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铁海棠,夺命枪
    (求个月票有没有。)

    菩提城外,滚滚乌云,这场大雨让整个天空都显得有些低沉,那恐怖的黑云犹如浓烟滚滚,好像随时随地都会将人吞噬。

    洛长风提刀站在血水之中,身体周围是满是断臂残肢。

    如果不是滂沱的大雨洗涤着人间的污垢,这山脚下的小道上尸横遍野一定很血腥。

    血水混在泥土之中让脚下的水滩浮现出一片淡红。

    洛长风显然没有在意这些。

    他身体周围无数道刀意光束刺入了头顶之上滚滚的黑云之中,竟然让这阵阵的黑色云烟都不敢轻易靠近。

    他宛如一尊刀神,静静地看着对面那位黑衣杀手首领。

    这场伏杀进行到现在为止,黑衣杀手如今只剩下那名首领一人。

    哪怕是所有的下属在一瞬间被洛长风大盛的刀意切成肉块,那人也不曾动摇过半分。

    或许对于杀手来说,无论是杀人还是被杀都无动于衷的神态真的是有些冷血,不过洛长风可不认为那黑衣杀手首领的平静是一种无情。

    因为他很清楚对面那人的修为境界在他之上。

    他看得出来这种平静是一种自信,一种只要出手必然会水到渠成的自信。

    所以洛长风仍旧很是认真,没有半分轻敌也不敢有半分轻敌的意思。

    往往这种时候,轻敌就意味着失败,失败就无异于死亡。

    “你很令人意外。”

    黑衣杀手首领黑色的披风之上开始浮现出一层薄薄的光晕,光晕犹如晶莹透明的罗曼轻纱从他黑色的衣袍之上缓缓浮起,将他整个人护在其中。

    光晕之外是倾盆的大雨,光晕之内是干燥与清新。

    任凭这倾盆的大雨再如何滂沱,竟然都无法在落入那层光晕之上半滴。

    洛长风看着那曾护体光晕,起初是有些警觉,后来便开始自愧不如。

    能够在冲慧境界吸收如此多的灵力入体,这种护体灵力形成的手段绝不是冲慧下境能够做到的,洛长风知道,此黑衣杀手首领的修为早已经远远的超越自己。

    “但终究还是没有让你感到意外。”洛长风提刀站在雨里静静看着对面说道。

    他周身的刀意不是护体灵力,无法形成护体灵力将滂沱的的大雨阻挡在身外。

    可这无数道从体内照射而出来的刀意光束像是阳光一样很温暖,耀眼而炙热,驱逐着黑暗与潮湿。

    洛长风湿漉漉的书院学生袍在这无数道刀意光束的温暖下开始渐渐变干。

    好像从来都没有淋过雨一样。

    “你的刀很不错。”黑衣杀手首领看着洛长风说道。

    他当然不是在说洛长风手里的刀。

    那只是一把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刀。

    他口中的刀,自然是洛长风的刀意与刀道。

    “我也是第一次发觉自己的刀很好。”洛长风说道。

    自从在书楼里得到刀痴所留下的刀谱之后,洛长风几乎连吃饭睡觉都是随身带着那部刀谱。

    可他无论怎么研究怎么学习,就是无法真正看懂那刀谱之中一副副图案的意思。

    直到他捡起一把刀。

    他才知道,刀在手的感觉是怎样的。

    他才恍然大悟。

    原来刀痴所留的刀谱之中,那一副副仿佛星路星纹的图案就是人身体之中各种灵穴气脉的对应所在。

    想通此中关节所在之后,洛长风相信只要再给他足够的时间,让他用天冲吸纳灵力入体孕育灵慧聚精成元,那么在不久的将来他会彻底领悟刀痴的刀道。

    想到这里他心底还是有些兴奋。

    他知道这一切都归结于这把普通的刀。

    修刀之人如果没有刀在手中,又怎能领悟到真正的刀道呢。或许刀道的巅峰有着无刀胜有刀的境界,可他毕竟还是在刀道一途之中攀爬,距离巅峰尚还遥远。

    所以他需要一把刀,一把探路的刀,一把成长的刀。

    “岂止是很好,想来刀痴曾在你这般年龄时都不见得如你这般凌厉。”黑衣杀手首领说道。

    “不敢与刀痴相提并论。”洛长风说道。

    “看样子,你还没有被膨胀的实力冲昏头脑。”黑衣杀手首领说道。

    “因为你还没有死。”洛长风说道。

    “可惜你没有机会了。”

    黑衣杀手首领拔起手中的刀。

    他拔刀的动作很慢。

    以至于他眼前的雨幕似乎也变得慢了下来。

    周遭开始狂风大作。

    这股风很平,很快,狠厉。

    就像是两道笔直的平行线将眼前层层的水幕切开。随着那柄刀逐渐露出全部的刀身,这两条平行线也是向着远处延伸。

    刀身尽出的那一刻,这平整的水幕彻底变成了刀身的透明虚影。

    黑衣杀手首领双手高举着刀过顶,四周天地的灵力疯狂的向着那双手掌汇聚。

    他挥刀斩落。

    那把刀瞬间膨胀起了数十倍,带着巨大的水幕刀影将泥水的地面划出一道笔直而又深刻刀痕。

    水幕刀影犹如从天而降的黄河之水倾灌而来。

    洛长风周身无数道刀意光束在这场水幕刀影的冲撞之中变得粉碎。

    他的脸颊受到一股风的吹拂。

    而后他眯了眯眼。

    额前有着几缕发丝平整的被风切断。

    他的双脚紧贴着地面后退滑了出去。

    在十数米的距离之后终于是停了下来。

    他弓着身子,低着头。

    不知哪里的血嘀嘀嗒嗒滴落在地上。

    终究还是境界不足,终究还是时间不够。

    这顷刻间顿悟所领悟的刀意又怎能敌得过一名修刀十数载的行字门徒?

    那名黑衣杀手首领迈着沉稳的步伐向着洛长风走来。

    远处的雪儿扔掉了雨伞奔跑了过来。

    她尝试着搀扶起单膝跪地的洛长风,却发现没有那么大的力气。

    这一刻她有些痛恨自己没用。

    有些后悔没有好好学习老师传授的流字门道。

    看着那把很冷很凌厉的刀一步步逼近,从小就害怕疼痛的雪儿不知哪里来的决心竟然挡在了洛长风身前。

    她不顾一切的挡在洛长风身前。

    一双美丽的眼睛看着那黑衣杀手首领的刀,一切的担忧慌乱都逐渐变成一种平静,视死如归的平静,还有一抹坚决。

    昏暗的天空下,滚滚的乌云之中,有一朵花拨开乌云飞旋着落了下来。

    落在黑衣杀手首领和雪儿之间。

    那是一朵棠花。

    那棠花不但不惧雨水,反而遇水绽放的更加灿烂。

    雪儿的眼睛正被这朵凭空而落的棠花所吸引,却猛然感觉冰凉的小手被静静地握住。

    她想要回头,却还没有回头,便是感觉到一阵风雪扑面而过。

    她好像看到了一道白色的风。

    她的视线不由自主地跟着那道白色的风望去,然后看到了黑衣杀手首领瞬间变成了一个冰人。

    这一刻,棠花化作一道倩影。

    那冰人碎成了一地的冰屑,露出了身后洛长风拄着刀摇摇欲坠的身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