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一念心清静,莲花处处开
    “看来,我要在这荒林之中煮时片刻了。”

    或许是术字门中修行趋吉避凶,五行八卦,排兵布阵,摄魂招魄,推演演算……导致此门之中弟子都拥有着无比强大的神识,即便是相比较同一境界下的其余五门弟子,也是远远超越其上。

    君泽玉缓缓闭上眼睛,盘膝而坐,并不急于一时。

    他开始释放出神识,将这一片荒林摸个透彻。

    ……

    最后一道关卡是法字门的考验。

    相比起君泽玉的荒林煮时,他的寒山煮雨似乎更令人头疼。

    是的,他正站在一座高高的雪山之上,他不知道脚下的山有多高,也不知道这里的雪下了多少年,积累了多久,他只知道在半个时辰之内,要让这雪寒山,落一场雨。

    这就是他的关卡。

    要破关而出,就要在半个时辰之内,在这寒山之上,煮一场雨下来。

    “寒山煮雨?这明显是在耍赖,根本不可能完成的挑战……”新生之中有学生开始抱怨说道。

    “除非是神引境的圣人能做到,呼风唤雨,改变天象。除此之外,别说新生了,恐怕法字门中道师也未必能够做到吧?”月三人冷哼了一声,看了看小六师兄说道。

    “我自然知道他做不到。”小六笑道。

    “所以你是故意的了?明知道是六门道师都过不了的一关,你觉得用来对付我们新生,让我们出丑认输很有意思吗?”翎儿愤慨说道。

    “寒山煮雨他做不到,不代表他不能破关而出。”

    这时萧灵童走了过来。一双色眯眯的眼睛盯着翎儿看个不停,苏小凡看在眼里,觉得这位师兄一定是在书院里修行修傻了,那双贼一般的眼睛像是没见过女孩子似的。

    “我提醒你们。这一关考核五字门中,五位新生最终的结果是要破关而出,而不是破题而出。虽然某时候这两个词汇表达的意思相同,可某些时候,却是有着争议。”

    萧灵童伸手接住飘飞在眼前的一片竹叶,深深的嗅了一嗅,那故作翩翩君子的模样,让人看着恶心。如果江满楼在这里,一定也会对这个家伙甘拜下风,明白何为一山还有一山高的道理。

    洛长风似乎听懂了萧灵童提示之中包含的意思:“师兄言下之意,是说即便不能破题,只要最终能打破阵法破关而出,就是

    (本章未完,请翻页)

    胜者了?”

    萧灵童颇为惊讶的看了洛长风一眼,心想着不愧是通过川字门中考核的人,悟性之强,一点就透。

    “当然……”萧灵童看着洛长风笑道。

    “你就是今届川字门所招的唯一学生长风?”

    “如假包换。”洛长风同样与之对视。

    “你可敢接下我第二关?”萧灵童说道。

    “如果师兄是点明要我来闯第二关,长风自当从命。”

    “我叫萧灵童。”

    “见过萧师兄。”

    “这一关耗时太久,等待也是等待,不如就趁现在,闯一闯第二关?”

    “萧师兄很急吗?”

    “是有些急切。因为还从没见过这么弱的新生队伍,从进入阵法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大半时间,五门关卡,还没有一关通过。”

    “也不在乎这一时半会儿。兴许我这话刚说完,就有结果了呢?”洛长风笑着。

    萧灵童一开始也是在笑着。他的笑容比起洛长风还要得意。然而当洛长风笑的时候,他脸上的笑容却陡然凝固了。

    五环之中,江满楼所在的房间顿时传来一声轰炸的声响,那座房间瞬间被轰炸的冲击力掀去了整个房顶,一团火红的热气骤然冲起,仿佛蘑菇云一般冲霄而去。

    江满楼灰头土脸的从器房之中走出来,一手挥着眼前的乌烟瘴气,嘴里还不停地呸着东西,另一只手拎着一把刀芒四溢的流星刀,大步阔斧地走了出来,走出了阵法。

    “成,成功了?”新生之中有学子小心翼翼地问道。

    “废话!当然成功了。我江满楼出马岂会落败?再说,不成功我走出来干嘛?就是想走也走不出来啊?”江满楼郁闷地瞥了那新生一眼。

    然后随手将手中流星刀丢了出去:“拿去,验验货!”

    他这声音刚落,阵法之中的离落,直接将对手从竹叶镜面之中丢了出来,而后双手抱着长剑,气息平稳,似乎并没有费多大力气,轻松的走了出来。

    “又过了一关……哈哈,好厉害。”雪儿高兴地欢鼓着小手。

    苏小凡极为诧异的看了看洛长风一眼,月三人兄弟二人也是带着同样疑惑与震撼的目光看向洛长风:“你该不会也学会了君泽玉的术字门了吧?这都能料到?”

    洛长风笑而不语。

    他当然没

    (本章未完,请翻页)

    有君泽玉那般本领。

    他只是触摸到山河九重一重境之后,对于空间的感知异常敏锐,就在江满楼破关而出的前一秒钟,他感觉到后者所在的阵法出现了空间涟漪的细微波动,所以便是猜测了一下。

    没想到还真是中了。

    看着离落和江满楼二人,又算了算时间,小六和萧灵童二人觉得不可思议。

    看怪物一般的看着离落,然后将自家十子同袍兄弟搀扶了起来:“厉害,你怎么样了?”

    这位负责守关行字门中的十子同袍兄弟姓厉,名害,是萧灵童明镜台十七座的兄弟。

    “这个家伙真是个变态,哪里修炼得这么诡异的剑法?”厉害这会儿一点儿也看不出厉害之处,在离落手中,几乎没有了脾气。

    “我忘了跟你说了,他好像是剑阁的弟子……”萧灵童抓了抓脑袋,怪物似的看了离落一眼。

    “还是一只脚踏入了冲慧境门槛的剑阁弟子。”厉害翻了翻白眼,心想着这下被你坑坏了。

    “别担心,这才破了两门而已,我们一定能够胜利的。”萧灵童给予厉害一个安慰的眼神。

    然后周围再度响起了一阵喧哗声。

    无数道目光望向那君泽玉所在的镜像之中,只见盘膝而坐许久没有动静的君泽玉忽然间睁开了眼睛,露出一抹令无数女子都为之倾叹的笑容,他悠闲地打开折扇,一步一步进入荒林煮时。

    而在此时此刻,莲台之上的李星云脑海中开始高速的运转。

    所有一切曾经所研习过的佛法教语在他脑海中飞驰而过。

    什么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

    什么坐亦禅,行亦禅,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春来花自青,秋至叶飘零,无穷般若心自在,语默动静体自然。

    什么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不对,不对,通通都不对……只要心净,就不会被淹没……只要心净……只要心净……”

    李星云突然间笑了。

    脸颊滴落了一滴汗水,脑海中飘过十个字眼,他口中紧随着念出:“一念心清静,莲花处处开。”

    于是莲台周围,满塘的莲花,刹那间绽放……

    李星云的身影出现在洛长风等人身边。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