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白楼门外的客栈
    今儿个是中秋佳节,是人月两团圆的日子。

    可中秋的秋,终归还是秋殇的秋,凋残的秋景与逝去的春光无法改变,无法追悔。

    深夜,木叶萧萧。

    这条街是白楼门通往宫城的主街,白楼门是燕帝国燕白楼的帝都。这条街的尽头,有座巨大的宫城,那就是燕白楼所在的宫城。

    宫城里住着的,当然是燕氏一族皇族之人,比如说洛长风的血海深仇仇人燕白楼,比如说燕翎,比如说燕凝雪。

    只是与往年不同的是,那两扇朱漆大门宫城之门,几乎已有一年多未曾打开过了,门上的朱漆也渐渐地剥落,门环也已生了锈。

    高墙宫城内,久已听不到人声。只有在秋初夏末时,才偶然会传出秋虫低诉鸟语啾啁,却更衬出了这宫城的寂寞萧索。

    木叶萧萧,是白楼门里燕凝雪从小到大生长的地方那一株古梧桐,萧萧落叶。

    燕白楼的帝都本来不是这个样子的。

    燕帝国辉煌强大,堪比天东七州域,自然不可能一朝一夕变成如今这般模样。

    真正的原因,是在四年前,天下祸乱起的时候。

    四年前,天下发生了一件轰动八方的大事。

    魔门复苏,卷土重来。

    魔门是数百年前被天下正道联手诛灭的邪魔外道,当初魔门门主白知秋传闻得到万完整的钧天图,由此招来强敌。

    数百年前,天下正道联手,打着诛魔的旗帜,一夕之间覆灭了魔门,而钧天图也就是在那时候,一分为七。

    洛长风身怀的社稷山河图,就是钧天七图之中的一幅图。

    四年前,传言钧天之二图,神农百草图,重现世间。

    继十年前洛门灭门,社稷山河图消失无踪之后,钧天图残卷再度重现世间,掀起一场祸乱。而魔门借机,蓄谋已久,挑起天下大乱,导致七州域分崩离析,大燕帝国与七州域开战,合纵连横,夹杂着魔门,帝王盟,天东八百宗……天下各方势力掺和,这四年来几乎生灵涂炭,民不聊生!

    这是中秋佳节,这曾经辉煌无比大燕帝都同样是萧索萧条模样的真正原因。

    白楼门里的壮丁,几乎都上了战场。

    就连宫城里,也是剩下一些老弱病孺。

    现在,这里白天早已不再有笑语喧哗,晚上也早已不再有辉煌灯光

    (本章未完,请翻页)

    ,只有那宫城小楼上的一盏孤灯终夜不熄。

    因为,小楼上有个人在日日夜夜地等待着,只不过谁也不知她究竟是在等待着什么……是战争的凯旋,还是某个人……

    在那宫城外,几株古老的梧桐树下,有一座小小的客栈小楼。

    小楼前有一片池塘,不是护城河,只是一片人工开凿出来的池塘。

    燕白楼帝都的高墙挡住了日色,再加上有着梧桐树的遮挡,使得这片区域终年在阴暗之中。

    可幸好,从这小楼,能够看得到那白楼门里的孤灯终夜不息的小楼。

    这也许是洛长风选择住在这里的原因。

    这客栈小楼是四年前建的,他在这里,已经住了四年。

    没错,是四年!

    这也许是因为他根本没有别处可去,也许是因为他对人生已无奈,宁愿躲在这种地方,看着宫城里那座小楼倒影,苟且偷活。

    小楼里住的不是别人,是他十子同袍兄弟,是他在书院里三年光景渐渐喜欢上的人,是雪儿。

    不,现在来说,应该是燕凝雪!

    是他灭门仇人之后,燕白楼的女儿,大燕帝国的凝雪公主,燕凝雪!

    ……

    洛长风就倚在客栈前湖边,背靠着木阶,手握着鱼竿,鱼线沉在水里,四年不曾提起过。

    他当然不是这一坐,坐了四年。

    只不过四年当中,绝大多数的世间,都是保持着这个姿势。

    早晨阳光洒下,洛长风背靠在这里,手握着鱼竿,眼睛盯着眺望着宫城小楼里的那道门,默数着燕凝雪何时起床。

    午后,他会提起一壶酒,背靠在这里,手握着鱼竿,看着宫城小楼外那株盆景何时会被灌注修剪。

    星光点亮夜空,他依旧背靠在这里,手握着鱼竿,看着那盏孤灯与孤灯下的人影,直到视线里是一片漆黑。

    洛长风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

    四年前,天下战乱起,书院里相处三年的同窗好友兄弟,纷纷辞了书院,各自返乡。

    曾经朝夕相处的同窗,被七州域与大燕帝国之间的祸乱卷入,纷纷入了军籍。

    他们变成了敌对。

    战场上就是生死仇敌!

    李星云回了星云州身披铠甲。

    苏小凡回了牧云州战功赫赫。

    君泽玉返回了八百宗以

    (本章未完,请翻页)

    客卿的身份在这场大乱中立场不明。

    月氏兄弟是帝王盟的人。

    离落来自剑阁,加入了星云州的对立面冀云州,与彭九为伍。

    重阳那个家伙更神秘而下落不明,甚至有传言说他是魔门余孽。

    江满楼倒还好,这祸乱大起,他江家倒是发了一笔横财。只不过经常徘徊在诸多阵营之中,身边三千红袍兄弟从来没有离开过寸步,也是谨慎了许多。

    雪儿和翎儿被送回了白楼门,自此恢复了那软禁般的生活,寸步不得离开白楼门一步。

    洛长风也拜别书院,他要复仇。

    他来了白楼门。

    却发现雪儿真正的身份。

    他下不了手,报不了仇。

    他本来是要上战场刺杀燕白楼的。

    可是这天下祸乱起,燕帝都也是不再安宁。

    四年间,有不少势力将目标放在了燕凝雪身上。

    他们想要拿住雪儿,要挟燕白楼。

    洛长风怎么能容忍别人伤害她?

    他在这一守,守了四年。

    四年来他不知道杀了多少人。

    除了杀人之外,他几乎都背靠木阶上,遥遥的望着雪儿越来越消瘦,越来越孤单的身影。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

    仇报不了。

    如今还要保护燕白楼的女儿。

    他就像一个废人。

    废了四年。

    所以经常胡思乱想。

    他开始怀念起七年前,他和雪儿初见时的情景,他入考菩提书院的情景,他十子同袍星空下许诺星空誓的情景,和那天迎着明媚的阳光与凉爽的秋风,开学时的情景。

    他越怀念,心中就越软弱。

    就越不愿意接受命运安排的事实。

    ps:提前祝大家中秋快乐。书里也是中秋了,不过有些荒凉。嗯,这一卷开头可能看的比较玄,解释一下,其实第一卷内容是男主回忆。真正的时间线是现在,这本书我会以穿插时间的方法来写,简单来说两条时间线,一条男主回忆的书院故事,一条当下的时间,两个时间推进,最后剧情衔接。这样写比较难,应该还没有仙侠江湖文写过这种方式,楼兰在尝试,在努力,不知道能不能写好。有建议的书友也可以在书评留言,我都会看的,谢谢。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