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书楼学刀,刀痴的刀(下)
    (本书正版在纵横,喜欢的朋友希望能来纵横支持,谢谢!)

    洛长风心绪有些浮沉。

    就如同在那墓碑前说的一样,并不是虚言假话。

    天阙第七的刀痴白羽虽然刀断白楼门,但这世上没有人会觉得他是失败的。

    要知道当时,他的刀,在他自己身殒之后,还在被白楼神将秦翼惦记着。不止是白楼神将,还有远道而来一直没有现身的天刀,似乎也对那把很普通的拐刀有兴趣。

    这世上能够让白楼神将产生占有欲的东西或许很多,可能够让那位天刀产生兴趣的东西却并不多,甚至可以说少得可怜。

    刚好刀痴的刀,那柄拐刀,就足以让天刀不惜横渡虚空而来。

    这里面能够说明什么,想来全天下修行者们都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对于学刀修刀的人来说,有什么能够比得到天刀的认可与评价更为珍贵?

    最起码天阙榜上,第五第四的人没有做到,第三第二的人也没有做到,那位天阙榜首不修刀,自然也无法做到。

    可天阙第七的刀痴白羽做到了。

    他是天阙榜上,第一位修为达到化劫境的年轻强者。也可以说是这十数年来,最为耀眼璀璨夺目的天才。

    如果他不是陨落在燕白楼的手中,他的成就将无可限量,终将在最短的时间内成为天下真正的大人物之一。

    这样一位刀痴,这样一位道痴,他所留下的刀谱极有可能就是这三年闭关以来领悟而出的刀道新境界,这其中具有多大的诱惑与价值,哪怕是从商之流的天下第一世家江家,也无法估价。

    然而现在,这样一部刀谱就在洛长风的手中。

    洛长风紧紧握着已经有了很长一段时间。

    “刀痴前辈境界高深莫测,已看到此生之劫。我才刚刚入门,三十六字莲生诀第一瓣莲花世界都不曾参悟,恐怕有心想学此谱,也无法修得。”

    洛长风倒是没有矫情。

    他如今比任何人都渴望实力与修为,更会不惜一切提升自己在任何情况下都能保住性命的能力。他很想学刀痴的刀谱,可事实上,他只有冲慧下境的修为,这种修为在书院那些刚入门的新生里或许很耀眼,或许能够让他成为新生里的拔尖,可始终都无法与天阙第七的刀痴相比。

    他们之间,相差的不仅仅是一个地玄榜。

    皇甫毅看出洛长风的担忧说道:“修道修的是境界,修刀修的是刀缘与悟性。刀痴前辈的境界自然比你高出很多,也是这天下上一代中,第一个堪入化劫境之人。可这些并不代表着刀痴前辈的刀缘与悟性就在你之上,毕竟你们不在一个年龄段。谁人能敢轻易扬言,在你到了刀痴的年龄时,修为境界会不如他呢?”

    “你要记住,师父最不喜欢退缩的学生。任何没有经历尝试就轻易言败的事情,都不足以成为你退缩的理由。”

    皇甫毅说完这番话之后,便是转过身走了。

    “师兄有幸,能与刀痴在书院里成为莫逆之交。我也希望有一天,这世上能够再现刀痴的刀道。”

    皇甫毅没有下楼,更是没有离开藏书楼,而是走到靠窗的一角,盘膝而坐了下来。

    洛长风看得出来,师兄应该是经常在那靠窗的地方,研读书籍。以至于那个地方的灰尘,比起这四楼里其他的地方,少了许多,也干净了许多。

    洛长风心有触动。

    不去再胡思乱想太多。

    而是在书楼里找了一处相对于靠窗的地方来说比较阴暗的一个角落,是一排藏书架与墙边的狭窄角落,靠着墙壁坐了下来。

    他与师兄不一样,他不喜欢在太接近阳光的地方看书。在落霞山上,那间小院落茅屋里的灯光一直都不是太好,他早已习惯了阴暗,那样会让他感到幽静与心平。

    洛长风深吸了几口气,轻轻抚着刀谱的封面,然后打开了第一页。

    刀谱的第一页是一个名字。

    洛长风并没有在这个名字上出神太多,而是将刀谱翻到了第二页。

    第二页的内容也很奇特。

    不是他想象中那种剑诀刀诀古籍,有着许多晦涩难懂的文字记载与阐述……第二页的内容很简单,是一幅画。

    洛长风看出来那幅画画的是一柄刀。

    一柄将拔未拔的刀。

    洛长风第一眼看到这柄将要出鞘的刀时,感觉有一股比起忘情川里冰天雪地的风还要冰冷的空气扑面而来,他眨了眨有些刺痛的眼睛,然后不自觉留下泪来。洛长风知道这不是幻觉。

    那股冰冷的空气袭面而后,并没有就此消散在这书楼里,而是感觉直接冲进了他的天冲之中。

    而后顺着天冲灌注而至身体里,游走经过各大灵穴气脉,没前进一寸一分,身体就顿时间传来一种蚀骨的疼痛。

    很漫长,很煎熬,很折磨。

    洛长风即使做好了心理准备,准备接受这本刀谱里所记载的一切,也还是无法承受这种突然的蚀骨之痛。

    片刻后,他直接合上了刀谱!

    然后再度深吸一口气,让冰冷的空气窜入身体,驱赶或者冰冻那些难以忍受的疼痛之感。

    他合上了眼睛。

    不是在静静感悟那股骤然的刀意,而是只想让眼睛更加的舒服一些。

    他就这么静静地靠着墙壁,闭上眼睛,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体内的疼痛感觉减除了许多,双眼的刺痛缓解了许多,才再度重新醒来。

    他眉头微皱看着双掌之中捧着的刀谱,没有灰心,反而那微皱的眉头下,流露出一丝喜悦与亢奋。

    不可否认,这是洛长风活到现在以来,感受过最强大最可怕的一股气息。

    而且这股气息,没有任何的转弯与避讳,直接是扑面而来。

    他恐惧这些刀意。

    同样地,也痴迷这些刀意。

    再度平静了心神之后,洛长风第二次翻开刀谱书页。

    ……

    四楼书楼的楼梯口处,响起了有些稳重的脚步声。

    脚步声很轻,但却很稳,似乎带着一种鲜为人知的律动。

    靠窗研读古籍而入神的皇甫毅没有发现这阵脚步声,或许对于地玄榜首来说,这种脚步依旧是有些轻浮。

    在阴暗角落里忍受着刀意袭体的洛长风听到了这阵脚步声,或许他心中本意还是无法沉浸在那种痛苦里而悠然自得,他知道,仅仅看了两眼那柄将出未出的刀是决然达不到这种境界的,他很自然而然的再次合上了刀谱。

    这一次他没有去关心自己到底看了几眼,忍受了多长时间。

    他合上刀谱之后,抬起头,看向楼梯口处。

    双眼布着血丝,就像是被杀意蒙蔽了眼睛一样通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