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漂洋过海来看你
    胳膊总是扭不过大腿。

    对于活了大半辈子才收到这么一个即疼爱欢喜又天赋卓越的弟子的庄院长来说,只要不是直接要院长的命,雪儿所提其它任何的要求,院长都会无条件服从。

    倒也不是大燕帝国的燕凝雪公主刁蛮任性,实际上雪儿从小到大都是呆在白楼门里甚至可以说被关在皇宫之中,即使曾经有那么些公主脾气,也早已经被漫长而枯燥的岁月所磨平了。

    大燕帝国年龄最小的凝雪公主,从来都没有什么坏心眼,而且心地善良,也很单纯,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与渴望。

    菩提城里,见到昏倒的疯老道易行川都会救人危难,又怎么会故意刁难自己的老师呢。

    只不过这一次,大燕帝国遭受到最严重的一次危机,爹爹伤重情况不明,哥哥燕南飞也不得不提前结束学业离开书院回到大燕协助父皇处理国中事物……她的国家与子民百姓迎来了最严酷的一场寒冬,整座帝都也是被大雪冰封,未见有晴朗的现象,这种种的种种堆积在一起,让雪儿根本无暇专注去修行学习。

    一想到爹爹兄长与白楼门的百姓正在承受着大燕帝国数十年来最严重的雪灾之寒,在书院里衣食无忧的雪儿心中就有些心烦意乱。

    而这个时候,院长又迫不及待地要传她流字门道,这才导致雪儿这连日来真如小祖宗般难以伺候。

    整日呆在这菩提园中,即无人可以解闷又无人可以开释聊天,而且对外面世界所发生的事情更加一无所知。

    雪儿心中有许多事情想找个人叙说,这个人不是和她从小一起长大形影不离的侍女翎儿,也不是她的老师庄院长,更加不是疯老道易行川,而是那个在她离开白楼门后,在自由的世界里所结识的长风大哥。

    在院长老师的吩咐下,披着裘衣带着油伞与棉手套的两个丫头出了菩提园,凭着记忆找到了紫竹林,穿过林子便是来到忘情川外那面山涧平湖前。

    岸边停靠着一排竹排,竹排上有两个竹子编织的小椅子与一杆撑排用的竹竿。

    大燕帝国雄踞天东,疆域之中大川河流无数,帝都更是面朝碧水江而建,所以大燕帝国无论是子民还是皇室中人,对水性都不陌生。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或许是骨子里生来就与众不同的记忆。

    所以当看到这小小竹排时,两个丫头并没有面对险阻而原路返回的意思。虽然这小小竹排比不了碧水江上的那帝国巨舰,可那条波澜壮阔的碧水江也不是这山涧平湖可相提并论。

    小心翼翼上了竹排之后,在翎儿的搀扶下,雪儿坐在了那小竹椅上。翎儿解了竹绳,捡起了竹竿,也是缓缓坐了下来。

    虽然对于撑船这种事有些陌生,不过好在此湖的水流方向亘古不变,由宽至窄,仿佛扇形一样收缩的水流汇聚向那狭窄的一线天入口,所以两个丫头只是稍稍的掌着些方向,这小竹排便是被水流平静地飘荡进入那一线天入口处。

    两座陡峭如剑削出的一线天峡谷山涧后,凛冽的寒风凶猛的袭掠而起,卷起雪花飞舞狠狠地扑面而来,让刚刚进入峡谷霎时间被眼前银白的天地所惊的雪儿和翎儿忍不住纷纷打了个冷颤。

    雪儿下意识地侧着身子用貂裘披风遮挡住寒风与雪,翎儿很快便是反应过来,连忙撑起了事先准备的画伞,有些微缩着身子说道:“幸亏我们听了院长的劝告穿上了冬衣,否则这儿的风雪真的会把人冻死。”

    “这就是长风大哥修行生活的地方忘情川?”雪儿显然是没有注意到身边翎儿的话,那双美丽的眼睛正忙着眺望忘情川里的一草一木一山一石。

    竹排飘至结冰的湖面停了下来,雪儿和翎儿撑着伞,站在冰湖之上。那透明的湖底倒映出二人娇美的身影,甚至于湖底的鱼儿都是争相鱼贯而来,汇聚在湖面下方,争相着引得天仙的注目。

    不过此时此刻的雪儿显然没有心情去注意脚底湖里的鱼儿,她看到在岸边不远处有一座小院落与几间茅屋。

    她看到在那茅屋后的崖巅有一道身影盘坐,任凭风雪再如何凛冽,那道身影依旧笔直如松。在昏暗的天空下,在鹅毛大雪纷飞的天空下,那道身影仿佛与那座山融在了一起,那座山仿佛与这片天地融在了一起。

    雪儿的目光顿时间被那道背影所吸引,无法自拔。

    她隐约看到那身影盘坐之地,有着微弱的光一闪一闪,看起来像极了一处莲台若隐若现。

    雪儿不需要经过任何的思考,便能够确定那道身影就是她要找的长风大哥。

    崖巅下的院落里走出一道身影。

    皇甫毅正在屋里烧着热水,伺候着师父无相道宗梳洗更衣,察觉到忘情川有客来访,便是轻轻掩上了门,从小院里走了出来,看到了画伞下的两道婀娜倩影。

    “雪儿见过皇甫师叔。”

    “翎儿也见过皇甫师叔。”

    在紫竹轩里雪儿和翎儿都见过这位地玄榜榜首,书院里的小师叔祖。

    对于皇甫毅的印象,除了冷漠与严肃之外,实在想不起来别的。所以在这位小师叔面前,她们二人不敢怠慢了礼数。

    皇甫毅打量了两个丫头片刻,便是说道:“师父近来身体不适,这才刚刚起床。你们若是要见,还是再多等待几日吧。”

    说完皇甫毅就欲转身离去。

    雪儿和翎儿有些急了。

    顿时间对于这位小师叔冷漠的印象又加深了一层。

    “小师叔留步。”雪儿着急着说道。

    “难道我说的还不够清楚么?”皇甫毅被突兀的喊住,心情显得不怎么好。

    实际上自从无相道宗受了重伤药石无灵之后,皇甫毅的心情一直都不怎么好。

    他记不得自己的父母是谁,更加记不得有没有兄弟姐妹亲人,他只知道,在师弟入门之前,师父是他在这世上唯一的至亲,教他道法教他做人,在他心中一直被他当做父亲一样尊重孝敬。

    可是,每天看到师父的伤势日渐恶化,面容日渐憔悴,身体日渐消瘦,他只能眼睁睁看着什么也做不了,皇甫毅的心情就如同这忘情川里的风雪天空一样,再也没有晴空万里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