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无尘观归来(上)
    内院十七座明镜台。

    自从时节入冬这菩提书院落下了第一场雪以来,萧灵童的心情就不怎么好,一直就像是这昏暗无光的天空一样,沉重而且令人透不过气来。

    他不是因为内院十七座明镜台被洛长风一人独挑了一半而让他们这些平日里自我感觉极其良好的老生颜面扫地无地自容。虽然说多少还是有些此中原因,但更多的是出于洛长风对他的无视,对他第十七座明镜台门神的无视。

    一个月之前,洛长风从第十六座明镜台开始接连书写了一场场辉煌的胜绩,势不可挡。令寻常时候不可一世的内院明镜台输得一败涂地,却唯独跃过了他萧灵童与自己的十子同袍。

    书院内院之中无论何时何地,那些曾经想要挑战内院十七座明镜台地位的学生,都是毫无疑问的以第十七座明镜台为起始点开始尝试。毕竟如果连十七座明镜台的最后一名都无法击败的话,又有什么资格去眺望那看不到边际的其余十六座明镜台呢。

    这也就是门神之名的由来。

    是由一场场守护明镜台荣誉的战绩标榜而得来的称谓。

    可是现在,竟然被直接无视!

    哪怕曾在紫竹林之中暴露过自己十子同袍的实力也不应该直接忽略甚至是抹杀存在吧?

    萧灵童这般想着。

    他心里有些烦躁有些乱,以至于每一招每一式之间出现了狭缝,出现了偏移。

    “你怎么还在这里?”小六从外面冲了进来神色慌张地看着萧灵童说道。

    “不在这里还能去哪儿?”萧灵童不耐烦地说道。

    “出事情了!你没看到方才从我们十七院落走过去的队伍么?”小六急迫说道。

    “队伍?什么队伍?难不成是新生组成挑战内院十七座明镜台的联盟队伍又是三过明镜台门神而不入?”萧灵童气愤的言语之中带着自嘲的意味。

    他自嘲之后便是低头自顾自的修行了起来。

    他没有听到小六的回答,心中隐约有种不安的感觉。

    他又抬起头看了看小六。

    他的神色开始是疑惑,然后是质疑,最后变成了得知真相的惊讶,然后这三种情绪尽数化为愤怒。

    萧灵童气愤愤地离开了十七座明镜台,向着十六座明镜台走去。

    ……

    天还在飘着雪。

    安静宁和的内院里种植着许许多多的奇花异草吸收天地灵气,然后被层层的雪棉被厚厚的裹住,让这残秋里花红草绿美不胜收的书院内院变成了一片银装素裹。

    砖瓦上的雪并不厚,北风经常拂掠,将高处的雪吹到了地上,吹到了院墙墙角。那墙角处的几株梅花不堪承受白雪之重,被压的折了枝,散落一地梅花。

    君泽玉等人撑着伞来到了第十六座内院明镜台院落门前。

    院落之内走出来一名书院老生。

    正是洛长风第一位挑战的那人。

    那名老生诧异地看着面前堵着院落门口的这一行十人,打量着那一张张青涩又充满信心的脸庞,视线最终落在君泽玉等人腰间佩戴的菩提子与十子同袍信物上,微微皱了皱眉问道:“新生?”

    “见过这位师兄。”君泽玉率先行了一礼。

    “新生来这里作甚?”自从败在了洛长风手中之后,这名老生一直都是情绪低落。

    听闻早在新生们入学考试之前,就已经组建了十子同袍扬言要让内院十七座明镜台不得安宁,这种狂妄的行为与夸张的自信让书院里所有的老生对于今届书院所招入的新生都并不怎么有好感。

    尤其是书院内院十七座明镜台的师兄师姐们。

    这名老生也不例外。

    君泽玉微微一笑,从月牙坠之中取出一封信递了上去:“请师兄赐教。”

    那名老生的目光停留在君泽玉手中的那封信上。

    他当然不会以为那是一封寻常的书信。

    他看得出来那是一封战书。

    他没有去接这封战书,而是露出不屑的笑容看着君泽玉:“你们是在向我下战书么?莫不是以为我败在了长风小师叔祖的手里就是可以任人拿捏的软柿子了?”

    “师兄误会了。”君泽玉笑道。

    “误会?这难道不是向我下的战书?”那名老生说道。

    “这当然是战书,只不过不是挑战师兄你的战书,而是第十六座明镜台所有十子同袍人的战书。”江满楼等的有些不耐烦说道。

    君泽玉点了点头,郑重其事地再一次说道:“新生十子同袍人正式向第十六座明镜台的师兄们发出挑战。”

    萧灵童站在君泽玉等人身后不远处。

    听到了这及其郑重的宣战声,看到了那及其熟悉的战书。

    然后他的目光落在了那站在十六座明镜台院落门前的老生身上,后者也察觉到了萧灵童的目光投掷而来,二人遥遥相望。

    ……

    时至午后,天地一片银白的书院里有一道彩光伴随着尖锐的声响冲霄而去,然后在天空里炸响。

    那是烟花痕迹!

    书院外院术字门中有名新生抬头看到了这白昼里的烟花,脸上满是振奋与钦佩的神色。于是在短短一炷香之内,一则消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书院外院五字门中流传开来。

    “败了,又败了!内院第十六座明镜台又添败绩!”

    “第十七座门神明镜台再次被无视!”

    “真的假的?这书院里除了进入忘情川的川字门长风小师叔祖之外,还有谁有实力挑战内院十七座明镜台?”

    “难不成是书院里的老生开始厚积薄发了?”

    “不是,都不是。这次战胜第十六座明镜台的取而代之的是与我们同时进入书院的外院新生!”

    “是哪位师兄如此厉害,这次终于为我们新生扬名了。”

    “我突然想起来了,今日天东天机星弟子君泽玉师兄好像没有来听课。”

    “对、对对。江满楼那个纨绔大少也缺席了。”

    “还有重阳那个黑袍家伙……地玄榜十三的南希寒也破天荒的没有上课。”

    “难不成,是他们联手?”

    “必是如此!今日授课之时,君泽玉与江满楼等人共同来将彭九接走了。当时我们还以为彭九大言不惭要挑战内院明镜台,现在想一想,他们很可能真的联手挑战内院明镜台了!”

    “什么?江满楼他们组建了新的十子同袍?按照你的意思,第十六座明镜台十子同袍尽数败北了?”

    (ps:本书正版在纵横,喜欢的朋友希望能来支持,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