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实力为尊的书院道理
    对于李星云的这个回答肯定,身边众多学生们虽然紧张却也没有人持反对意见。

    即使师者不配为师,但说到底还是老师。

    这一点不需要去论证,同样也不需要去辩驳什么。

    那师祖级别的老道师满意的点了点头又再问道:“第二个问题,你是流字门学生?”

    李星云又再诧异的看了看对面的老道师。

    从对方那认真的脸色上确认自己不是正在被戏弄之后,李星云懵懂地点了点头:“是。”

    这个问题不需要思考。

    从书院入学考试的时候起,他就确定自己非流门不入。

    哪怕后来被书院逐将出来,但在这道观里他也是一直被当做流字门生对待,去背诵阅读那些很早以前就耳熟于心的典籍。

    老道师再度问道:“作为流字门生,是否需要熟读流门之道百家典籍学说?”

    李星云没有思考答道:“是。”

    老道师问道:“这些典籍从你们进入道观的时候起,有没有交给你们?”

    李星云响起那如小山般的书堆回答道:“有。”

    老道师问道:“我是否说了让你们熟读那些百家学说?”

    李星云虽然觉得在短时间内完成这种要求太过分了些,但终归是属于流字门生必须要学习的内容,必须要上的一课,所以他顿了顿说道:“是。”

    老道师突然呵呵笑了起来。

    虽然看不到他的眼神,可那顿时拥挤的满脸皱褶与有些沙哑的笑声让人觉得,他此时此刻的心情很好。

    李星云不解其意。

    身后的苏小凡也是不自觉搓了搓手。

    不知为何他从这笑声之中感到了一种寒冷,这寒冷似乎是预示着什么不幸之事似的。

    他又转过头看了看门外越来越紧的大雪,心想着或许是自己多心了,只是冬雪来的太急,气温骤降的太快了吧。

    观里所有的学生们都是被这沙哑的笑声搞得摸不着头脑。

    他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嘴里低声细语议论着。

    老道师捋了捋花白的胡须说道:“你这个娃娃还真有趣。”

    李星云没有听懂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他看着对面的老道师,脸上写满了茫然。

    这是一个问题吗?

    需要自己回答吗?

    李星云想着。

    论辩还没有结束,才刚刚开始而已,应该算是吧。

    他回答道:“是。”

    老道师的笑声更大了:“那熟读百家学说,是不是传授流门之道的根本?”

    李星云回答道:“是。”

    老道师问道:“传授流门之道根本,算不算传授流门之道?”

    李星云回答道:“算。”

    老道师问道:“那我到底有没有传授你们流门之道?”

    李星云回答道:“有。”

    老道师问道:“算不算尽了为师者之职?”

    李星云回答道:“算。”

    老道师突然间不笑了。

    神情开始变得严肃,进而冰冷。

    包括李星云在内的所有学生都从这张冰冷的脸上找到了熟悉的感觉。

    那种熟悉代表着恐惧与厌恶。

    他们只在老道师向他们传授所谓的六字门道时看到过。

    老道师沉默了片刻说道:“既然我是你们的老师,你们是我的学生,我让你们熟读百家学说也是在传授流门之道,尽了为师者之职。那么你们在抱怨什么?”

    李星云有些急了。

    认真回想着自己所回答的这些问题,并没有察觉到什么不妥之处,可为什么现在自己有种被说服了的感觉呢?

    “都散了吧。”老道师从身旁摸到了紫荆树做的拐杖,撑起了身。

    “且慢……”月三人迈出了一步。

    所有的学生都开始急了。

    哪怕他们幻想过无数种论辩的情况与结局,都没有想到最终会是这样。

    他们原本还想着能够通过这场论辩拨开云雾见一见青天。让以后在道观里的日子过得稍微舒适一些,稍微顺畅一些,稍微正常一些。

    可没想到从头到尾被他们寄予厚望的李星云只说了一句完整的话,还是第一句话。

    然后说了很多是、算、有此类的字眼。

    然后他们就输了。

    道观里气氛开始紧张。

    所有的学生都是随着老道师的起身,下意识的挪了挪步,看起来像是要发动一场兵变似的蠢蠢欲动。

    月三人更是无法再保持沉默下去,所以他率先迈出了一步,很大的一步。

    他走到老道师面前,伸手拦了拦。

    然后他就被丢了出去。

    从门口划出了一道弧线,带起了一阵风,在院子里薄薄的雪地上摩擦出了一道痕迹。

    老道师拄着杖走了出去。

    观里那些蠢蠢欲动的学生们没有一个人看到月三人是怎么飞出去的。

    更加没有人看到老道师是如何出手的。

    他们紧紧跟在后面,却又不敢上前逾越出一步。

    李星云觉得自己辜负了所有同窗们所寄予的厚望。

    所以他第二个冲了出来。

    他同样拦在了老道师身前,然后恭敬地行了一个学生礼:“身为师者却出手打伤自己的学生,老先生这么做是不对的。”

    老道师说道:“身为学生却不尊师重道,如果你不是率先行了一礼,现在你也会躺在冰冷的雪地里。”

    李星云看了看从地上爬起的月三人,转头对着老道师说道:“先生说持之以礼,立之己身。师者不守,学生亦可不尊。”

    苏小凡将月三人搀扶起。

    枫叶与雪翩然飞舞的道观院落里,身穿黑色观服的所有学生纷纷从观里涌了出来。

    不管情愿或否,总之在这群情激奋大势使然的情况下,他们还是将老道师围了起来。

    老道师虽然看不到,却心如明镜得紧。

    他没有再与李星云说什么道理,他觉得有必要让这些初出茅庐的娃娃们亲身体会到生存在这个世上,什么才是真正的道理。

    老道师身前诡异地出现一个金黄色的字眼。

    那字眼是古体,更像是一种符文。

    李星云咽了咽唾沫,视线中这一个古老的字眼竟然开始拆解笔画,横竖撇捺从字眼上分离而出,然后变成了一条条金黄色的锁链,牢牢地将自己捆绑住。

    李星云还来不及开口说话,周身就开始席卷而起一阵风,夹杂着雪花与枫叶将他刮掠进了身后那一座高塔中。

    那塔上写着“尘世”二字。

    与机关塔,傀儡塔一样,那座塔刚好是流字门道修行的尘世塔。

    李星云只是一个先头卒。

    老道师身上开始疯狂的涌现出一个个古老的符文字眼,那些字眼仿佛佛家经文一样密密麻麻散发着金黄色的光芒围着老道师周身旋绕。

    而后经文一般的符文字眼开始拆解成无数条锁链,捆绑缠绕宛若无数个牢笼,将这院落里所有的学生紧紧地裹住,然后狂暴的北风仿佛刮起了一场龙卷,吹开了院落里坐落五个方向的五座高塔之门,将所有的学生纷纷送进了塔中。

    老道师周身归于平静。

    雪还在飘落着。

    落在他那参白凌乱的发间,落在他的脸上。

    老道师用袖角擦了擦脸上的冰凉:“倒是很久没有见过大礼之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