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纵使相逢应不识
    燕白楼的速度太快了。

    化劫境巅峰修为的强者,在这天下,修为能出其右的,不过双手之数寥寥可数。比如菩提书院的老祖,比如帝王盟的那位盟主,比如昆仑山剑阁的那位摘星老人,比如天机阁阁主……洛长风显然不在这些人之列。

    在他伸手召回游龙寒枪的那一瞬,燕白楼就料到此刻的时机,所以他的先发制人,根本让人无处可躲。

    夜空下那一道道冰柱之中,一道耀眼的寒芒贯穿其中,在洛长风还未曾转过身来时,便是径直的洞穿其后背,没入了身体,然后从胸前穿出。

    出奇地,夜色下并没有血光渐起。

    那冰刀温度太冷,洛长风的血被瞬间凝结,一股让他周身神经都麻觉的冰冷顷刻间侵袭全身。

    他的身体还在横飞着,他的眉角,他的头发都开始升起了一阵寒霜,看起来像极了一个鹤发童颜的怪人。

    洛长风重重的砸落。

    身体将院落里的石板都是震得粉碎,不知道他身上有多少根骨在此刻断裂。

    他猛然吐出一口血。

    很红,很重的血。

    这一刻,那莲塘里立起的一根根冰柱顷刻间化作雨水哗啦啦的打落在莲叶上。这莲塘里莲叶出现一个个雨点大小的洞,像是虫眼,却是雨打芭蕉,惊散了一池的青蛙。

    此时此刻,宇文大将军与白楼神将已经赶至小院里,他们下意识的护在了燕白楼的身前。

    却忘却了一个人。

    燕白楼的女儿,大燕帝国的小公主。

    凝雪公主。

    洛长风的雪儿。

    他不知道雪儿向前走出了一步是抱着怎样的打算。

    可那个时候,洛长风也来不及多想。

    迟一秒钟,就可能丢掉性命。

    雪儿迈出微不可查的一步,靠近了倒地的洛长风。

    洛长风都没来得及擦拭嘴角的血,他看到了雪儿的莲步。

    于是他鲤鱼打挺一样,连忙起身,犹如一条奔袭的寒龙,瞬间侵掠起一阵寒霜,席卷着燕凝雪的倩影,诡异的消失在原地。

    (本章未完,请翻页)

    燕白楼将洛长风打出阵法,并撤去了阵法。

    再没有什么力量能够阻止洛长风施展社稷山河图山河九重之三重的空间之力。

    燕凝雪消失的地方,原地有着一片片雪花静静地飘落,就像是雪儿化雪飞走了一样,融化在了这中秋月圆之夜的天地之间。

    夜空里那一轮圆月也照不出雪儿离去的踪迹。

    小楼院落里,燕白楼负手而立怔怔看着雪儿站立的地方,眉头微蹙。

    他不知道,宝贝女儿那一步,到底是何用意。

    “传令下去,封锁城门,挖地三尺,也要找到凝雪公主!”燕白楼的语气无比的强硬,比起沙场之上的军令,还要令人寒冷。

    这世上没有一个父亲不疼爱自己的女儿。

    即便他是一国之主,即便他统领着千万子民。

    宇文阀大将军与白楼神将对视了一眼,都是看出这件事背后的严重性。如果是洛河洛家未曾杀绝的人回来复仇而未果,那么凝雪公主很可能会……

    洛长风领悟社稷山河图山河九重力第一重境界时,就可以隔空取物,通过了菩提书院川字门考核。如今他是第三重境界,所掌控的空间之力,自然不是燕白楼能够想象的。

    他是封锁城门。

    可洛长风带着燕凝雪瞬移何止百里。

    他们出现在白楼门外不知道哪个方向的连绵荒山里。

    荒山脚下,洛长风没有像挟持人质那样小心翼翼地将枪,架在燕凝雪细嫩的脖子上。他不忍心,也还是不忍心。

    他走在前面,摇摇晃晃,跌跌撞撞,一路之上,胸膛都在滴血。

    他几乎没有了气力。

    胸膛的伤势太重,他的脸色已经苍白无血。

    燕凝雪走在他身后,默默地跟着,心里在交织着。就像是她的小手,在紧握着裙角。

    她突然停下了脚步。

    贝齿咬了咬红唇,显然是下了很大的决心。

    “长风大哥,你真的是雪儿的……长风大哥吗?”

    这句话犹如针尖,刺入了洛长风的耳中,也刺中了心底。

    洛长风的脚

    (本章未完,请翻页)

    步颤颤巍巍,这一瞬却是稳妥的停了下来。他的身体犹如木桩,被钉在了原地。四年了,他终于又听到雪儿喊着长风大哥的声音了。

    那是多少个日夜,他眺望着小楼,所朝思暮想的声音啊……

    他很想回过头去,然后看着雪儿那双笑起来会说话的迷人的眼睛,揭开自己的黑色面纱。然而毫无保留的,将自己的身份,将自己这一生的经历,一字一句的说与她听。

    可他真的很累了,他倒了下去!

    像是悬置在心底许久的一块大石落下,终于如释重负的倒了下去。

    雪儿抱着他,温柔的将他抱在怀里。

    然后揭开了那黑色的面纱,然后看到了那张脸。

    她的泪水瞬间模糊了双眼。

    “长风大哥,你不能有事,你不会有事的……雪儿要救你,雪儿不会让你有事的。”

    燕凝雪在菩提书院流字门中学习的,是济世救人的医术。

    她悟性很高,天赋很好,心地善良。

    她的医术修习的很好,连流门道师都城夸赞她是书院流字门中多少届以来,医术学的最好的学生。

    她柔弱的身子,背着洛长风沉重的身体,在这荒山野岭间,找到了一处山洞。

    她轻轻地将洛长风放下,背靠在山洞岩壁上。

    她取出针灸,用篝火消毒了片刻,封住了洛长风身上周身的大穴。

    大雨落下,荒山野岭间更是黑的伸手不见五指。

    燕凝雪冒着大雨,不知吃了多少苦,不知摔了多少次,小手上除了泥泞之外,还有斑斑血迹,她不知从哪里采摘回一些白骨草药。

    那是一种能够让白骨生长出肉的神奇药草。

    为洛长风料理好伤势之后,她斜靠在洛长风的肩膀上,缓缓的闭上了双眼,嘴角流露出一丝微笑。

    深夜里,月圆早已看不到。

    大雨磅礴倾泻,雨打山洞的声音很吵。

    她却睡得很香,很踏实。

    山洞里很干燥,有篝火在深夜里静静燃烧。

    夜雨进不了不眠人的梦,篝火却能照亮梦中人的光。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