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观曰无尘
    对于书院考核落败,抱着被书院开除的心态连走了几个时辰山路灰心丧气的新生们来说,这座道观的出现显然在意料之外。

    所有新生满带着好奇远望着黑夜大雾里的道观。

    在这种夜色与浓雾之中,他们显然看不清这道观的真实面容。不知道究竟有多大,也不知道是什么颜色,更不知道道观里是否住着人,住着多少人。他们只能感受到一股恢宏与古老的气息,弥漫在这黑暗之中。好像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连他们自己也渐渐地被这股气息所包容,仿佛这里所有的新生与道观融合在了一起。

    他们仿佛能听到道观里的蝉鸣。

    那是一种可以倾听的静。

    学生们好奇,保持安静了好许,终于是忍不住开始低声议论,交头接耳起来。

    那最前方的青衣教习却是显得很平静。

    对于这座道观的出现,明显也是在意料之中。或者说,他们的目的,就是将书院考核之中失败的新生带到这里。

    这当然是书院的意思。

    青衣教习望着身前一个个新生们,清了清嗓子说道:“所有人,现在进入这座道观。”

    道观前的新生们显得有些慌乱。

    他们不知道自己沿着山路走到了哪里,更加不知道这座诡异出现的道观究竟是什么地方,尤其是在这漫山遍野大雾弥漫星空黑暗的时候,他们内心之中,多少还是会有些慌张的,不知道等待自己的是什么。

    毕竟书院里的这场变态的考核规矩,已经打破了所有人对于菩提书院修行学习美好时光的幻想,他们如今对书院的印象,除了埋怨之外,还有就是一种未知的恐惧。

    青衣教习吩咐下来,然而很久之后,并没有人表现出想进入这座道观的意思。都是你看着我,我看着你,静静观望的态度。

    李星云从人群后挤了出来。

    离落几人也是跟了上来。

    李星云对着那名青衣教习弯腰作礼说道:“敢问先生,我们不是要离开书院么?如何会来到这里?这座道观又是什么地方?”

    青衣教习多看了李星云一眼:“我如果是你,就不会问这么多为什么,而是干干脆脆的走进去。”

    李星云自幼就喜欢看书,所以从小就养成一个习惯,但凡在书里有弄不懂的地方,他都会一问到底。

    这种习惯可以说是毛病,也可以说成是死心眼。

    总之无论做什么事情,他都想知道其中的来龙去脉,原因结果,不喜欢不清不楚没有目的的行为。

    可自从来到书院后,他发现自己多年看书养成的刨根问底的习惯,可能真的需要改一改。因为在书里,无论遇到什么难题他都会从另外一本书里或者很多本书里找到答案,这中间的过程虽然有些累,可仍然是在他的双手与思想能够掌握的范围内。

    在书院里就完全不一样了。

    外界的事物终究与书不同,有很多不是他能够掌握的,更加不是他能够左右的,甚至就像是书院安排的这一场考核一样,他连知道其中真相与目的的机会都没有。

    这一身书生气完全就是秀才遇到兵,根本无地说理去。

    李星云望着眼前的青衣教习,他有一肚子的经史子集大道理想说,如果时间允许的话,他甚至想着用讲道理的方式所产生的唾沫星子溅射青衣教习一脸,然后再代表着这里所有失败者新生向书院讨要一句为什么。

    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所有他还是彬彬有礼地说道:“先生。”

    “说……”青衣教习说道。

    “我们虽然是失败者,但有思想也有感知,不是山下城里摆摊的师傅所捏造出来的木偶,所走的每一步所做的每一个动作都要靠着丝线的控制才能完成。我们是活生生的人,有自己的权利去认知去判断,然后去做出决定应不应该需不需要进入这座阴森的道观,而不是先生吩咐什么,我们就要去做什么。如果面前的不是道观而是一座刀山一汪火海,我们是否也要像行尸走肉一般,连个为什么都问不得就要登山就要跳海呢?”

    虽然经过缜密的思考与脑海中词汇的筛选,李星云过滤掉百分之九十的大道理,只保留了区区几句话作为无力的反抗与言语挣扎,可被他一口气说出来的感觉,还是有几分像是书生要爆发了一样。

    看的周围离落等人目瞪口呆。

    看的身后众学子连声叫好。

    这种感觉很解气。

    李星云竟然也有这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他又补充一句:“请先生尊重我们知情的权利。也请先生尊重一下书院,我们虽然是失败者,即使要离开书院,但毕竟也是经过书院六字门入学考核,正当途径名正言顺佩戴过菩提子的。”

    沈天心看着李星云那一脸认真的样子,心想着原来书生意气,不仅仅是传说,关键时刻比起所有人都要勇敢。心中不由得对百无一用的书生高看了几分。

    李星云主动站出来质疑之后,身后的所有新生们都群情激奋,终于是出奇的达成了统一战线,异口同声地要求告知书院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

    青衣教习明显是没有料到会发生这种不可控制的局面。

    而造成这种局面的,竟然是一个从来没想过的书呆子。

    看着眼前众多新生的群情激奋,青衣教习也曾是书院学生,多少也能够了解这一场考核落败,新生们被书院开除下场的情绪。

    所以青衣教习没有打算与他们纠缠下去。

    他多少还是松了些口:“小组内对抗,失败在自己最好的朋友手中的感觉应该很不好受吧?”

