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人中龙凤,兽中之王
    对于世间绝大多数人来说,这天下太大,望不到边穹。哪怕大神通修行者一日千里,瞬息万变,也不可能飞尽天西那零碎的位面,更别说尽掌莫测天下的风云变幻!

    然则天机楼的存在,从久远的很多年以前,无疑就开始令这世间的消息互通了起来,也令变幻的风云易于捕捉了起来。

    从某些方面来说,莫道老人所创建的天机阁,就是一只传书的鸿雁。对这鸿雁来说,天下之地,无不可去之处。世间之人,无不可观之存。

    没有人清楚天机阁具体的运行方法,也没有人知道天机阁分布天下的天机楼到底有多少。或许那位不问世事已久的莫道老人自己都不知道,他当初为了捕捉三两鱼群而从手中撒落的网,如今已是结成了一片天罗……无孔不入!

    所以江满楼能轻而易举地掌握今届书院新入学所有学生的具体信息,甚至比起书院方面所做的工作还要齐全。所以雨中棠能不费吹灰之力茫茫大海中追逐江满楼的脚步,一路跟随到菩提山下夫唱妇随阴魂不散。所以当南派羿神宗传人惊芒跌落地玄榜排名十一的位次之后,仿佛秋天里由南而北拂掠起了一阵风,然后整个天下都感受到了秋凉的寒意。

    “妖族入世了!”

    无论是天东还是帝王盟,无论是剑阁还是天机楼,这天下的大人物们在朝夕之间,都纷纷收到妖族少年自绝云岭而下的消息。

    这则消息令立场不同,分掌天下的大人物们的反应惊人的一致!

    妖族入世。简简单单的四个字眼似乎隐藏着许多鲜为人知的辛密。那些辛密或者被历史被岁月的长河掩埋,只剩下流年残破的记忆,但始终占据那些人心里的一角。

    不愿提及,却始终不得不被提及。

    于是南派羿神宗传人的下场,彻底敲响了世界的警钟。那数百年前随着魔门泯灭而一同避世万重山绝云岭里的妖族,终于忍受不住百年的寂寞,下了绝云岭,出了万重山,一路过江陵听猿啼而北上,重新踏上了故土。

    与那些吃惊到无以复加的世人相比,麟儿对

    (本章未完,请翻页)

    于此事看的倒是没那么惊奇。

    事实上,在他的认知里,自己不过是一个离家少年。

    无论是下绝云岭还是走出万重山,都不过是一个离家少年必经之路而已。

    有什么需要重视的么?有什么令人不解的么?有什么令人忌惮的么?

    如果说有,或许该是眼前万兽门中,那个号称体内觉醒了烛龙血脉的年轻人觉得忌惮。

    他过千里江陵而下,光明正大废了南派羿神宗传人之后,正是慕名而来。

    慕地玄榜之名。

    世人皆知,地玄前十的位置,万兽门百炼世家霸占了一位!

    万兽门前。

    妖族少年麟儿怀抱着一只狻猊幼崽静静站立着。

    夕阳将他的身影拖拉的很长。

    他手掌来回抚弄着它的毛发,那一双眼睛,却是炯炯有神地盯着身前的山门。

    山门上写着浑厚而有力的三个大字。

    他虽为妖族,却自幼跟随母亲学习人族文化,所以他识得那三个大字。

    万兽门。

    据说万兽门百炼世家家传驯兽密术,能叫飞禽落地,能令走兽群集,能使役万族妖兽。而近一代家族传人更是身负烛龙血脉,曾一度声名赫赫威震地玄榜,称万兽之王。

    麟儿出现在这里不是刻意在针对万兽门,虽然百炼世家的这种使役万族妖兽的手段,令这位妖族少主很是厌烦。

    可他确定自己不是在针对后者。

    如果非要说针对的话,他针对的是整个地玄榜。

    从小到大,在万重山后绝云岭里,他就听母亲说过很多有关天阙地玄的故事。那是一个个绝代天骄铸成的一个时代的史诗传说。在当时,乃至后世的几十年甚至数百年里,都会流传唱诵的一部部传说。

    麟儿一直很是向往这种传说,很是钦佩这些传说里的人物。

    所以他按照妖族一贯的风俗,不惜违背了妖族数百年前那一份避世不出的承诺,走出了绝云岭。

    然后敢问地玄!

    他按照手中地图的标注指引,找到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

    南派羿神宗,然后打败了地玄十一的少年惊芒。

    他按照手中地图的标注指引,找到了万兽门百炼世家,欲挑战地玄第九的百炼千柔!

    他没有等待多久,一道人影便是从山门后闪现了出来。

    百炼千柔虽说身怀烛龙血脉,能驱使万兽,可还是真正第一次见到这种场景,令人忍不住赞叹乃至恐惧的场景,令他体内血脉翻涌乃至沸腾的场景。

    他那一双龙目,盯着山门前那怀抱着狻猊幼崽的少年身影,然后缓缓移开视线,落在了麟儿身后,那犹如蚁群黑压压一片的乌云之上。

    麟儿身后自然不是黑压压的乌云。

    他怀中抱着狻猊幼崽。

    他不是什么身负烛龙血脉,他是真真正正的麒麟之身。

    麒麟乃兽中之王,麟儿无疑是先天加冕的真正王者。

    所以他身后不是血脉之力号召而来的万族妖兽,而是潮水般臣民膜拜的万兽子民。

    ……

    在天南妖族少年入世之后,这世间的烦恼似乎一下子变得多了。

    用三千烦恼丝来形容,都已经不够贴切。

    本来应该在书院里安心学习修行的燕南飞,也不得不因此辞别了书院,辍学离开。

    他虽然很不舍书院,不舍同窗,他的道法还不曾精湛,学业还不曾有成,可他必须要离开。

    谁让他是燕白楼的儿子。

    谁让他是燕白楼最重视的儿子。

    谁让他是大燕帝国将来要接任皇位的储君!

    自从刀痴白羽刀断白楼门,白楼门一夜之间告别了秋季,迎来了大雪纷飞的寒冬之后,整个大燕帝国,整个白楼门都开始变得有些寒冷。

    那座容纳了千万人口宏伟巨城,从帝都的样貌一瞬间开始变成在大雪纷飞里风雨飘摇,在灰暗天空下孤立无援的孤城。

    大燕帝国,旦夕之间有着岌岌可危的趋势。

    这一切,都源自于刀痴白羽与燕白楼在白楼门外的一战。

    刀痴白羽刀断白楼门。

    而燕白楼也是身负重伤……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