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竞争激烈的菩提书院
    道观论辩终究是以学生们的束手无策和无可奈何而画下句点。

    正如同老道师的行为那般,是蛮不讲理也是处处在理。

    在这实力为尊的修行者世界,何曾见过寻常百姓与修行者六字门中人论过礼了?

    不是他们不愿,而是无处说理。

    老道师就是在告诉这些初出茅庐的学生们这个道理,实力为尊的道理,谁的拳头硬谁就是道理的道理。

    这就是菩提书院的道理。

    这个道理从他许多年以前进入书院忘情川之后便是懂得。所以在三十六字莲生诀和通五字门道之间他选择了后者,他不知道莲生诀能够将自己带到哪种境界,可通五字门一定能够让在傲然立于五字门道而不败。

    所以他才有资格以一人之力独当道观里学生们五字门道的道师之位。

    多少年以来,不可撼动!

    ……

    在这个冬天,无尘道观里的学生们不管愿意与否,终归都是接受了真正的地狱修行训练。那代表着五字门的高塔,就是铸就他们不畏严寒的地方。

    而相比于无尘道观里暗黑修行来说,一直光明的菩提书院外院,今年秋季新入学的新生们也同样没有懈怠。

    他们在书院外院里接受最完整最系统的学习。他们生活的地方是安静而又优雅的红楼区,他们学习修行的地方是五字门道充满着书香气息的课堂,他们实践的地方拥有着永不缺乏的资源。

    他们由五字门道那些资深而又境界莫测的道师亲自传授经验。他们就像是天之骄子一样,在外院里被供着养着。

    每天除了固定的时间修炼学习之外,还有许多课外活动。

    可以顺着湖边观赏鱼鸳任凉风拂面,可以漫步桃林细嗅花香任花飞满天,可以方亭小聚一盏清茶斗黑白棋道,可以高谈阔论指星比月恰同学少年。

    两难山那场考核之后,同一届进入菩提书院的新生们在胜负之间无疑迎来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命运。

    与无尘道观里那些受尽虐待图谋反抗最后不得不打掉牙和血吞自食其果的学生们相比,菩提书院外院里胜利的新生们过的简直就是天堂一般的生活。

    无尘道观就是一处地狱,菩提书院就是一处天堂。

    地狱里的学生饱受这炼狱之苦,他们所想所盼的就是天堂里书院的生活。

    不过菩提书院外院里那些享受着天堂般生活的学生们也并没有安怡的以至于忘却了最初的初衷。

    他们知道自己为何千辛万苦而来到菩提书院求学。

    他们也知道能够拥有眼下的资源与待遇,全都是来自于两难山的那场考核。

    手足同窗之间互相残杀的考核。

    他们是胜利者一方。

    却没有炫耀的心情。

    他们也在很努力很努力的学习修行。

    他们亲手淘汰了自己最要好的手足同窗,他们必须要带着那些离开书院的手足们的一份努力一起修行。

    这是胜利者与失败者之间的承诺。

    “这次不管谁留下谁离开,留下的那个人都要带着离开的那一份努力,在书院里完成双倍努力的修行。”

    想起两难山里最后那一场考核时李星云说的这番话,江满楼的心情就有些沉闷。因为他亲手埋葬了一个比他更需要接受书院完整系统修行学习的手足的梦想。

    “也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哪里。”

    红楼区江满楼住宿的房间里灯火通明。

    和其他学生相比,他的住宿条件确实是有些特殊的。

    他拥有着专门的院落,独属于他一个人的院落。

    至于怎么获得这个特殊待遇的,君泽玉他们不用想也知道肯定和江满楼家里那堆叠如山的银两有关。

    “那个书呆子不会回了星云州了吧?”

    寒冬飘雪的夜晚,学子们也无法入睡。

    江满楼觉得冷清便是叫了君泽玉等人过来小聚,在那敞开的门里,正堂中几人围炉席地而坐,江满楼好像突然间想起了什么一惊一乍的说道。

    君泽玉等人看着他,苦笑着没有说话。

    这么长时间的朝夕相处,他们也渐渐地了解江满楼这个纨绔大少的性格脾气,看起来是不着边际、不务正业、骄纵跋扈、牙尖嘴利,可实际上却是极其重情义的人。

    只不过寻常都隐藏在他那光鲜华丽的外表下而已。

    “离落那个家伙是不是死性不改依旧整天抱着剑装冷,还有月三人那个总觉得自己把名额让出来给自己兄弟的行为很高尚的家伙……”

    “沈天心我就不需要担心了,来自帝王盟十三王族又在地玄榜排名十五,怎么着也有个去处吧?”

    “苏小凡那孩子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山下城中天香居里竟然没有。”

    也不知是否是醉了的江满楼一个人自言自语着。

    黑夜里的小院落飘着大雪,四周寂静地没有一点儿声音,只有他的声音飘荡在深夜里,然后被大雪掩埋。

    “君大哥,你不是算无遗策么,要不然你算一算他们现在都在干什么?”月相期一双俊美的眸子看着君泽玉说道。

    “算无遗策那是家师,我只不过比较擅长出点子而已。”君泽玉笑道。

    “那你出个点子给我,告诉我如何才能知道他们的下落?”江满楼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

    “这个方法,还真有。”君泽玉故作卖关子说道。

    重阳略感诧异的抬起了头。

    南希寒也是看着君泽玉。

    江满楼一开始还是不以为然的样子,不过看到君泽玉脸上谜一般的笑容,他觉得对方不像是在开玩笑。

    “什么方法?”江满楼迫切的问道。

    “什么方法?不应该是你最擅长的方法么?”君泽玉反问说道。

    “我最擅长的?”江满楼自问。

    “花钱?”江满楼不确定的说道。

    “就是花钱!我虽然不知道他们的下落,可天机阁知道啊……”君泽玉点到即止说道。

    江满楼恍然大悟。

    然后傻呵呵的笑了起来。

    的确,他最擅长的就是消费。

    他很有钱,他也很爱买东西。

    从天机阁里获取情报这种事情他不是没干过。

    所以他赶紧穿上了靴子,摸了把伞,披上了裘衣。

    “这么晚了,你还出去?”南希寒说道。

    “我等不及了,现在就下山去城里找姑姑帮忙。”江满楼撑开伞走了。

    “你就这么走了,我们怎么办?”君泽玉苦笑道。

    “赶紧都回去吧,下着这么大的雪不在屋里暖床还到处串门子,也真是……”江满楼回过头抱怨说道,“对了,临走的时候别忘了帮我关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