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冲慧下境
    江满楼一脸无语,不过好在十子同袍分组时,他也多少知道这同组的几个家伙是如何的特殊,所以他让自己慢慢习惯这一群“不正常”的家伙。虽然这对他来说是一件及其痛苦的事,谁让这孽是自己作的呢?

    “额,哈哈哈……那个,说说我的愿望吧,你们猜,我对着星空许下了什么誓言?”

    雪儿想活跃一下气氛,也想让洛长风忘却曾经的不快,便应和着说道:“啊……一定是想要更多的银两!”

    “庸俗!”江满楼翻了个白眼。

    “那一定是想要更多的美女!”翎儿接着道。

    “不堪……”江满楼摇了摇头。

    “继承祖业?”李星云问道。

    “本大少的钱,多得下下辈子都用不完,用得着继承祖业?”江满楼瞪着眼。

    “不是你说,要入术字门传承祖业?”李星云说道。

    “我只是说说而已,你个书呆子还当真了!”江满楼郁闷,旋即看了看洛长风,“来来来……长风,你来说。”

    “自由!”洛长风想都不用想。

    江满楼顿时惊呆了:“生我者父母,知我者,长风啊……”

    这时,君泽玉插了一句调侃道:“难道不是要避开那朵雨中棠花?看来我猜错了……”

    “哪壶不开提哪壶!”江满楼为之气结。

    “雨中棠花?是什么?”李星云不解问道。

    “天下皆知,我们天下第一大少江满楼江大少,是为了逃婚才躲到书院避难的。”那一旁抱剑而立的离落,开口说道。

    “什么?逃婚……”洛长风几人震撼无比。

    “什么逃婚!本大少是要干大事的人,那是不想误了人家姑娘终生。”

    江满楼一想起那朵铁棠花,心里就不自在,感觉像是被人盯着似的。

    “莫不是你,看不上?”一直沉默不语,将身体隐藏在黑袍下的重阳,忽然说道。

    所有人都将目光移来,很是好奇的看着江满楼。他们都想知道,一个能

    (本章未完,请翻页)

    够许配给世家第一大少江满楼的女子,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最起码不会像是重阳所言,是什么胭脂俗粉,但想来,一定身份背景都不一般。

    被这一道道目光看的有些别扭,饶是江满楼习惯了惹人注目到哪里都是主人翁角色的心态,也难免有些尴尬。

    “你们懂什么!像我这种物质追求达到一个寻常人不可企及的境界时,往往开始追求的,都是精神与灵魂上的升华,看不上也好,看得上也罢,都是到头来都是红粉骷髅一具,有什么意义呢!”

    江满楼露出一副伤春悲秋的神色,给人的感觉,像是仰望着星空悲天悯人叹世间战火漫天,民不聊生的帝王。

    众人一度摇了摇头!

    ……

    夜深人静,同袍的兄弟共枕着血玉虎皮,在无数的星辉拂照下,入梦而眠。

    洛长风却是没有像其他人那样深睡。

    他的神识,游离到了天地之中,沟通天地自然。

    三年前,他本身的境界修为就处于入魄境界。经过三年的蛰伏,埋头研究那一份勾勒着社稷山河的天图,他竟然无声无息之中开了天冲,入了冲慧之境。

    六字门中道,无垢、入魄、冲慧、妙道、元神、灵窍、化劫、神引、周天。

    无垢境界旨在通过灵丹妙药洗练体质,将修行者体内积攒的污垢排除。然后再修炼一些基本强身武学,成为武者。只是,此入道之境所需辅助灵材药典甚多,因此,对于寻常人家来说,若想真正踏入修行者行列,其实很难。

    而入魄之境,就是在无垢境界基础之上,锻骨,聚气,凝神,再次易经洗髓,一跃成为武道大师级人物,而病邪不侵,无病无痛,延年益寿。

    在修行六字门中道所形成的理论《道学典藏》中,有一部最为广泛流传且基础的典学,名为《道之初》。此典共上下两篇,上篇开天冲,下篇孕灵慧。

    武道大师凝神之后,学习《道之初》上篇《天冲篇》,习得神识沟通天地自然之法,便可感悟天冲之力。

    洛长风就是在研究社稷山河

    (本章未完,请翻页)

    图所花费的三年光阴中,无意间开了天冲,获得天冲之力。自此,天地间灵力,便可为他所用。

    至于下一境界,神识聚精,孕育灵慧,则就需要学习《道之初》下篇《灵慧篇》了。

    这是介绍凝聚元婴的法门。

    洛长风知道,修行之道不能操之过急,所以打算在进入书院之后,再凝聚元婴。

    他现在需要做的,就是让所悟的天冲之力,更加得心应手,随心所欲。

    游离的神识,悄然无息间,飘入了一片霞光流溢的世界。

    这一片世界之中的景,不存在于世间任何一处角落。

    它就像是一副画,画者笔下浓重淡彩描绘的一副山河图录。

    没有战火与硝烟弥漫,没有恩仇情怨的一副山河图录。

    洛长风没有感到意外,因为这不是第一次进入这片画中江山。

    因为他知道,这画中江山,就是父亲所得那一份天图之中的景象。

    社稷山河图!

    这是这部天图的名字!

    他曾对这部天图参悟了三年!最终的结果,开了天冲,神识游离而入这片社稷山河中,看到了一座又一座的高山。

    重峦叠嶂,一层一层。

    而他就是一只微不可查的蝼蚁,在无尽高耸入云的山峦前,仰望着九重的天,九重的河山。

    “天图已与我神识融为一体,只要神识一动,就可以看到那片山河。可是三年了,始终不得入那一重山河的法门。”

    洛长风神识站在巍然不见顶的山前,看着山门上矗立的一座记载着山河九重的石碑,沉默了许久后,再度鼓起勇气,尝试沿着脚下的石阶,登山而去。

    社稷山河图记载,山河九重。

    三年间,自从开了天冲,入了这社稷山河图中之后,从未见过真正的山河。

    他尝试了无数次,每一次都是累倒在山路之上,然后昏睡许久醒来。

    不过他知道,终有一日,他势必要登上这座山巅,看一看一重的山河到底是何模样。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