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书楼学刀,刀痴的刀(中)
    (本书正版在纵横,喜欢的朋友,希望来纵横支持,谢谢。)

    江满楼深深叹息,摇了摇头苦笑,拍了拍洛长风的肩膀说道:“还真是羡慕你小子。书院六字门道,怎么就你入了川字门?不用受苦不用考核,轻轻松松一跃成为了我们大家的小师叔祖。我江满楼向来觉得自己运气不错,出生在天下第一世家,可现在看来,和你相比,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

    江满楼莫名其妙地说了这么一番话,然后便是与洛长风擦身而过走了。

    重阳也是看了洛长风一眼。

    南希寒连看都没有看。

    洛长风有些稀里糊涂的,根本没弄清楚发生了什么。江满楼的话看似话里有话,有种在埋怨讽刺自己的意思。

    洛长风实在想不通。

    “别在意他。这家伙一路回来,心情就不怎么好。”君泽玉上前安慰洛长风说道。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怎么不见星云他们?”洛长风看了看君泽玉,又看了看君泽玉身后的月相期。

    他知道月氏兄弟二人,素来都是形影不离,就像是同胞双生的连体婴儿一样。如今看到月相期一人,不见月三人的身影,洛长风隐隐的猜到,可能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们,刚刚经历了一场书院为新生量身定制的考核,组内自相残杀。结果,输的人被开除书院,就成为了现在你看到的这个样子。”

    洛长风有些微怔。

    不是他听不懂君泽玉这些话的意思,而是想不通书院对新生的考核为何会如此……蛮不讲理!

    看着君泽玉和月相期离去的身影,洛长风不知道该说什么。

    即使他如今是书院里辈分最高的学生,是六字门道师的师叔,是庄院长的小师弟。可他依旧还是入学不到一月的新生。没有资格也没有实力对书院设定这种考核去做什么意气的评价。

    对于李星云、离落等人的离开,洛长风觉得惋惜。

    或许他日再相见时,会举杯痛饮,祭奠曾经在星空下许下誓言的美好时光。然后共同枕在美丽的夜空下,看那漫天的繁星眨着眼。

    但现在,他也只能做到惋惜。

    在师兄皇甫毅一路不停地找人问路,一路不停地带领下,洛长风终于是来到了书院里传说的藏书楼。

    并不怎么宏伟,并不怎么辉煌,比起那些豪门世家宗派的建筑,书院里的藏书楼,甚至可以说有些破旧。

    无论是进入书院之前还是进入书院之后,洛长风也算是见识过许多不同风格的建筑,宏伟的宫城,富家的豪门,落魄的民居,这书院藏书楼,也算是破旧之中的别具一格了。

    不过破旧也有破旧的好处,最起码历史与年代的痕迹很明显。

    对于一座书楼来说,具有这两项,已经很难再挑剔什么了。

    书楼里很静。

    从踏进的那一刻起,就有一股久远与沉幽的气息扑面而来。

    书楼里有位年长而且和蔼的管理员,在看到皇甫毅走进来之后,那位老先生起身微微行了一礼。皇甫毅也是点头致意,对待这位书楼老先生的态度很恭敬。

    洛长风不知道这位老先生是谁,但也是不敢怠慢,回以敬意。

    皇甫毅很是轻车熟路的向里处走去。

    书楼里的学生们,看到皇甫毅走来,都是有意无意的躲避而开,就像是老鼠见了猫一样。

    不过皇甫毅显然不在乎这些。

    地玄榜榜首的实力,在内院中又是完虐十七座明镜台的翘楚天才,师兄皇甫毅的眼界与心胸,自然不会与书院里外院的寻常学弟计较些什么。

    皇甫毅上了楼。

    洛长风沉默跟随着。

    这第二楼层上,洛长风看到不少有关修行境界的书籍。他猜测,这书楼二楼,应该都是些讲解六字门道修行之法,与修行境界一类的典藏书籍。

    他不知道师兄带他来书楼里做什么。猜想应该是要教他些如何提升修行境界一类的东西吧,毕竟他自己对于这一点,可是模糊得很。

    冲慧下境的境界,也是在三年观图中,误打误撞的结果。

    就在他以为师兄要停下来时,没想到却又上了楼。

    最后在四楼位置,终于是停了下来。

    四楼里的学生已经很少了,大多数都是在藏书楼三楼以下的书馆。诺大的整个四层书楼,放眼望去,洛长风只能看到寥寥的几人,其中甚至还有像是六字门道师的身影徘徊。

    皇甫毅走到一个古老的书架旁,认真寻找了一会儿,便是递给洛长风一部书籍。

    这部书籍看起来有些新,与书架里那些典藏已久,有的甚至连封面都残缺的古籍相比,简直就如同新著的一样。

    还有一种浓浓的书香气息。

    看着封面上简单而又有力的两个墨字,仿佛有种不绝的气势透过指尖传来,让洛长风不由得恍惚了几分,他微惊问道:“师兄,这是……”

    “刀谱!”皇甫毅回答道。

    洛长风当然知道它是一部刀谱,因为封面上就写着这两个苍劲有力的大字。

    他问的是,谁的刀谱,什么刀谱。

    他低下头打开刀谱的第一页,看到了一个名字。

    白羽。

    刀痴白羽的白羽。

    天阙第七的白羽。

    那个刀断白楼门的白羽。

    洛长风的手,有些颤抖。不知道是因为太激动,还是因为看到这个名字触碰了他心底某些不为人知的事情。

    他有些诧异,有些不解,有些受宠若惊,更有些小心谨慎。

    他看着师兄问道:“师兄,这是……”

    这是他第二次问这个问题。

    不是他傻缺,也不是他脑袋短路,更不是他觉得这个问题比较晦涩与玄奥。

    他只是不明白,不明白师兄这是什么意思。

    皇甫毅看着洛长风说道:“之前你说,刀痴刀断白楼门有些可惜,可惜他一身刀道修为无人继承,会就此被时间湮没。师兄看得出来,你对刀痴的刀道很感兴趣,所以便带你来了这。”

    洛长风微怔,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一个人举目无亲,孤独无助,在落霞山苟且偷生了三年,洛长风已经忘却了这种温暖的味道。

    他以为他已经习惯一个人。

    他以为他已经习惯不需要任何人可怜同情帮助,他都可以活得好好的,然后提升实力,以血还血,去报灭门之仇。

    可是现在,他不再这么认为。

    他不是一个人。

    他有师父,还有师兄。

    还有手里这本刀谱。

    “刀痴的刀,是一把拐刀,又被人称作朴刀。在离开书院前,他知道自己有去无回,所以留下了这本刀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