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日出东方红似火
    夜色里有一道刀光升起,刹那间斩落在穹天之上,将挂满繁星的夜幕撕裂而出一道恐怖的痕迹,仿若划开了一道银河,那银河两边的繁星被这道刀光所激荡起的涟漪驱散。

    这是刀痴一刀之威。

    白羽积蓄了三年的刀意凝聚成刀势顷刻间释放而出,那刀芒耀眼如烈日,竟让这燕白楼的整座白楼门都是犹如光昼被照亮了片刻。

    同样深处星光界之中的燕白楼周身都是被无尽的刀风刀意弥漫,他所凝聚的星光之界显然已经困不住白羽的三年刀势凝练,星光界壁之上无数道细微洞孔激射出凛冽的刀芒光线,就像是一个被穿破了洞孔的木桶,刀芒光线犹如水柱激射而出。

    燕白楼没有躲避这一刀。

    并不是他是有多想见识天阙第七的刀痴白羽,封刀三年之后的刀威如何,而是在那股恐怖的刀势之下,强如他也是无法移动分毫。

    那如决堤洪水般的刀势竟然带着禁锢的力量,将他身体周围所有的空间都是封闭了起来,就像是一个等待着凌迟处死的罪犯,根本移动不了分毫。

    这一刻他便是明白了过来。

    刀域,这也许就是白羽封刀三年修刀的成果。

    燕白楼没有惊慌,即使无法移动半分,即使只能等待着死亡的临近,他还是平静如初。

    天阙第七刀痴白羽的刀再如何厉害,对燕白楼来说,也不过是化劫下境的修为。

    燕白楼本人可是十足的化劫境上境的尊者修为,早已经处于化劫境数十年。如果一位化劫上境的尊者能够被刚入化劫下境的刀痴轻易斩杀,那这修道一途之中境界的划分,也不需要那么清楚了。

    何况燕白楼是六字门中法字门中人。

    刀域禁得了空间界壁,却禁不了风霜雷电。

    夜空下的白楼门,温度突然骤降。仿佛瞬息之间,四季更迭由深秋入了寒冬,那城门前的丛林中,有着寒霜渐渐泛白,屋临瓦舍间也是渐渐霜寒凝聚。睡梦中的百姓们,开始无意识的在床榻上来回摸索着被褥,有人翻滚着身子蜷缩了一团。

    燕白楼身体周围也是落下许多的寒霜,那些寒霜被空气凝聚,定格在星光界的画面里。

    (本章未完,请翻页)

    渐渐地空气流动,温度骤降,深夜里的寒露越来越多的结成冰霜,在燕白楼头顶上空仿佛重新凝聚了一片天空。一样颜色的天空,只不过那些所谓的云,是无数的寒霜所凝。

    白羽刀域之中,那道刀势终于落下。

    斩落在燕白楼头顶上方的那曾寒霜所凝的实云之上。

    白羽的刀势被阻,那寒霜所凝的实云被刀势绞得粉碎,然而这周遭急剧下降的温度又会再度将冰冷的霜气凝结而成霜云从四下里连绵不断汇聚而来……

    这是一场消耗的决战。

    白羽积蓄了三年的刀势与燕白楼化劫境数十年法字门中的修为之间的消耗,没有亲眼见证这场历史性对决的人,是无法预料这二人之间决战的结局。

    白楼门外,那星光界与刀域的交汇之中,白楼神将急迫的注视着。夜色里还有许多道不同的目光,也在密切的注视着。

    比如那白楼门里某座塔顶来自帝王盟的一位大流沙,帝王盟号称一盟二护三教九流十三刑,强者如云。即使是菩提书院开学那种大事件,也不过出动了十三刑将之中的一位王族,而这天阙第七的刀痴白羽杀上白楼门与燕白楼惊世一决的事件,却让帝王盟动用了九大流沙之中的成员,可见那些大人物们对此事的看重。

    关注这场惊世决战的大势力,自然不止帝王盟一家。天机阁素来掌控天下各种情报,几乎对天下了如指掌,甚至是在天西镜中缘世界中某一处偏僻的林间小道旁种植了多少株树,什么类型的树,你无法想象天机阁都能掌握,更别说它愿意错过这种历史性时刻了。

    天机阁来了不少楼主,他们潜伏在四面八方,企图从所有的角落记载下这惊世的一战,以传之后人。

    相比较帝王盟与天机阁,昆仑山剑阁之中,倒是没有人前来观战。

    或许是昆仑山剑阁之主觉得没有这个必要,他只需要知道这场传世之战的结果,不需要知道具体的交手过程。甚至他觉得,此一战的结果,也早已经被自己预知。

    昆仑山剑阁之主名唤摘星客,世人尊称摘星老人,是这天地间存活最久远的老怪物之一。

    他负手而立在昆仑山之巅,那漫天的星辰就在他的身边闪

    (本章未完,请翻页)

    闪眨着眼睛,仿佛随手就可摘下。那一轮皎洁的月光宛如房间里床边的灯烛,仿佛轻浮一口气,就能够熄灭。

    他看着周遭的星辰,目光最终锁定住其中最为耀眼的两颗辰星之上,好像那就是燕白楼与刀痴,他推演着星辰轨迹的运行变化,他视线里的星河之间,有着无数道星线贯穿夜空,那是命运之势。

    某一时刻,他缓缓抬起手掌,并指朝着面前的星河之中点出了一指。

    然后一道剑光便是划破夜空而出,直接穿向了其中一颗星辰之上,那颗星辰之光顿时开始黯淡了下来……

    夜色已然将尽了。

    天边开始浮现一抹鱼肚白,白楼门里静谧之极,犹如幽谷。或许那某家某院里再响起几声鸡鸣,就会有百姓起床劳作。

    夜色已尽,白羽的刀势也随之耗尽,燕白楼的冰霜之力同样所剩无几。

    他二人均负重伤。

    可这并不是白羽提刀祭道的结果。他还没有看到真正化劫的希望。

    白羽的状况很不好,他披散着头发,就算是用身后的斗笠遮住面容,也依旧是难掩一副癫狂的模样。

    他的刀势已尽,他的刀域无法再凝聚,他还是低估了燕白楼的实力。

    他不知道燕白楼还有多少实力可再战一场,他也不管这些。

    因为他觉得自己还可以再使出一招,最后一招,不管燕白楼能否接得住,他都要拼尽全力。就像是当初与洛翎的一战一样。

    世人都以为他和洛翎是生命之中彼此的宿敌,却不知道宿敌之间,也有一种关系叫做惺惺相惜。也有一种禁忌叫做:他,只能死在我的手中。

    对于天阙第七的刀痴白羽而言,天阙第六的枪皇洛翎,只能死在他的手中。

    可燕白楼改变了这一切,断了他的道!

    他欲修刀续道,所以他来了……

    在东方一抹浅浅的鱼肚白洒落的世界里,白楼门外陡然响起一声清丽的灵鸣,下一刹,那些隐藏在暗中的无数道视线,那些白楼门里起早劳作的百姓的无数只眼睛,那些山林间丛木里无数的飞禽,顿时被一道冲天而起的火光所惊……那火光缭绕天际,燃烧苍穹,好像是有日,出东方!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