    许多新生被这一句话触碰了伤口,李星云虽然自知敌不过江满楼,输了是兵家常事里的正常事。可被十子同袍兄弟战胜,他心中也同样郁结。

    “先生此言何意?”李星云问道。

    “难道你们就没有想过,在未来阳光明媚的某一天,再重新回到书院,把输的这一场,赢回去吗?”青衣教习似乎为新生们描绘了一个充满着向往的美好未来。

    “当然有想过。可是与这座道观有什么关系么?”李星云不否认说道。

    “这座道观,就是可以让你们拥有赢回去的实力的地方。”青衣教习指着身后的道观,目光扫视下方的所有新生说道。

    话说到这个份上,其实已经有不少新生开始隐隐的相信,甚至对眼前这座诡异而神秘的道观产生了些许好奇。

    “可是,我们不是要被书院开除吗?”李星云问道。

    这个问题一直悬在心间,就如同所有新生们所想的一样。既然那场考核的规矩就是胜者为王败者寇,他们面临被开除的困境,就算日后变得强大起来,又如何再能回到书院赢回来?难不成真的要等到三年以后,重新考入书院?

    “的确会被开除!”青衣教习说道。

    李星云心中一紧。

    “不过在开除之前,书院还是会好好观察一阵子。如果你们连道观的日常修行课业都承受不住完成不了,那么书院会毫不留情的将你们请出去。”

    争论了许久,所有新生终于还是听到了一直想听的那句话。

    书院不会开除他们。

    最起码现在不会。

    按照青衣教习所言,如果属实的话,他们将会在这所道观之中再留宿被书院观察一阵子。

    甚至在这期间,他们还会接受书院的授课与修行训练。

    这是最完美不过的结局。

    听到不会被书院开除,所有新生们如释重负,然后开始欢呼。或者大喊苍天有眼,或者叩拜那菩提星辰的普照。

    总之那被自己最亲密最好的同窗朋友兄弟战败的怨气与不甘,终于是长长的抒发了出来。

    李星云与离落等人相互看了一眼,然后毫不犹豫地迈出脚步,向着身前那座道观走去。

    “你想好了?进入了这座道观,你们面临的可就不是书院里那群获胜的家伙那样简单修行衣食无忧的生活了……”

    青衣教习的声音在身后传来,似乎是在警告,又似乎是在好心提醒,或者说只是一种单纯的激将。

    李星云的脚步微微顿了顿,然后又坚定不移的迈了出去。

    他身后跟着离落,沈天心,苏小凡,月三人。

    他们五人的身后,所有的新生们重拾心情,意气风发。

    于是失魂落魄的失败者新生队伍,在这一刻容光焕发,重新点燃了希望,鱼贯而入那黑夜里惊现的道观之中。

    又是一阵寒风吹过。

    吹开了道观的门。

    带着轻微的吱呀声。

    吹散了道观门前的大雾。

    露出了道观门前的那块匾额。

    李星云微微抬目,稍稍驻足。

    看到那块匾额上书写的三个古字。

    无尘观。

    他脑海之中顿时闪过一行行字眼。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

    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

    今届书院所招收的新生与往届相比,的确是与众不同了许多。不说其他,只论这新生学习修行的地方,就与往届差异了不少。

    通常在书院历届之中,所招收的学子都是清一色的留在书院外院接受六字门道的传授修行,最多的,也不过是川字门的例外。

    可今届这一届新生,除了江满楼等人成功留在了外院,洛长风进入了川字门忘情川之外,李星云等失败者的新生破天荒的进入了神秘的无尘观,而雪儿和翎儿拜入了书院院长门下,被带到了菩提园修行。

    说起菩提园,在接触了解了菩提书院庄院长这位老农之后,雪儿的日常修行与生活,倒是比初次见面时想象的,美好了许多。

    (ps:很多书友都说,钧天这本书没有轩辕看的热血,也没有轩辕吸引人。其实这是玄幻和仙侠的两种风格,对剧情的推进,表达方式都不一样。请大家放心,钧天这本书在构思上,绝对会有很精彩的地方,只不过需要一步步推进,大家拭目以待吧。另外本书正版在纵横,喜欢的朋友希望能来纵横支持。这样的话,楼兰码字也会多一点动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