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宣一场大道,看一路烟花
    李星云与苏小凡等流字门生走出了尘世塔。

    看着那道拄着杖站在漫天风雪之中风烛残年般的身影,李星云心中顿时涌现出许多的歉意。

    是歉意也是悔意。

    想起数月前刚刚进入无尘道观后被这位老道师别具一格的教学方式虐待的凄惨模样。想起那一日所有的学生再也无法忍受这种屈辱,于是组织联合起来反抗,要与老道师论一场理的情景。想起老道师蛮不讲理的将他们送入这魔鬼般地狱的塔中还冠冕弹簧说着这是书院实力为尊的道理……

    李星云走到老道师身前,叩拜了下来。

    他很抱歉,曾经对于老道师虐待他们的看法有些偏激,有些不尊重。

    他没能理解老道师所做这一切的良苦用心。

    所以他很恭敬很虔诚的叩拜了下来。

    他拜的是学生礼。

    此时此刻,他已经将这位老道师视为书院传道授业的老师。

    除了村子里教他读书教他医术的先生之外,真正的第一位老师。

    这位老师虽然没有教他读书教他医术,可却是让他在短短三个月之内彻底悟透了流字门道精髓。

    这是他以前从来不敢想象的奢侈。

    朝闻道而夕入道,世上还有什么会比这样的老师更加尽职尽责?

    李星云跪了下来之后,苏小凡也是二话不说跪了下来。

    还有兰百草、牧千野、厉判官、这些曾经在书院流字门入学考试中取得甲上成绩的优秀学子们也纷纷跪了下来。

    然后从尘世塔之中走出的所有流字门生均是潮水一般的叩拜了下来。

    老道师颇为满意地捋了捋胡须:“何为流门之道?”

    李星云抬起头看着老师答道:“尘世之道是为流门之道。”

    紧接着苏小凡答道:“打鱼织网,掌刀勺锅碗为流门之道。”

    兰百草回答道:“悬壶济世,广施恩德为流门之道。”

    牧千野答道:“上山采矿下山砍柴,弯弓打猎农田耕种是为流门之道。”

    厉判官接着答道:“笔写春秋墨画江山,黑白纵横一曲升平是为流门之道。”

    何为流门之道,这个问题或许对于数月以前刚刚进入无尘道观哪怕是菩提书院的新生们来说真的是很深奥晦涩的问题。

    或许那些自诩流字门生的学生会说览阅经史子集百家学说就是流门之道。

    那个答案或许是正确的,但却不是真实的。

    真实的流门之道就在他们身边,就在身后那座尘世塔中,就在他们呼吸之间晨暮之间。

    山上山下庙堂江湖,渔夫樵夫、农夫矿匠、猎户裁缝、药师毒师、厨师乞丐、琴师棋士、书生画师、商人歌姬……尘世种种皆为流门。

    老道师极为满意地点了点头。

    周围学生之中月三人、沈天心、离落几人看着李星云的成长也都是会心的笑了起来。

    老道师转身慢轻轻的走进了道观。

    他在观中央的蒲团上坐了下来。

    他挥袖之间,道观里宽敞的大厅之中顿时多出了数百上千蒲团。

    身穿黑色道观服的学生们依着蒲团盘坐了下来。

    观里顿时间响起钟鸣之声。

    第一道钟鸣之声响起,这观里飘舞翩飞的漫天雪在刹那间定格了下来。

    第二道钟鸣声响起,一层虚无透明的气劲传荡而出,将整座道观与世隔绝。

    第三道钟鸣声响起,这凛凛寒冬的温度开始逐渐地回升,再也感觉不到寒冷。

    第四道钟鸣之声响起,一片银白的天地间,那雪开始融化,那树开始生出嫩芽。

    最后一道钟鸣声响起,道观里外,漫山遍野绿树红花。

    从五座高塔之中传出的钟鸣之声经久不绝地回荡在整座道观。于是昏暗的天空晴了,冰封的山溪融了,冷清的山林闹了,花间鸟语,这里变得一片生机无限。

    观里的学生们倾听着这余音绕梁的钟鸣之声,心清净了下来,杂念尽除。

    “夫天道者,乃机要也。”

    “以应苍生六转,故以道分上下,法显六门。六门合理,篇篇归根。”

    “得之者坐获天机,悟之者为之心印。”

    “道之初上,则清虚日月行度之数。道之初下,则地气生产万物之源。天有日月星,以应人之眼耳鼻。地有高下半,以应人之魂魄精……”

    老道师的声音在钟鸣之声的背景下从道观之中响起,然后回荡在道观里每一座塔中,回荡在枫树与紫荆树林里,回荡在山川深谷溪流山涧中。

    晴朗的天空里骤然有着云彩凝聚,有着风起。

    仿佛受到什么召唤一样开始在道观的上空盘旋凝集。

    然后无数道霞光从祥云中垂落,像极了一道道彩色雨帘。

    那灵力雨帘笼罩在整座道观,悄无声息地灌入而进道观里所有闭目凝神聆听大道的学生们天灵。

    李星云浑身一个激灵。

    他觉得自己的身体顿时变得透明清澈无比,体内的所有污垢仿佛在这一刻尽数荡涤。不仅如此,他身体之中的骨骼气息甚至是神识,都顿感舒畅无比。

    不知不觉中,他入了无垢境界。

    他破了无垢境界。

    他达到入魄。

    他又破了入魄境界。

    他开了天冲,进入冲慧。

    他体内孕育了灵慧,他炼精化气破了冲慧。

    他进入了妙道!

    ……

    菩提书院内院十七座明镜台中,沿着山路的烟花像是在恭送着那一队新生十子同袍的离去而一路绽放不停。

    第十五座明镜台的烟花冲天而起,紧接着是第十四座,第十三座……一直到第六座,第五座……江满楼等人组成的十子同袍势不可挡,开始止不住的连胜。

    整座菩提山都彻底升华了起来。

    外院五字门中的学生和道师们已经停止了讲课,青衣教习们也是放下了手中的活,就连山林里的花,花丛里的鸟儿都在瞪着眼睛看。

    看那一路烟花绽放!

    菩提园里的院长大人放下手中锄头遥指着内院第四座明镜台方向惊呼一声说道:“你看?”

    翎儿高兴地跳了起来,脚下踩的泥土飞舞的到处都是:“胜了,又胜了。”

    雪儿那满是泥巴的小手双手合十祈祷祷告着。

    耳边却是传来悦耳的钟鸣之声。

    仿佛有着大道诵经入耳。

    她突然睁开了明亮而美丽的眼睛,遥指着天边惊诧地望着老师院长惊呼道:“你听?”

    (ps:哇哈哈……很开心。这一章虽然有点儿难写,却写的很满意。一想到雪儿遥指着天边萌萌的样子,好吧允许我意啥一下。网站有个年度总结,好像跟我没啥关系,不过还是求个收藏推荐打赏月票啥的,拜谢。书友群303859996欢迎加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