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忘情川里一墓碑
    两难山林的尽头不是没有淘汰那些未达标的小组,也不是没有把每一组所集齐的玉简兑换成相应的六字门道典籍绝学,更加不是那些负责此次考核的书院青衣教习们出尔反尔信口雌黄,实际上,他们的话只说了一半。

    那意味着,两难山林终点的玉简盘点,只是这场蛮不讲理的考核的一部分。

    等待着判决的新生们,无论是取得优秀成绩得以留在书院的小组,还是那些落后等待着被淘汰被书院驱逐的小组,在听到青衣教习紧接着宣布第二场考核的规则时,都是彻底的懵了!

    第二场的考核规则,竟然是组内对决。

    胜者留下,败者开除!

    那意味着什么?意味着那些从新生之中脱颖而出的佼佼者们,将再度面临彼此决裂的僵局。

    那意味着,江满楼和李星云之间,君泽玉和离落之间,沈天心和重阳之间,苏小凡和南希寒之间,月相期和月三人之间,在这场考核圆满结束的时候,都只会留下一个人。

    十子同袍不再圆满!

    没有人能接受这场考核的变态规矩。

    刚入学的新生们一个个瞠目结舌,难以置信的望着宣布规则的青衣教习,很希望教习会改口重新宣布规则,然后向大家道歉说是口误说错了规则。

    很明显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

    青衣教习一再重复,重复了三遍。这第二场考核的规则依旧是如此残酷,毫无人性可言!

    这些从新生之中获得前六百组名额胜出的佼佼者们,一开始选择组队时虽说是自由组队,可也是非亲近者不组,非友好者不组。

    换言之,这每一组小队之中的两人,彼此之间都是相处甚好的朋友兄弟,在他们成为同窗之前,江满楼已经在菩提山下,带着他们在星空下许下誓言,让彼此成为了寝同眠的十子同袍兄弟,同进共退祸福与共。

    本以为可以在书院里渡过一段人生中最美好的求学时光,可没想到,这种幻想才刚刚开始,就被书院无情的唤醒。

    (本章未完,请翻页)

    所有书院新生们都以为,这是书院刻意安排的一场考核,一场旨意在拆散那些非书院认可的、非正式的所谓的十子同袍队。

    事实上他们并没有误会书院,这场突袭的考核,书院为刀,为的就是让十子同袍彼此间不得不割袍断义!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

    就连宣布规则的青衣教习们也是无法解释这种安排。

    看着那些群情激奋却又无法反抗的新生们慢慢学会接受了这种无奈,这种……蛮不讲理的去留规则,站在以往师兄角度的青衣教习们,也觉得并不太好受!

    可是没办法,规矩就是规矩,规则就是规则,它不是不可改变,但最起码,在质疑它之前,要有改变它的力量。

    入学第一堂课都没有听过的新生们显然不具有这种力量,哪怕他们之中,某些人的身份真的是贵不可言。

    可在菩提书院里,他们都只是一个刚入学的学生而已。书院里的青衣教习,包括六字门道师在内,都不会去太过在意任何一个学生的身份背景。否则无相道宗也不会一句话就给洛长风起了个百里姓氏,否则燕南飞不会被称作蔷薇剑,而是大燕帝国九皇子殿下。

    书院里衡量学生的标准,就是他的学业。

    就是六字门道。

    更加直观一点儿,就是其境界的提升!

    新生之中,境界修为最高的,也就在冲慧境。其中大多数,都是无垢境界,入魄境界的武道修行者,未曾修行过道之初上下篇,不曾开天冲,不算是真正的六字门修行者。

    所以他们的命运可想而知。

    除了默默地接受这种规则,别无他法。

    于是这第二场考核,小组之中的对决,令十子同袍间,割袍的割袍,断义的断义。

    这一切,被无相道宗接回忘情川沉浸在三十六字莲生诀修行之中的洛长风并不知晓。

    自从入了菩提书院,进了忘情川被川字门无相道宗收为门生之后,洛长风就仿佛与世隔绝了。

    很少听到外面世界的声音。

    (本章未完,请翻页)

    仿佛一下子又再度回到了洛河郡的那一座落霞山上,过起了一个人的生活。

    每天除了吃饭睡觉之外,就是修行,学习。

    然后遇到困惑,然后解惑,然后吃饭,修行,学习……

    直到有一天,师兄皇甫毅从书院外院归来,带回了一个消息。

    说是书院里的一位六字门道师,身亡在白楼门。

    那位道师名叫白羽!

    在天阙榜上人称刀痴的白羽!

    曾经名传天下被誉为天下未来顶尖人物之一的天阙第七刀痴白羽,如今回归了书院。

    不过不再是书院的六字门道师,而是忘情川里,那冰川雪原崖巅的一座孤坟空冢!

    黄昏下,冰川里新立的空冢,被大雪封眠。

    空冢前立着一块青石墓碑。

    上面镌刻着素未谋面,恩重如山八个大字。

    夕阳下,洛长风站在墓碑前,任凭风雪吹打,任凭寒冷侵袭。

    未留下一滴眼泪,也不曾移动过半步。

    “我虽然不知道你和刀痴之间是什么关系,但你能在此为他立碑添冢,师兄很感谢你。”

    皇甫毅不知何时出现在洛长风身后,看着那渐渐被鹅毛大雪填满了痕迹的八个大字,皇甫毅没有去猜测什么,反而是看着洛长风那有些落寞有些感伤的背影,真诚的说了感谢二字。

    洛长风擦了擦脸上的雪花,不是泪水,回过头说道:“听闻白羽前辈是天阙榜第七,世人称其为刀痴,想来前辈的刀道修为,已经出神入化了吧。刀断白楼门而后继无人,真是可惜了前辈的刀道。”

    洛长风不会承认什么。

    更加不会主动去回忆什么过往,然后与皇甫师兄围炉夜谈自己的身世与苟且偷生的目标。不是他不相信谁,他只是觉得,灭门之仇这种血海深仇,没有什么好炫耀的,更不会为了博取什么同情,能杀就杀便是!

    “你可知道,刀痴为何会命丧在燕白楼的手中?”皇甫毅看着洛长风的眼睛问道。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