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南麟北走
    (各种求……)

    两难山林前一片哄笑。

    堂堂天下第一世家大少江满楼居然也有天敌,这不由得让许多人感到好奇,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女子,会让这祸害遗千年的江满楼唯恐避之不及,而且还躲到了书院。

    不过好奇归好奇,新生们定然也是知道,这世上能够被江家看中的儿媳,显然也不是普通人家的女儿。

    李星云看着不以为然的江满楼,心想着如果不是天西镜中缘世界的空间位面太过于零碎复杂,这江大少哪里还会来书院,岂不是直接去了天西界,摒除六欲杂念,入禅门,灭业障铸金身了?

    其实李星云等人并不知道,早在山下天香阁里争花魁的时候,那位神秘而娇媚的花魁女子,就是让江满楼大少不惜抛弃家族一切,也要拼了命似的逃婚的女主雨中棠。

    对于江满楼这种逃婚的行为,或许新生之中的少年们并没有太多的意识。他们甚至觉得,这是一场哗众取宠的闹剧,反正江家是天下第一世家,家族里所发生的任何一件事,都可以成为世人眼中谈资许久的闹剧。而相比于少年们的观念,显然新生之中的一些少女,更加反感江满楼这纨绔子弟的行为。

    无论如何,对于一个女子来说,既然托付终身,又岂能容忍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当众抛弃?而且还是在两人拜堂成亲的时候。

    逃婚,在十子同袍里的沈天心眼里,无异于是一种玩弄与羞辱。

    亏得她不是那位雨中棠姑娘,否则不但要追到书院里来,更要当着整个菩提书院师长与同窗的面前,休了江满楼!

    那名与江满楼斗嘴的青衣教习冷眼看着林子前的诸多新生们,也不再去争论什么。无论江满楼此番来书院目的为何,是求术字门中道还是为了躲避某个人的逼婚,说到底,终究都与他无关。作为在书院学习修行了数年的师兄,青衣教习只是为了维护书院的荣誉,才见不惯那些对书院丝毫不存敬畏之心的新生们。

    看着那一

    (本章未完,请翻页)

    张张仍然没有意识到此次考核核心目的的新生们的脸庞,青衣教习最后一次声令说道:“山林里随即的玉简到底有没有五字门中精髓功法典籍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此次生存之战,获胜的新生,可入书院外院学习修行。而不在前六百组名额之内的小组,一律淘汰。淘汰的结果,便是逐出书院!”

    青衣教习的声音犹如阵阵冬雷,轰隆隆地响彻在耳边。

    林前所有的新生们,那脸庞之上的笑意开始变得僵硬,而后逐渐收敛。一双双眼神中带着疑惑与难以置信的神色,望着青衣教习果决离去的背影,神色终于是趋向严肃。

    山风袭来,带着透骨的冰冷。吹拂而起林间的落叶,萧萧木叶声仿佛让人听到了那些失败者的哭泣。

    于是在大燕三十九年秋,菩提书院开学第二天,那群新生们迎来了一场考核。

    在没有进行任何门中课学习修行的前提下所进行的一场考核。

    书院里给这场考核的定义是放逐与生存之战。

    输的人接受放逐。

    赢的人生存下来。

    不管新生心里有多少个不情愿,有多少不甘,又有多少苦楚,他们最终还是老老实实地接受了两难山的生存之战。

    可能当时在菩提书院的面前,新生们并没有讨价还价的筹码与资本。

    他们只能认命,任命运摆布。

    当时的他们并不知道,一场改写了菩提书院千年历史的辉煌时刻,正是由于那场生存之战而拉开了序幕……

    在菩提书院新生们迎来入学第一场毫无理由毫无根据的生存放逐之战之际,那天南之地,名为绝云岭的古老山川密林之中,轻轻传出一阵悉悉碎碎的脚步声。

    那是一双用枯藤编织的草鞋的脚。

    清晨的露水还没有风干,那湿漉漉的脚上还粘着零碎的枯叶和泥巴。

    这双脚掌看起来有些像是成年人般大小,可实际上,却是一名看起来比起燕凝雪的年龄还要小的少年。

    (本章未完,请翻页)

    这少年有些奇特。

    他的双手双腿,连同身体都比起同龄人要壮硕坚实许多。他身上简简单单地披着几件不能算作衣物的布缕,半裸着膀子,露出与年龄明显不符,且极具爆发力的肌体。

    然而与这身体相比,他又面容清奇,一双神采奕奕的眼睛看起来很有灵气。更奇怪的是,在他眉心额头的位置,像是绘画了一幅微型的图案。

    那图案像是一种与生俱来的纹身,不是山水,不是鸟虫,也不是图腾。像是,一头通体如火的火麒麟兽。

    不过眉心额头间的那诡异图案,在这少年走出了山林后,便是一闪一瞬的消失了。

    少年敞开怀抱,深吸了一口气,拥抱着这自然的一切,而后转过身,跪了下来,面朝山林深处的方向,重重的磕了几个头。

    “父王,母后,凰儿姐姐……麟儿拜别!”

    少年口中轻轻念叨着一些个字眼,然后转过身,在林前的那条溪流里洗了洗脸和脚,重新坚定不移地北上而行。

    大燕三十九年秋。

    这是一个很有历史意义的一年秋季。

    那年秋,百里长风入川字门莲花世界,修三十六字莲生诀。

    那年秋,刀痴白羽提刀祭道,终究埋骨白楼门外。

    那年秋,在天东菩提书院里,有着一群为实现星空下誓言而奋斗的新生在与命运挣扎着。

    那年秋,在天南绝云岭外,同样有一名少年,拜别了父母,离开了生他养他的故乡,一路北行而去。

    只是当时的世人并不知道天南绝云岭妖族栖息地之中何时走出了这么一名少年,更加不知道,走出的少年是谁。即便是那些时时刻刻关注着天南妖族动静的大人物们,也没有发现这少年的踪迹。

    一直到那一天,南派羿神宗传出一则不幸的消息。

    说是神宗传人惊芒,地玄榜上排行十一的家伙,被废在了一个少年手中。

    那少年,据说自绝云岭而下……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