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三十六字莲生诀
    忘情川里只有一个小小的院落,与几间简陋却不失风雅的茅屋。

    无相道宗虽然贵为菩提书院里辈分最高的人物,却也还是住在这冰天雪地一银白的冰川院落里。就像是庄院长一样,在书院里开辟了一片菩提园,亲手种植了不少蔬菜水果农作,每日提着锄头水桶下园,可以说供应起了整个菩提书院的素食食材来源,乐此不疲,道在其中。

    不过比起庄院长的菩提园,这忘情川的小院落,是有些些孤零。可院落虽小,好在住着这一师二徒也是颇为宽敞。

    紧掩上门,将风雪关在门外,皇甫毅和洛长风二人分别从房间内的一鼎火丹炉两侧绕过上前,齐齐跪在了无相道宗面前。

    “弟子拜见师尊!”

    “都起来吧……”

    无相道宗端坐蒲团之上,看着跪在身前的两名弟子,慈眉善目,微微点了点头。

    与白知秋一役他身负重伤时日无多,却也没有什么遗憾。神引境修为的道宗,在这天下间能出其右的人,难超五指之数。若是论起年岁久远,则更是不可思议。毕竟是活了不知多少岁月的老怪,具有大神通手段,化解劫数,窥探天机,长盛不衰,放在寻常百姓眼里,用半截入土这个词汇来形容如今的他也是无尽的褒奖了。

    皇甫毅起身,静候一旁。

    洛长风也是微微侧目,偷瞄了这位声名赫赫的道宗一眼。真正意义上来说,这是他第二次见到这位传说中的人物。

    与想象中有许多不同,与第一次相见时,同样有许多不同。

    洛长风说不上来那种感觉,就好像,突然之间,一夜之间,眼前这位神引境的圣人苍老了似的。

    “你叫长风?”无相道宗捋了捋胡须,微笑着看着洛长风说道。

    “弟子长风。”洛长风答道。

    “姓氏为何?”无相道宗问道。

    洛长风微怔:“弟子……记不得了。”

    在下山之前,他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如果有人问起他的名字,就叫做长风,若有人问起他的姓氏,他会说记不得了。他不愿撒谎隐瞒自己姓名,也不愿谎报姓氏,更不会说没有姓氏,没有姓氏那是无父无母的弃子孤儿。洛长风认为自己不是孤儿,他更不是

    (本章未完,请翻页)

    无父无母,只不过家道中落,旦夕祸福,不愿多说而已。

    他只好装作糊涂。

    也希望问他这个问题的人装作糊涂。

    皇甫毅微微侧目看了看洛长风一眼,眼神之中无意间流露出一抹同病相怜的黯然神色。看着洛长风此时此刻的情景,让他不由得想起九年前,自己站在师父面前时的模样,更是想起了他自己那鲜为人知的身世。

    无相道宗稍显诧异的看了看洛长风,旋即又将目光移落在像是陷入了回忆之中的皇甫毅身上,暗自叹息。

    想自己平生阅人无数,桃李遍天下。

    怎知晚年却是连收了两个命运如此相似的孩子,一个无父无母,只记得自己的名字,一个明明不是孤儿却又记不得姓氏……想这看似和平安稳的年代,到底有多少汹涌的激流毁了多少家园故土?

    “长风疾百里,铁马踏平川!你即记不得姓氏 ,为师就自作主张,给你取个姓氏,复百里如何?”无相道宗问道。

    长风有些惊愕。

    他心中担忧万分,万一道宗若是一问到底,不肯罢休,他不知道自己会说出什么来。所以此时此刻的他看似平静,实则心里还是有不小紧张的感觉。

    可他没想到的是,道宗的反应,竟然是一声轻叹,而后有些怜悯的看了看师兄一眼,便索性给自己取了个复姓百里,这一页便是就此揭去。

    这正是他求之不得的。

    “百里长风,谢师父大恩。”洛长风又跪了下来,他的头磕在地上,眼泪滴在地上。

    常言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

    对洛长风而言,独自一个人活了三年,苟延残喘,苟且偷生了三年。这三年里,再也没有听到过任何人呼唤他的名字。

    有时候,他甚至都开始对自己的名字感到有些陌生。有时候,他甚至都觉得洛长风这个人已经死了,随着三年前的那场大火,随着那场灭门之灾葬身。

    活着的这个人,活着的自己,不再是以前的洛长风,而是游走在世间的洛门之魂,孤魂野鬼!

    他只有一个使命,那就是报仇,雪恨。

    不惜一切的报仇雪恨!

    直到这一刻,他有些觉悟。

    或许生命不应该是这样。

    (本章未完,请翻页)

    哪怕是行尸走肉,起码还是敢暴露在太阳底下的人,可他呢,即使用了三年,依旧没有从那场祸难中重活。他是活在自己阴影之下的孤魂野鬼。

    可是现在,他不再是孤魂野鬼。

    曾经,父母赐给了他生命,现在,他的师父赐予了他重生。

    百里长风。

    洛长风一直在心里重复着这个名字。

    “快快起来吧。”无相道宗挥了挥手。

    皇甫毅上前将洛长风扶起。

    “自书院开院以来,历经千年。我川字一门由始至终都只有为师一位道师,你既入我门下,为师自当传你川字门道。为师这里,有川门两道,一道通五字门,一道专川字门,不知你想学哪一种?”无相道宗轻咳了咳。

    “还请师父为弟子解惑。”洛长风虽然修为达到了冲慧下境,可对于六字门中川字门中道,真的是一窍不通。

    “简单点儿来说,川字门实则是六字门中其余五门的融合归纳,非天赋卓绝者不入。通五字门的意思就是说,我这一道学之,可尽掌流,易,行,法,术五字门中道精髓,比起书院里任何一门道师所传授,都要深邃精要。而另一种道,则是专属于川字门道。这一门道的修炼,不看天赋,不看实力,修多修少,只论缘法。”

    洛长风仔细聆听,点了点头。

    心中还是有些骇然的。

    一直听闻川字门中隐秘莫测,一连好几届都难招一名得意的学生。现在看来,倒是可以理解了。

    毕竟这天下间,似他这般同龄之人 ,有谁能够同时兼修精通五字门中道?想起那日川字门入学的考核,赵泽之中的几处落脚点,还真是五门尽出!

    若不是身负社稷山河图,领悟山河九重一重之力,他还真的与川门无缘,想到此处,心中有种庆幸之感!

    “弟子想问,皇甫师兄修的,是哪一种?”洛长风看了看皇甫毅,说道。

    “你皇甫师兄,舍易求难,修的川字门道。”无相道宗柔和的眼神之中流露出几分精彩之色。

    “川字门道,是何道法?”洛长风问道。

    “我有莲一朵,开三十六瓣花。一花一世界,一片一字诀。我给他取名,三十六字莲生诀!”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