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菩提书院有新篇(下)
    今日不识彼时月,殊不知,明月同照两世人。

    就像是现在这样。

    新生入学,新生有新生的向往期盼,老生也有老生的立场角度。

    在这秋高气爽菩提结实的日子里,谁知道许久以后,谁会和谁走在了一起,谁会和谁成为了敌人。谁将那入学成绩榜上的名人挤落,取而代之成为更耀眼的天骄。谁从默默无闻一步步坚持努力到大放异彩。

    这些都是不可知的。

    对于新生来说,书院的日子充满了好奇新鲜。

    然而这个时候,师兄师姐们就会说,你入学时的同伴同乡会不经意间与你走上了岔路,开始见面越来越少,渐而陌生,最后形同陌路,因为你们不在一门修行。而你在某个转角某个园林邂逅的陌生人,会慢慢的走入你的视线,然后邂逅变成了同路,最后同归。

    一切的相遇与偶然,都是缘分。

    而缘分,是需要经营。

    曾经遗失的美好,是老生们最真实的忠告。

    这些忠告终是需要自己体会。

    老生们能够传达的,还是书院里代代留传的那些暗文化。

    比如,书院里这位萧师兄口中所说的,欺负新生。

    萧师兄名为萧灵童,为人八面玲珑,善于收集书院里各门情报,是名副其实的书院级天机楼代表。所以这些同年的师兄师姐,亲切地送给了他一个绰号:小灵通。

    “按照往届流程,新生会在菩提树下受菩提星辉洗礼,并且摘选菩提子为身份信物,然后由青衣教习带往紫竹轩进行六字门分门。”

    萧灵童回忆起往届书院规矩滔滔不绝地说道:“而六字门中道师通常不会在分门时出现,也就是说,负责接待新生的,除了六门青衣教习之外,就是往届的师兄师姐。而这个时候,书院是不会禁止一些新老生之间的交流切磋的。”

    萧灵童脸上露出狡诈的笑容。

    “你有什么想法?”

    书院内院,那挂着编号十七的园林之门后,几道身影席地而坐,身边有秋风吹落的桃花翩飞,这里天地灵气浓郁,有着独特的阵

    (本章未完,请翻页)

    法加持,静谧而优雅。

    “听闻这一届新生之中,那个所谓的世家第一大少江满楼就在其中。并且在书院入学试考核第一天,就召集了所有新生之中的翘楚组建十子同袍,想要进入书院之后,让十七座明镜台来一场大洗牌。”萧灵童似笑非笑的看着身边几位同袍说道。

    “这是有备而来?不,这是明显不将我明镜台守门人放在眼里!”萧灵童神色猛然严肃。

    “新生小打小闹而已,有这么严重?”同袍说道。

    萧灵童平日里性格如何,身为十子同袍的兄弟自然再清楚不过。今日难得一见这个家伙严肃认真的神情,说实话,几位同袍兄弟还真是有些惊讶。

    明镜台守门人,这个称谓,对他们来说,也是许久没有被提及过了。

    六个字眼回荡在耳边,有一种陌生,有一种怀念。

    自从上一次,在那个变态的家伙带领下,将明镜台彻底大洗牌之后,书院内院十七座明镜台就再也没有更新过。

    这个现状维持到现在,已经似乎让书院里的学子们忘记了明镜台的生存规矩,更别提如今产生主动挑战新生的破天荒想法。

    古人云,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

    书院十七座明镜台无疑是代表着书院学子的实力归属,在这书院内院十七落之中,竞争无时无刻不在发生着。可自从那一次之后,一切骤然如同疾风骤雨,杳无声息了起来。

    而十七落明镜台排名,也是牢固之极,再也没有更新过。

    萧灵童所在的十子同袍队,是书院内院十七座明镜台排行十七的一落,号称是明镜台门神。

    败仗不少,却从未在那些企图将其取而代之的外院学生之中输过。

    “门神之称,还真是久违了!”

    ……

    菩提树下,一道道新生身影佩戴着菩提子,聆听入学教诲,沐浴菩提星的洗礼。

    他们不知道,在那书院内院之中,十七座明镜台上的师兄师姐们,虽然表面上心境空明无物,可实际上已经隐隐的达成了一个共同的默识。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何况江满楼组建

    (本章未完,请翻页)

    十子同袍人,那一夜搞了那么大的动静,这一面墙早就被西风吹到了山里,吹到了书院里那些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师兄师姐们耳中。

    如同萧灵童说的,明镜台十七座,已经太久没有变化了。

    这种修为是枯燥的。

    他们需要新鲜的血液来冲击,在竞争之中弥补不足。

    所以十七座明镜台决定先下手为强。

    他们默许着门神之队对新生的挑衅。就在不久的将来,就在紫竹轩里,那时候,会有许多书院的学生围观。

    他们没有丝毫的轻敌观念,因为新生之中江满楼之名,君泽玉之名,还有许多背景深厚的世家子弟都位列其中。

    他们虽然年幼,可先天条件独厚,未来一改书院格局并不是妄谈。

    最重要的一点,是时隔三届九年,那凋零却从不没落的川字门,据传再度招了一名学生。

    书院内院里所以师兄师姐都知道,上一次明镜台十七座大洗牌事件,就发生在那个变态的家伙手里。

    好巧不巧。

    那人也是川字门学生。

    是九年前三届之中,川字门所招的唯一一位学生。

    如今,川字门又招到了唯一的学生。

    他是那个狂人的师弟。

    虽然素未谋面,闻所未闻。

    可内院十七座明镜台都深深的明白,历史似乎又将要重演。

    因为每一届川门学生,都注定会成为同届之中领军人物。

    这是菩提书院用千百年历史书写而成的陈规。

    这一次,没有人会相信会有例外。

    ……

    命运选择的一场对抗,会在不早不晚间来临。

    改写历史的人物,终归是应天而生的祥云。

    许多年以后,洛长风回顾着书院揭开的新一页篇章,依旧是难以置信。

    他想不明白,命运到底在他们身上安排了怎样的角色,又该以怎样的心态去扮演它?

    狼火烽烟,日日颠沛流离。

    世事如棋,处处生死劫局。

    一子之力,谈何覆雨翻云。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