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白天或黑夜,星星一直都在那里
    第二星川森林里的大地在震颤着。

    栽种在大地之上的无数参天树木与一座座凸起的山峦也在震颤着。

    茅庐前骤然卷起一阵黑色的妖风,将那由于先天畏惧而四处逃离的蛇虫鼠蚁卷飞到了半空中然后被这股妖风撕成粉碎。

    天空里有一道火光坠落,不只是从云层还是自远方滑落而至,那道火光落入茅庐前百米左右的距离震起一阵滚滚的浓烟。浓烟向着四周弥漫开来,让周围不少的树木泥土都是瞬间变得焦黑一片。

    浓烟渐渐散去,露出一道体型如山的身影。

    这人光着膀子缓缓站起身来。

    只见其左耳边垂着一只手腕粗细的银环,那双虎目炯炯有神流露着异光。

    尤其是那比起寻常人大腿还要粗的手臂上纹着黑色的花斑纹身,如若虬龙,让他总是给人一种凶神恶煞的感觉。

    此人名叫巨灵,是巨灵神的巨灵。

    同样也是天东经天十二星天妖星的亲传弟子。

    在天东神像之下三代年轻弟子之中是修为实力最高的一位,就连十二星之首的门下弟子都望尘莫及。

    天机星看着眼前多年未见的师侄,感受到后者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强大气息已经超越了冲慧境,心中也是微微惊讶。

    “徒儿拜见师父,拜见九师叔。”

    巨灵半跪着,跪在天妖星的面前。

    那妖孽般的身形依旧给人一种窒息的威压,哪怕是跪倒在地的体型都是比起天妖星还要恐怖。

    那像是一座山,那根本就是一座山,那山影将天机星笼罩在其身体的阴暗下,连风都吹不进来一丝。

    天妖星看着自己的徒儿微微点了点头。

    对于这个徒儿,他一直都很满意。

    他随手将玉简扔给了身前恭敬地听候调遣的徒儿说道:“罗摩宗下,有门中弟子擅自离开天东去了菩提城菩提书院惹是生非,你去罗摩宗走一趟,了解清楚这其中的事实。如果真相真如信简中所说……”

    天妖星顿了顿接着说道:“罗摩宗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八百宗之罗摩宗属于第二星川山脉天妖星座下统领的宗门。

    宗主罗摩一身灵窍境的修为实力一直以来都是天妖星手里的一件利刃。

    直到燕白楼被刀痴白羽所伤之后上演一出苦肉计,将大燕帝国的宫城变成了血流成河的沙场之后,这把称手的利刃生锈了。

    不但生锈了,而且还废在了那座恢宏的宫城之中。

    罗摩宗以罗摩之名命名,既然宗主罗摩已亡,那这所谓的宗门孤零零地存在这个冰冷的世上还有什么意义。

    更何况那宗门里如今圈养的还尽是些不听话乱惹事的畜生……

    大燕帝国的宫城。

    燕白楼在曾这座宫城里酿成的一场血案,几乎是公然挑衅天下各方势力而丝毫不留情面。

    死伤成河的遍地尸身中或许没有天东真正的主脑人物,可那场蓄谋已久的凶局还是触碰到了天下各方顶尖势力的底线。

    如果不是燕白楼在与刀痴白羽一战之后看到了神引境门槛破而后立,让其一度跻身于天下至强圣人行列之中,大雪封都的大燕帝国今年即将到来的冬天肯定还会比眼前漫天的大雪更加的寒冷煎熬。

    然而就在全天下都在静静观望着半只脚迈入神引境界成为半个圣人的燕白楼下一步会有何动作时,危机解除的大燕帝国似乎并没有像想象中那样变得越来越肆无忌惮目中无人。

    相反在白楼门流血那一日之后,大燕帝国上至燕白楼下至文臣武将,在这大雪纷飞的深秋里依旧是如履薄冰步步为营。

    如往常那般自然,却又比往常反常。

    对于大燕帝国的百姓来说,万物复苏生机勃勃的春天离他们似乎还是有些遥远。

    燕白楼站在城楼之上。

    看着满天飞舞的鹅毛大雪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或许是在后悔当初为了战胜刀痴白羽不得已请出雪霁施展雪斋剑法,让这大好的帝都河山被大雪连绵封都。

    或许是在反思着釜底抽薪将计就计的那一场预谋,让来自天下各方所有隐藏在大燕帝都的爪牙暗棋一朝之间尽数伏诛是否是做得正确。

    或许是在衡量亲手将自己最疼爱的小女儿凝雪公主送往菩提书院修行学习的利与弊,究竟谁更多一些。

    总之这位大燕帝国之皇的位置,看起来并没有寻常世人眼中所想的那般自在逍遥。

    因为他要平衡要思考的事情很多。

    就如同这漫天飞舞的雪花一样杂乱无章却都在他眼里,都落在他帝国的疆域里。

    在一位皇者的眼中,在燕白楼的眼中,凡是大燕帝国疆域里的存在,无论是活着的还是死了的,无论是天上的还是水中的,只要在他大燕帝国赤字大旗插满的疆土之内,都是他需要考虑的内容。

    因为这是他的王权。

    这是大燕帝国无数的百姓赋予他的王权。

    燕白楼疲惫的揉了揉眼睛。

    燕南飞挥手示意跟随的太监宫女们轻轻退下,自己则是默默地站在了燕白楼身后。

    “事情,都调查清楚了吗?”燕白楼紧闭着双眼,手抚着额头,用拇指与食指揉按着两边的穴位说道。

    “回禀父皇,都调查清楚了。”燕南飞行君臣之礼跪拜说道。

    “起来吧。这里就我们父子俩,这君臣之礼就免了。”燕白楼说道。

    燕南飞起身恭敬地侍候在侧。

    燕白楼将双手负于身后狐绒披风里,微微抬目仰望着昏暗的天空长舒了一口气,似有些感慨的说道:“你说这社稷山河图,是否真的在这漫天的繁星里。”

    燕南飞也是抬头望了望天。

    天空里除了灰色如同鹅毛的大雪之外,哪里有什么繁星。

    不过他知道父皇口中漫天的繁星所指。

    正如这些日子以来他所调查三年前那件旧事的结果一样,好像即便是在白昼里,无论是晴空万里还是乌云满天,那漫天的繁星似乎从来都没有消失过,之所以看不见,只不过是被日光遮挡了而已。

    “儿臣不知道天图所在。但洛翎命丧于十二星之手已经是不可置疑的事实。修行时,书院里六字门道师经常告诫儿臣,人云亦云的猜测只会误导人们理智的判断,这天下素来只有不可置疑的事实才是真理。”

    (双倍月票期间,楼兰厚颜求张月票。本书正版在纵横,稀罕的朋友希望能来纵横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