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二星天妖
    菩提城中天香阁内。

    无论是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雨还是城门处的那场蓄谋已久的刺杀,都让江满楼等人再无相聚言欢谈天说地的心情。

    天香阁敞开着门,阁里的客人却并不如往常那么多,阁里的生意自然也不如往常那般火热。

    君泽玉为洛长风看了看伤势确认并无大碍之后,便是写了几幅药贴以作辅助疗伤之用。

    好在天香阁乃是江家的产业,号称天下第一世家的江家别的不多,就唯独那白花花的银子使用不尽。

    翎儿拿着药方子在雨中棠的陪同下找了城中好几家药铺,终于是把君泽玉所开药方上面的药材找齐。

    本来这煎药熬药的事情是翎儿在做,可是今日这丫头明显是心不在焉,满腹的心事都写在了那肤色健康又干净之极的脸上。

    经过雪儿的追问才知道,原来是因为不久前新生两难山考核的事情,李星云的离开,耳边再也没有书生一言不合就搬出来先生说的一堆大道理来烦扰,翎儿少了一个拌嘴的对象心里未免有些失落。

    雪儿虽然贵为大燕帝国凝雪公主,可是和侍女翎儿是从小一起长大几乎形影不离情同姐妹。见到翎儿心事重重,雪儿便是将她推到了房间里休息,自己去了厨房用那双从小到大只抱过小貔貅与书籍的纤纤玉手煎煮药材。最后还是雨中棠实在看不下去雪儿熬药时一鼻子灰惨不忍睹的模样,才放下那天下第一世家大少未过门儿的妻子身份来到了厨房手把手向雪儿传授着熬药的经验。

    顺便找个真诚的听众让她回忆一下和江满楼青梅竹马的点点滴滴。

    女儿们忙着女儿们该做的事。

    这房间里的几名少年们,自然也不能空闲着。

    这天下间敢在菩提书院山下菩提城外伏杀书院学生的人并不多,虽然说雪儿身份特殊,伏杀者真正的目的并不是针对书院而是针对大燕帝国针对燕白楼,顺便只是碰巧遇上了洛长风而尽数伏诛让刺杀失败。虽然没有造成太过严重的伤势不可挽回,可按照江满楼的话来说,有些事情做了便是做了,不管结果怎样,做了就得要承担责任。

    不管那些实力低到愚蠢的杀手来自哪里,总之他们招惹了书院小师叔祖,招惹了所谓江满楼大少的十子同袍兄弟,此事就不能轻易善了。

    江满楼动用了天香阁里的人手,开始在整个菩提城中严密排查近期出入城中的不明人士。

    他们势必要找出那群杀手真正的身份。

    房间里江满楼,重阳,南希寒,月相期还有内室卧房的洛长风,正在等待着消息。

    有人等消息,自然就有人送消息。

    远在八百宗的十二连绵星川里,有着一只风灵鸟拨开云雾飞了下来。

    它飞向第九座星川里那座大殿前的空旷地上收敛了灵翼,清鸣了几声。

    大殿之中有着聋哑仆童小跑了过来,微笑着抚摸着风灵鸟的灵翼后,从风灵鸟口中取出一枚传信的玉简,转身向着大殿走去。

    大殿里那盘棋局似乎从来都没有收拾过,从君泽玉下山之后一直都是保存着原来的模样。

    不是这大殿的主人觉得天下大势将兴未兴,这盘棋局为时尚早胜负难料,遑论收官之际才留之参研,天机星所留此局无关天下,只是单纯的等待徒儿归山续棋而已。

    此刻收到君泽玉的传信,这一位美得过天下女子智得过天下文臣的天机星露出一丝奇异。

    不是天机星狂妄乃至目中无人。

    只是对自己亲手教出来的弟子有着完全的信任。

    所以天机星实在想不出在菩提书院那种地方会发生什么事竟然让自己的徒儿会主动传信回来。

    他中指和食指轻捋着侧颜披散的黑发,左手握着玉简稍作灌输灵迹,那玉简之上便是浮现了几排轻盈的小字。

    天机星微微皱了皱眉。

    虽然君泽玉在玉简里所阐述的只是一件寻常得不能再寻常的小事,可他竟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从君泽玉用词的字里行间里,这位做老师的看到了徒儿前所未有的谨慎。

    于是天机星离开了这座大殿,离开了第九座星川。

    他就像一颗飞逝的流星,从连绵山脉第九做星川消失后,出现在了第二座星川之中。

    天东经天十二星都隐居在这连绵山脉里。

    天机星行九,居星川九座。

    那么这第二座星川之中居住的,自然是经天十二星行二的人物,天妖星。

    星川里没有古铜古色的巨殿,相比起天机星的第九座星川,这第二座星川则更是显得原始与荒芜。

    浓密的森林之中到处是沼泽与毒虫莽兽,每逢清晨和傍晚时分森林里更是充满了毒障雾霭,就是同为十二星的师兄弟都不愿意经常来此。

    不过这一次有些特殊。

    素来最为讲究干净的天机星来了。

    而且此时此刻森林里的毒障雾霭已经开始有些遮蔽了视线。

    毒障雾霭对于寻常修行者还算有着不小的作用,可绝对拦不了天机星这种名震天下的大人物。

    天机星来到这原始森林的最深处。

    这里有一处茅庐。

    茅庐后靠着一座高山,看上去这座茅庐就像是这座山的入口,山洞的入口。

    茅庐里走出来一位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

    这男子的身材可不是一般的高大,而是比起寻常中年男子要高上两倍左右。

    男子身形高大近乎妖,男子青面獠牙近乎妖,男子背生双翅近乎妖。

    天妖星看着几乎一年半载从不愿到他这森林中小憩片刻的老九,那双妖异的眼睛露出一份疑色。

    他从天机星手中接过了玉简。

    他看到了玉简上的信息。

    他知道了罗摩宗麾下弟子冒充杀手刺杀燕白楼年龄最小的女儿并且以失败为结局而命丧他乡的事情。

    他很愤怒。

    天东八百宗自神像往下,十二星算作是第二代的门生。而八百宗宗主的地位比起十二星则是低了一头,属于神像第三代门生。

    自从第三代门生罗摩宗宗主送命在大燕帝国那座宏伟的宫城之中后,天妖星就一直在严加约束八百宗宗门宗主小心行事,可没想到却还是出现了纰漏。

    而且竟然是出现在第四代门生擅作主张之中。

    “徒儿何在?”

    天妖星身上散发出一股妖异的气味,这气味散发开来,竟然让茅庐周围的蛇虫鼠蚁惊慌的四散了开来。

    远处有着破风声响起,天机星微微笑了笑,他不用想也知道,定然是二师兄那位凶猛的徒儿来了。

    (明天有双倍月票活动,楼兰更新慢,也自知没脸要月票。可是难道没脸就不要了吗,嘿嘿,在这里还是厚着老脸向大家唤一声月票,让楼兰在月票榜上多待些日子,让更多的朋友知道这本书,大家一起见证钧天的成长,定然不负所望。最后补充一句 ,一张算两张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