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我花开后百花杀(上)
    大燕帝国都城宫城的四方门,仿佛同一时间收到了不可违抗的铁令,竟然在燕南飞一行人进入宫城之后,纷纷死死的关闭!宫城城墙之上,也是竞相出现了守护皇宫的大燕帝国禁军玄甲军队。

    禁军玄甲卫士封锁了所有的出入口并且把守着城墙,一时间,整座帝国宫城,草木皆兵。

    昏暗阴沉的天空下,一只雪雁翱翔飞过宫城上方,发出一声凄厉的名叫,便是被一支刚劲威猛的箭矢射穿了咽喉,从天空之上坠落而下!

    与此同时,那帝都之中一直谢绝来客的护国将军府府门大开,铁骑军队在护国大将军的带领下泉水一般的从将军府中涌出,汇入那白楼门里各大主干街道之上。开始配合白楼神将的军士们,清缴擒拿所有非帝国修行者的外来人士。

    然而大燕帝都突然之间毫无预警所发生的这一切,那些联盟闯入宫城,闯入燕白楼金銮大殿前的各方势力们,却是并不知情。

    金銮殿前,一连百余道人影在那空旷的金殿前方被禁军玄甲卫士重重阻拦而不得不停下脚步。空气里,除了北风的寒冷,还有着肃杀与血腥的味道隐隐飘起。

    然后一名宦臣总管在一行小太监的簇拥下,急忙分开重重禁军玄甲,来到了那些势力首脑人物的面前。

    联盟之中,来自天东八百宗罗摩宗的宗主从人群之中走出。

    这位罗摩宗宗主,一身修为达到了灵窍境,虽然比不上天阙榜中那些风雨人物,可也是个不折不扣的强者。联盟成立,他是被联盟推选出来的说话人,可以说是此次造成大燕帝都混乱局面的联盟首领。

    看到那位大总管,知道是燕白楼身边负责起居饮食的大内总管,旋即拱了拱手说道:“天东罗摩宗与诸位江湖同道,欲求见尊皇陛下,烦请公公禀告!”

    “原来是天东罗摩宗主!咱家即使久居深宫,也是听闻过宗主大名咧。”那位大内总管皮肤很白,声线很细,听起来有些别扭,让人忍不住颤栗。

    “道门莽夫,贱名怎敢入公公法耳。”

    (本章未完,请翻页)

    罗摩宗主一听就知道,眼前这位公公明显是在与自己打哈,刻意避开自己的话题而去扯一些有的没的,不知道是在拖延什么。

    罗摩宗主面色有些阴沉,继续说道:“敢问公公,不知尊皇现在何处?诸位江湖同道听闻,尊皇陛下与刀痴白羽那一战,受了不轻的伤,这才特意结伴而来探望,不知尊皇现在伤势如何了?”

    不管迟迟不肯现身的燕白楼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这以天东为首的各方人马,在没有见到自己想要见到的东西之前,显然不会轻而易举的打退堂鼓。

    他们都不惜动手闯进了这皇宫之内,不顾背上密谋造反祸乱大燕的罪名,也是没有做善了的打算!

    “不知道罗摩宗主要见陛下所为何事,咱家也可以代为传话的。”那位大内总管笑道。

    “只怕这事情太大,与公公说不清。”罗摩宗主瞳孔微缩。

    “既然说不清,罗摩宗主可以慢慢说,咱家有的是耐心听完。”

    “今日护城河里打捞起一具具死尸,公公可曾知晓?”

    “咱家也是方才才有耳闻,据说那是燕翎卫们所惩戒的囚徒罪犯,受不了拷问,一命呜呼了。难不成,那些人与罗摩宗主也有关系么?”

    “哼……”罗摩宗主冷笑道,“公公严重了。那些人都是诸位江湖同道的同门,乃是道门正教中人,何时又成了大燕的囚徒罪犯了呢?无凭无据而私自扣押我等同道同门,最后滥用私刑,藏尸于水,也太不将诸位江湖同道放在眼里了。”

    “大燕律法明令,祸乱都城者,视为重犯,关禁狱酷刑。燕翎卫也不过才仅仅是小以惩戒而已,与那些真正重狱中人相比,这种拷问,已经是很轻的惩罚了!”

    “那么公公可知,燕翎卫可拷问出来什么了么?”

    “那些祸乱者口风紧的很,可惜并无结果。”

    “没有结果可以理解为没有实际证据吗?”

    “燕翎卫行事,在大燕帝都,从来不需要证据,何况,是宇文大将军亲自下达的命令。除非尊皇陛下开口拒绝阻挠,否

    (本章未完,请翻页)

    则没有任何人士有任何职权胆敢干扰燕翎卫做事。”在提起宇文大将军时,那大内总管的脊梁骨似乎都是挺直了起来。

    “所以燕翎卫也不惜与在列的诸位同道为敌了?”罗摩宗主声音尖锐的说道。

    “大燕律令,执法者与犯法者,生来宿敌!”大内总管那白白的脸上浮现一抹冷峻之色。

    这句话说完,他开始向后退,身体渐渐地退出禁军玄甲的重重包围圈。那双眼睛一直都在盯着罗摩宗主。

    “呵呵呵……今日我罗摩说什么也要见到尊皇陛下讨个说法,为诸位江湖同道那些枉死的同门正名!”

    罗摩宗主依旧站在原地。

    只是他周身的气息开始直线攀升,达到了一个令人感到恐怖的地步。这种压迫性的气息,即便是禁军玄甲卫士,也只在白楼神将与宇文大将军身上感受过。可以想象,这位来自天东罗摩宗的宗主,实力究竟是多么的可怕。

    不过他们并没有就此退缩。

    罗摩宗主与其身后百余位修行者高手蠢蠢欲动,金殿前方,无故的掀起一阵阵朔朔的北风。那禁军玄甲卫士们一手持矛,一手持盾,开始从四面八方,缓缓收拢,将罗摩宗主等人围困其中。

    一阵涟漪劲气,从那位罗摩宗主脚下突然间传荡开来。这劲气之中仿佛夹杂着锋利尖锐的剑意,划破玄甲,令那些矛盾之上,都是出现了许许多多的细微剑痕,声音尖锐而刺耳。

    涟漪震荡,向着四周蔓延扩散开来。

    地面上铺陈的金殿前的岩石,也是隐隐的被这劲气震碎。天空之中寒风呼啸,雪花又再度从昏沉的天空里飘落,洒落大地。

    不知何时,那飘落到所有人眼前的雪花突然间被另一阵锐利的风席卷,雪花竟然在那一瞬的时间定格在了虚空之中,风席卷而过,那每一片雪花都是被风平均切成了两片,薄薄而又均匀的花片,静静地从人们眼前飘落。

    那罗摩宗主眼神微微眯了眯,口中喃喃的说了两个字:“剑意!”

    只听一阵脚步声从那金殿之中传来……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