,不由得感到庆幸。

    阎玺也是极为警惕的环顾着身体周围的十七个星点。

    他看到一道挥刀的残影出现在其中一个星点之上。

    然后有着许多道挥刀的残影出现在星点之上。

    洛长风的身影犹如鬼魅一般的出现在十七个星点之上,保持着挥刀的姿势。

    那些姿势明明是静态的画面,但随着那一条条光线连起来却是一套完整连贯的挥刀刀路。

    “你不是要看我十七路刀法么,这就是我的刀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