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枪出如龙
    燕凝雪被这突兀的刺杀所惊。

    她不是畏惧这种场面,事实上,自从洛门灭门之后,天下各路人士都怀疑社稷山河图在白楼门里,这些年来,燕白楼所经历的刺杀事件,或者说不明强者夜探宫城事件,也是极多。

    她惊错失魂。

    当她第一眼看到那手持寒枪的黑衣人影时,内心被深深地触碰了。

    她认得那柄寒枪。

    当初他和她相识时,他就是用那柄寒枪挑了一批杀手。

    她识得那双眼睛。

    那双眼睛寒冷中带着仇恨,仇恨里却有着似火柔情。

    “怎么会那么相像?”

    燕凝雪玉手掩着红唇,清澈的眸子含带着泪花,脸颊上两行梨花泪滑落。

    她内心最柔软,最酸楚的一片,被触碰了。

    那是四年都不曾有过的感觉。

    确切的说,自从书院离开之后,她心中所有的情感,都随着与长风大哥的分别,而深深埋葬。

    她日日在这小楼里凭栏遥望,她在修剪着花草时会不自觉的出神,她睡梦中经常会有一道人影走入梦里,那月色将影子拉的很长。

    她希望有朝一日,会在这小楼上看到那道身影向她走来,走到她的面前,挽起她的手,看着她的眼睛说一句:“雪儿,我想你了。”

    然后她会奋不顾身,抛下一切随他天涯海角。

    她是如此的想念一个人,期待一个人,可现在,她却又非常害怕。

    洛长风也是看到了雪儿那张梨花带雨的脸颊。

    他的心有些软。

    他的杀意有些渐退。

    他告诉自己不能分神,他告诉自己不要心软。

    “燕白楼,洛家人来取你狗命了……”洛长风压低着声音。

    游龙枪的枪锋顿时由刺转为横扫,一道寒芒刺入眼中,耀的人眼睛都无法睁开。夜色下顿时响起一道龙吟之声,龙吟伴随着犀利的寒风。寒风自枪尖匹射而出,将地面掀起了一层层青石板碎片。

    “洛家人!”燕白楼喃喃自语。

    这三个字眼他已经多少年没有听过了,甚至于都曾忘记了洛门灭门一案。

    他没有还手,似乎是在回想着往事。

    他的脚尖轻轻贴着地面,身体犹如翩翩然的落叶,被风袭着,向后滑退着。

    燕白楼眨眼间退出了数十丈外,他脚尖轻点在水面,身体如同莲叶,漂浮在那莲塘之上,负

    (本章未完,请翻页)

    手而立。

    “你在说谎!即便你是洛家人,这游龙枪又怎么会在你手中?”燕白楼眼神微缩。

    游龙寒枪,整个洛河洛家,只有一人配拥有。

    那人曾是他最为依赖的左右手。

    是燕翎卫的首领。

    洛翎。

    十年前,洛翎带着社稷山河图失踪,洛门灭门,洛翎下落不明。

    没有人知道他是死是活,更加没有人知道他在哪里。

    燕白楼与整个天下都以为,洛翎心生二意,对那天图所记载的东西产生了贪婪之心,私吞了社稷山河图。

    可后来洛门灭门,洛翎没有出现,甚至于在接下来的数年间,洛翎都不曾露面,更别提寻找燕白楼报仇雪恨。

    渐渐地,燕白楼改变了自己的看法。

    他觉得,洛翎很有可能是在观悟社稷山河图时走火入魔送命,后来这一种可能,被他否定。

    他又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

    他觉得,洛翎或许在十年前洛门灭门之前,就已经身亡了。

    而社稷山河图也落入了凶手的手中。

    否则无法解释洛翎的不明失踪。

    只是他无法猜测,洛翎会陨落在谁的手中。

    整个天下,修为能够达到化劫境的尊者,又能够在无声无息间杀死洛翎,这种人可是有限的。

    无一方不是巨擘。

    十年过去了,时至今日,燕白楼断然不曾料到还能够见到这柄游龙枪。

    枪如故!

    那双眼睛如故!

    人如故!

    “洛河洛翎是你什么人?”燕白楼负手而立,周身的气势攀升,令莲塘周围都是泛起层层水波,那爬在荷叶上的蛙,也是感受到这股戾气而向远处跳走。

    看到游龙寒枪,燕白楼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猜疑,否则无论是谁,也断然无法拥有洛翎永久不离身的游龙枪的。

    洛长风没有再回答他任何问题。

    杀一个人,只需要让他死之前知道,为什么杀他就行了。没必要对一个死人浪费太多口舌。

    洛长风双手虚拖着游龙枪升起。

    他的姿势像极了一种祭祀。然而他却不是在祭祀,他是在召唤。

    游龙寒枪在天机阁神兵榜之上是排名二十三的神兵利器。

    枪出如龙。

    洛长风召唤寒龙。

    夜空里那道龙吟之声太过于响亮,几乎整个白楼门帝都里所有的子

    (本章未完,请翻页)

    民百姓都是能够听得到那一声龙吟怒吼。

    深夜里,寒雪飘落。

    大片的雪花无声无息,落在屋顶上,落在雪儿的衣领上,落在莲塘里,无声息的融化。

    一条通体如冰的寒龙,足足百丈长的龙躯,在夜空下咆哮徘徊。那寒龙迎着大雪扑来,它的速度奇快,所过之处连空间都被冻结了。

    一切瞬间静止冰冻。

    燕白楼抬头看着这条寒龙,流露出久违之色。

    游龙寒枪作为天机阁做神兵榜排名二十三的神兵利器,就是因为这寒枪之中的兵魂是一条冰雪寒龙。

    “既然不愿意说,本尊只好将你捉住,慢慢拷问了。”

    燕白楼的身体顿时被冰雪寒龙冰冻,继而被那庞大的身躯轰碎。

    那只是残躯。

    燕白楼乃是化劫境巅峰的强者,早已跃过灵窍境。他元神出窍,在夜空下重新凝聚真身。

    他大手一挥,莲塘之中顿时暴涌而出一道道水柱。那水柱承受不住这冰雪寒龙所带来的寒流,在破湖而出的瞬间,便是被冰冻成一道道冰柱。

    数十根百丈长的冰柱赫然林立,犹如一座阵法将那冰雪寒龙困在其中。

    凄惨的龙吟深夜里惊到了无数人。

    远方有两道极快的身影暴掠而来。

    洛长风双目微缩,他看到宇文阀与白楼神将在飞快的赶来。

    这两人如今是燕白楼身边的左右手,修为都在灵窍境。

    洛长风再如何能耐,也无法以一己之力对敌化劫境巅峰与两名灵窍境高手的联手,或许换做他的师父无相道宗可以。

    可惜无相道宗却不在此。

    洛长风心想着要退了。

    他单脚一震,几个跃步,身影便是瞬间冲入了那冰柱林立的阵法之中,伸手一招,冰雪寒龙化作游龙枪重回手中。

    这阵法困得住冰雪寒龙,困不住洛长风。

    这世上没有任何一处地方能够困得住洛长风。

    他领悟社稷山河图山河九重之三重力量。

    对空间之力的掌控,可以说神乎其技。

    他只要想走,断然不会失败的。

    可是这一次,似乎有些棘手。

    他企图撕开空间逃走,却发现四周,这冰柱林立的空间,坚硬非常,如玄铁一般牢固。

    他突然意识到不妙。

    此时,燕白楼已经操控着一道长长的冰柱,从他背后破空刺来。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