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明镜台之变(下)
    “和之前他们的情形一样,我也是在床榻上发现的。说来倒是很有趣,在这书院之中竟然还有学生能够悄然进入我的房间而我丝毫没有察觉。”阎玺说道。

    “看来他似乎并没有要偃旗息鼓的意思。”行者接过了那封战书,虽然没有拆开却也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这封战书的沉重。

    “从书院无数年亘古不变的历史来看,无论哪一届川字门生,当他走出忘情川正式向十七座明镜台发出挑战时,都没有半途而废这一说。”阎玺说道。

    “可是你不觉得这所谓的横扫明镜台事件来的太快了么?”行者心中依旧有着不解。

    “对于第九座明镜台以及之后的师弟妹们来说是有些快,可对于我们来说,已经是够慢的了。”阎玺说道。

    “确实。在连胜明镜台之后,他就已经将你当做了下一个要击败的目标。为了和你一战,他给自己整整一个月的时间调整和准备,可以看得出来他很重视这场交手。”行者说道。

    “时间定在什么时候?仍旧是今夜子时?”

    “不。比起那些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就面对连败战绩的倒霉的家伙来说,我的时间很宽裕很充足。”阎玺说道。

    “什么时间?”

    “三日之后。”

    “为什么要等到三日之后?”

    “可能……他想要让我也准备准备吧。这样会显得这场交手更加公平一点儿。”

    “你需要准备吗?”

    “换做是一个月以前不需要,可是现在……”

    “现在为什么需要准备?难道说现在的你竟不如一个月之前的你?”

    “当然不是这个意思。”

    “那到底是什么原因需要你准备三日的时间?”

    “我破境了!妙道境!”

    “什么?”

    “我破境了,就在几天前,所以我需要三日的时间来稳定现在的修为。”

    “这真是一个惊喜!”

    “的确是惊喜。但我想对于他来说,留给我这三日稳固修为的时间绝对会让他悔之晚矣。”

    ……

    菩提书院外院。

    纷飞的大雪之中有一连九道身影并肩而行着。

    他们撑着伞,身着不同颜色的书院学生服饰,分别代表着来自书院外院的五字门中。

    那九道身影自然有熟悉的面孔。有江满楼,有君泽玉、有月相期、重阳、和南希寒。除了他们五人之外,还有四道同样是今届书院新生的身影。

    这四人是在菩提山下组建十子同袍时,与彭九分到一组的手足同窗。

    流字门中的关山,术字门中的公输二十三,行字门中的端木青,还有易字门中的楚观月。

    他们虽然不是新生六字门中的首座,但在新生考核之中无疑都是六字门甲上的成绩。无论是在书院入学考试前还是在进入书院之后,他们一直都是同龄之中的翘楚。

    他们一行人来到外院法字门道日常修炼教学的地方。

    这是一个非常险的地方。

    在菩提山脉群山环绕的中间云雾里有一片悬于空中的巨大八卦台,那八卦台呈圆形之状分别向四周延伸而出八条云栈云梯接连着周围的群山山顶,看起来险而又玄。那八卦台的中央处起了一根直入云霄的云龙柱,从九天云霄里一直有着七彩的灵光宛如雷电一般从云龙柱上游走而下。

    江满楼和君泽玉等人从外院来到其中一座连接着云栈云梯的山顶。

    那八卦台上有着很多学生围着八卦台边缘盘膝而坐,在认真的听着法字门道师传道授业。江满楼等人的出现自然没能瞒得过那些学生。

    于是有着轻咦声响起。

    很多学生都是顺着那道轻咦声纷纷投来疑惑的目光。

    那位法字门中的道师如此,身旁负责助教的青衣教习们也是如此。

    在所有的关注都伴随着这些目光汇聚而来时,那些围绕着八卦台边缘而坐的学生之中站起来一道不羁且高傲的身影。

    他是彭九。

    当初在菩提城与君泽玉等人针锋相对的彭九。

    他向着江满楼这边走来。

    “你要去哪儿?”法字门老道师捋着胡须问道。

    “离开这里。”彭九没有看那位道师,他的目光从江满楼等人出现开始就一直在看着这边。

    “现在是传道时间,不经事先请假而擅自逃课者是会被书院取消六字门学习的资格与机会的,难道你不知道么?”一名青衣教习严厉呵斥道。

    “知道,但我不在乎。”彭九继续向这边走来。

    “难道你不想要修行法字门道了?”法字门道师看了看江满楼等人一眼转而说道。

    “学生既然入了书院法字门中,自然就是无可置疑的法字门生。”彭九说道。

    “既然承认是法字门生,为何又要擅自离开?”法字门道师说道。

    “因为学生想换个地方修行。”彭九来到老道师面前停了下来。

    “换个地方?整个书院除了这里之外,还有可修炼法字门道的地方吗?”

    “自然是有的。”

    “哪里?”

    “内院十七座明镜台!”

    彭九恭敬地向这位法字门道师行了学生礼,然后头也不回的跟着江满楼等人离去。

    身后那八卦台上,法字门道师似乎想起了最近书院里传的沸沸扬扬的那件事,而后不可思议的与青衣教习们对视了一眼。

    他们心中震撼般想着:难道他们这些新生也要挑战十七座明镜台?

    那围绕着卦台边缘而坐的学生们惊起一片哗然之声。

    ……

    “希望你们不要误会,这一次联手只不过大家各取所需而已,我们之间的恩怨依旧还在那里,我们依旧是对手。”彭九从关山手中接过一把伞撑开,不冷不热地说道。

    “这一点你大可以放心,我们从头到尾都没有要罢手言和的意思。”江满楼刺声说道。

    “那就好。”

    彭九话锋一转说道:“现在要去哪里?”

    “门神的实力我们在入学时就已经见识过了。就从内院第十六座明镜台开始吧,有时候走一走前人走过的路也未免不是件好事。”君泽玉面露微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