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燕归
    不久前,燕白楼派遣燕翎卫首领宇文阀大将军护送自己年龄最小的女儿掌上明珠,前往菩提书院求学修行。

    燕白楼此举,让这天下无数大大小小的势力开始蠢蠢欲动。

    三年前,燕翎卫首领洛翎夺到社稷山河图后迟迟未曾现身燕境,下落不明生死未知。于是世间有传言四起,说洛翎有不臣之心,欲将社稷山河图占为己有。

    或许洛翎功高盖主的存在,让燕白楼曾隐隐有些忌惮。所以当白楼神将提起那时世间所流传的传言之后,燕白楼很轻易的就相信了洛翎的不臣之心。

    于是白楼神将领着圣旨,出现在了洛河洛家,屠杀了洛门满门!

    然而燕白楼此举,在天下各大势力眼中,却又是另外一种解释。除了当年亲手杀了洛翎的经天十二星之外,天下各方均是认为,燕白楼早已经得到社稷山河图,不过为了灭口,造谣洛翎不臣之心,更将社稷山河图据为己有,这样令他师出有名,暗中杀了洛翎之后,再度屠了洛家满门以示天下。这样一来,他的谎言就再也没有任何破绽。

    所以三年以来,大燕帝国表面上看起来很是平静,从无风浪。可实际上是暗潮汹涌,在那一个个没有星星的夜晚,燕翎卫不知道穿梭而过多少家房舍屋檐,悄无声息地抹去了多少双黑夜里盯着大燕帝都的眼睛。

    由于不知燕白楼得到社稷山河图之后实力的深浅,那些黑夜里无数双眼睛的主人也只是小打小闹,不停的试探白楼门的底线,一点一滴的推进猖狂试探的战线。

    对于这种行为,燕白楼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他不能退让隐忍,他知道这样只会令局面更加紧张剧烈。他也不能反应太过于剧烈,万一处理不当招来众怒,别说大燕帝国,就是五百年前曾经盛极一时的魔门都遭受灭顶之灾。

    他很清楚自己与大燕帝国的处境。

    风雨飘摇却始终不倒。

    这是他为帝之道。

    他一直在与整个天下那些心

    (本章未完,请翻页)

    怀觊觎之心的各方势力们博弈。礼尚往来的死劫,无休止,无穷尽。

    他坚持了三年。

    一直到天阙第七的刀痴白羽悟道化劫。

    那一日,刀痴白羽刀断白楼门,而燕白楼也是负了不小的伤。

    据传,大燕帝国各方官员,上至文丞相国师,下至武将诸侯,都已经连续十数日不曾朝见。整个大燕帝国,除了那位寸步不离的白楼神将之外,就连皇子皇后,在这十数日间,也不曾见过燕白楼一面。

    没有人知道他的伤势如何!

    但终究还是受伤了。

    所以对于那些,在三年间只能遥遥观望,甚至于当燕白楼将自己的掌上明珠凝雪公主送到书院修行学习时,只能暗地里安插许多眼线在凝雪公主身边,而不敢明目张胆有所动作的心怀鬼胎的各方势力们来说,无论如何,是个天赐良机!

    因为这是燕白楼最弱的时候,也是大燕帝国最弱的时候。若想弄清楚三年前社稷山河图真正的去向,大燕帝国的都城里,天下各大势力,没有人会愿意缺席。

    虽然此时此刻,那白楼门定然会加强防范守卫森严,但只要燕白楼不出面,只要燕翎卫首领宇文阀大将军还在书院,那守护白楼门的其余人等,都不值一提,不惧威胁。

    所以群雄皆起。

    在那一夜亲眼见证过燕白楼与刀痴白羽一战的暗探们,都开始纷纷收到自己背后主子的传书,渐渐地从水底浮出水面,准备迎接自家主子的到来。

    所以这一连十数日以来,大燕帝都白楼门里,出现了许多来历不明而且又强大的陌生人。

    哪怕白楼神将的亲信部下已经在尽全力维护帝都城里的治安与秩序,可在这些六字门修行者面前,还是明显有些力不从心。

    白楼门里,日日上演着一场场接头戏。

    在某个巷口某个角落,有人窃窃私语。在某个酒楼某个茶馆,有人靠着窗,眼观四路耳听八方。在某个宽敞的街道,有不知名的马车驶过。在某个极

    (本章未完,请翻页)

    少开张的店铺,有密室机关缓缓开启……

    身为大燕帝国尊皇最为看重的皇子,这种时刻,燕南飞当然不会放任自己的都城,自己的臣民处在水深火热之中而不闻不问。

    他虽然不是真正的王,却是在王之下,唯一有资格且有实力主持大燕帝国混乱局面的人。

    南飞的燕,终要归巢。

    任那拍打着翅膀的,是磅礴的大雨,还是冰冷的雪花,都阻绝不了离巢已久的燕,对故土家乡的念。

    菩提山下,雪儿和翎儿披着貂裘,伫立寒风中,极为不舍的看着燕南飞。

    “哥哥,雪儿也想和你一起回去探望爹爹。雪儿也想为爹爹和哥哥分忧。”燕凝雪扑红的小脸蛋儿上满是担忧。

    她不知道刀痴白羽是谁,她只知道父皇受了伤,很重!

    燕南飞露出一抹宠溺的笑容,伸出手来揉了揉雪儿的脑袋:“雪儿听话。在书院里好好修行学习,等日后雪儿长大了,在十七座明镜台有了一席之地,哥哥一定让你回到大燕。到时候哥哥还要借助依赖雪儿的流字门医术,到时候我们的臣民,我们的家国,哥哥与你一起守护……”

    燕南飞收回了手,看了看旁边的翎儿一眼。

    翎儿自幼跟随公子公主多年,可以说是共同长大形影不离,往往只有一个眼神,她就能明白。

    “公子放心,翎儿一定会照顾好雪儿公主。”翎儿挽着雪儿的手臂说道。

    燕南飞放心的点了点头。

    事实上,将自己的妹妹留在书院,是他最为放心的事情。

    因为雪儿已经被庄院长收为了亲传弟子。

    庄院长是菩提老祖的徒孙。

    意味着雪儿,是菩提老祖的玄孙。

    这天下再如何动荡混乱,也不敢有人将注意打到菩提书院的头上。

    因为每当夜色来临,月光洒满天下时,那仅次于月色光芒永恒的,不是经天十二星的星辉,而是千年已久不变的菩提星的星芒。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