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书院里不成文的规矩(中)
    洛长风在反击。

    反过来激怒这关山与牧千野二人。

    然后他很洒脱的转身走了。

    解决问题的最好的办法,不是动手,反而往往是把问题留给别人去解决。

    就像现在,洛长风丢下了一句话,定夺的人,成为了关山和牧千野。

    如果他们二人真的恼羞成怒了,在这阳光明媚,朝气蓬勃,新生入学的日子里,当着无数道新生们的目光拉住洛长风,然后扬言说一些挑战不服之类的冠冕堂皇,最后事态演变到刀兵相见,一较长短,这一定不是明智的做法。

    他们会因此而得到书院青衣教习们的眷顾,也会因此而让六字门道师们,很快的记住。

    青衣教习们不会对他们有太过分的惩罚,顶多也是把闹事的人分开,然后各自分了一个,彼此练练拳脚,成全他们想要舒动筋骨的心愿。

    而六字门道师则就更善良了,他们课堂之上总会需要那么几个自发自愿的学生来做标本,验证他们的理论,这扰乱书院秩序的学生,刚好可以提前被内定。

    洛长风跟随青衣教习们继续前行,雪儿和翎儿,李星云,苏小凡等人连忙跟了上去。君泽玉递给关山、牧千野两人一个好自为之的眼神。

    “就几步路的距离,难道还忍不了了?接下来紫竹轩里,别说你要宣战他长风,就是想挑战青衣教习或者书院里的师兄师姐,都没有人拦你。最重要的是,也不会有院规限制,要打要杀,全凭君意!”

    彭九向这二人递了个眼色。

    同为十子同袍,他无法驱使关山和牧千野,因为论起身份地位,此二人丝毫不输于他。但他却可以在关键时刻,提出那么一个不知道是福还是祸的建议。

    紫竹轩里不受院规约束,却也不代表着而已随意打打杀杀,书院毕竟是求学问道的地方,属于读书人之间解决问题的方式,通常并不仅仅限于打打杀杀。

    有时候动动嘴,也是能够解决很多问题的。

    尤其是流字门中,动嘴往往比动手有用的多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

    身受菩提树洗礼的书院入学学子们,沿着通幽的曲径,不知不觉间,来到了紫竹轩。

    紫竹轩其实是一片紫竹林,之所以被称作紫竹轩,是因为这片竹林中央,有一片空旷的场地,曾是菩提老祖日夜讲道的地方。没错,这里原本还有一座简陋而优雅的竹屋,那是菩提老祖休息的地方,才是真正的紫竹轩。

    书院里后世人为纪念老祖传道之功,所以一直保留着这个叫法。

    紫竹轩里早已是汇聚了不少人。

    这里阵营很是泾渭分明。六字门中每一门的青衣教习先生,身着不同门的书院服饰,以及书院里的师兄师姐,抱着浓浓的好奇心,许多人都是汇聚在此。

    那明镜台十七座占有者萧灵童与他的十子同袍兄弟,也在此列。

    “六字门中道,想要进入菩提书院,又岂是那么容易的事。”萧灵童抱着双臂,看着逐渐走来的新生队伍,露出一抹笑容。

    “我们,这么做不算过分吧?”旁边,一名为阿六的兄弟说道。

    “放心小六。这里这么多青衣教习与师兄师姐们看着,我们可是正大光明出的这些考题,解不了直接认输就成,可没有人逼他们。”萧灵童对后者使了个眼色。

    名为阿六的兄弟便是点了点头,向前走去。那些凑热闹的是师兄师姐们也跟了上去,剩下不少青衣教习苦笑着摇了摇头。

    “这些家伙,还真是不让人省心。”

    “没办法!川字门中时隔三届再度招了一名学生,这件事可是轰动了书院。想一想往届那些小祖宗们,哪一个让书院省过心了?如今这也是唯一的一次机会,可以让这些老生们,心里找一找平衡。如果我不是做了书院教习,说不定也会跟着萧灵童这家伙闹上一闹。”

    “……”

    青衣教习们带着即将分六字门中的新生,突然在紫竹轩前三百米处停了下来。

    两旁坚挺笔直的紫竹竹叶无端由的被一阵莫名的风吹摆着,地面的落叶也被掀起,有种秋凉透骨的感觉。

    迎面走来了一阵人影。

    领头的

    (本章未完,请翻页)

    看起来是书院里流字门中的师兄。

    洛长风等人有些奇怪。

    只听身前的青衣教习们说道:“接下来发生的事,不在我们青衣教习管制指责之中。因为这新老生之间的切磋,在每一届都是司空见惯。若想不被书院里师兄师姐们看扁了,奉劝你们,还是拿出些本事。”

    然后几位青衣教习便是袖手旁观的站在了一旁。不少新生都是一脸的莫名。

    “怎么回事?难道说,书院里的老生们要和我们切磋?”有学生不敢相信地说道。

    “太无人性了吧?我们刚刚才通过书院里入学考试,这前脚才刚刚进入书院,后脚就要迎接师兄师姐们的挑衅,不是明摆着要找我们难堪吗?”

    “你知道还说?”彭九面色颜厉的瞪了那几人一眼。

    他们不过是书院里刚入学的新生,六字门中道,许多学生也不过是连入门都算不上。迎面走来的师兄师姐来势汹汹,尤其是那领头的人,双眼之中有着智慧的光芒闪烁,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看来我们十子同袍搞得动静太大了,不小心薄了书院里师兄师姐们的面子。”君泽玉颇为有趣的笑了笑。

    “正好本少这两天有些手痒,让对面那些家伙陪大家练练手,看看新生到底是不是软柿子,随便什么人都可以捏!”

    想起那晚被雨中棠那个小娘皮折腾的往事不堪回首,江满楼这一大早就是憋了一肚子的火气,如今出气的人来了,正好舒展舒展筋骨,率先从新生之中走了出来。

    “这一战可是关乎我等新生日后在书院里能否抬起头来学习,你们最好小心一点!”彭九看了看洛长风,不知是好心提醒,还是在警告,亦或是推卸责任。

    洛长风冷漠的看了他一眼:“实力不行就惜言一些,否则被书院里哪位师兄师姐看上,指名道姓的挑战,就不好了!”

    于是洛长风等人十子同袍,也紧跟而出。

    他们十人,可是公认的新生最强队伍,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这关乎新生荣誉的入学第一战,自然是由他们来接。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