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实力派后门
    青衣教习对洛长风的这个动作也是有些不解。

    参加力道测试的学生,无不是弯膝扎马,蓄力于掌,就连方才一掌截断测力碑石的离落,也是化用剑意为掌力,而洛长风却是没有任何的准备,就这么一掌贴了上去。

    “难道他以为自己就这么轻轻一碰,测力碑石也会像那样截断吗?”

    青衣教习这般想着。

    片刻后,无数道目光注视之下,测力碑石依旧毫无反应,青衣教习不由得挑了挑眉,摇了摇头说道:“下去吧。”

    洛长风不解何意,看了看那青衣教习。

    “长风,没有成绩……”那青衣教习没有理会他的目光,宣布说道。

    洛长风又看了看眼前的测力碑石,心想着怎么会没有力道呢?难道不能用天冲之力?不应该啊,测力碑石仅仅是测试力道而已……算了,还是在下一关努力争取吧。

    在满场哄笑声之中,在江满楼尴尬的脸色之下,在青衣教习的叹息之下,洛长风像着教习行了一礼,正要转身离去。

    “慢着……”

    青衣教习突然喝住了洛长风,双目不可思议的看着测力碑石。

    “轰……”的一声,所有人的目光顿时从洛长风身上移走,就连洛长风本人也是被这轰声吸引,视线之中,那测力碑石瞬间化作一团齑粉!

    测试台周围一片寂静。

    江满楼惊的合不拢嘴。

    青衣教习以及维护考场纪律的教习先生,都是目瞪口呆。

    就连远处进行第二场速度考核的学子,也是纷纷被这里的寂静与动静吸引,纷纷投来诧异的目光。

    洛长风微微露出笑容,想着这一次考核,终于是有了个好成绩,只要在后续速度与应变考核之中正常发挥,入这行字门中应该不难了。

    他看着测力台上说道:“先生,还请公布成绩。”

    那青衣教习被唤醒,缓过神来,正要公布成绩,可转念一想,这成绩算作如何?

    历届以来,就算是有带艺入学的学生,也没有如此惊人力道修为,一掌震碎测力碑化为齑粉

    (本章未完,请翻页)

    ,这种成绩,已经超乎青衣教习职权判别之外了。

    洛长风见青衣教习没有反应,便又是说道:“还请先生公布学生考核成绩。”

    那青衣教习负手而立,终于清了清嗓子说道:“行字门中入学考核先暂停片刻,你此等成绩,须得请门中道师定夺!”

    语罢竟展开身法向着书院深处飞掠而去。

    剩余一些青衣教习则是留下维护纪律。

    这突如其来的中断考核,令所有学子都是为之动容。

    他们不敢大声喧哗,但那低声议论中神色所流露出的震撼与钦佩,难掩于表。

    江满楼早已是跑了过来:“好啊你小子,竟然这么厉害!”

    他举起拳头就要往洛长风胸前砸来。

    洛长风知道这是一种玩笑方式,可他还是身体一闪,躲了过去。

    “六字门中,各有所长而已!”洛长风微微笑道。

    他是指十子同袍兄弟,每人各有所长,这话江满楼自然听得懂。否则书院也不会考核六字门中,这修行一道也不用分六门派系了。

    “我们十一人,雪儿、翎儿和李星云那个书呆子进了流门,君泽玉进了易门,重阳那鬼进了法门,你们四人入了行门,而我又是术门,如果沈家妹妹能够进入川门,那我同袍十子,岂不是将来会纵横菩提书院六字门?”

    江满楼开始幻想起未来宏图,脸上容光焕发……

    “沈家妹妹?是那个率先入了书院的同袍?”洛长风还是第一次听闻同袍十子最后一人的消息,不免问道。

    “没错!我告诉你,沈家妹妹可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美人儿,比起雪儿还要成熟几分,那可是……”

    洛长风没有听他胡说八道,索性盘坐下来,静静等待着消息。

    “来来……你别顾着休息,跟本少说说,你到底什么修为?”江满楼紧挨着洛长风席地而坐。

    洛长风想了想,也没打算隐瞒,说道:“应该是冲慧境吧。”

    “冲慧?”

    江满楼这一惊,完全没意识到声音太大,顿时将周围所有学子的目光,吸引了过来。

    (本章未完,请翻页)

    “冲慧?”

    “冲慧境界……他竟然进入了冲慧境!”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难怪他能一掌震碎测力碑石,定然是天冲之力!”

    “天冲之力,那可是一些青衣教习先生都不曾达到的境界啊!”

    “这长风太妖孽了,天赋之高,足可与天东经天十二星弟子并肩了!”

    “看来,下一届天阙地玄之争,又多了一位黑马天骄。”

    考场周围顿时炸开了锅。

    那负责维护考场纪律的青衣教习此刻也没有心情去管什么纪律了,一听闻新入学的学生修为高过自己,他们简直尴尬地要命,恨不得自己也一拳轰在那测力碑石上,看看能否震碎碑石,挽回些面子!

    洛长风四周望了望,三年的独居,隐姓埋名,让他不太习惯备受瞩目。

    江满楼又靠近了过来:“太震撼了。你的修为,在同袍之中,足以位居长兄了!找个机会,我们一定要论个位次排名,这长兄之位,非你莫属!”

    “你这是要捧杀我啊。以我所知,君兄的修为,就不在冲慧境之下。况且天下修行,六字门中,并不是谁武力值高就能担当一切。易门行军布阵,伏羲八卦,奇妙非常。流门口出成章,唇枪舌剑,防不胜防。术门机关数术,巧夺天工,狡兔九窟。法门天地独厚,风雨雷电,随心而运。川门在五门之外,门中人却最具生存之力。这六字门中,各修所长,行门算起来,不过是直接了一些而已,并不见长。”洛长风苦笑。

    “说的好像也有些道理。”江满楼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

    “况且,我也不一定入得了行门。”

    洛长风苦笑,视线余光却发现了返回的青衣教习。

    他连忙站起,整理了长袍,恭敬地向着那名青衣教习行了一礼。

    考场间逐渐安静了下来,无数道学子的目光看着那消失良久的青衣教习,和洛长风一样充满着期待。

    青衣教习环视了四方,最后视线落在洛长风身上,带着一抹赞赏之意,扬声说道:“学子长风,你被我行字门中,优先录取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