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星空誓(下)
    菩提山上的夜色似乎比起白楼门,比起碧水江,比起这一路来所露宿的山林郡镇的夜空,要美的多。

    或许是菩提山上的书院正对着夜幕里菩提星的下方,才让这山上的夜晚,沐浴在清凉的星辉下,让这山上的人,聆听那光辉中所传递的神圣的教诲。整座菩提山,显得格外静谧安详,丝毫没有被白日里拥挤与纷扰影响。

    星星点缀,挂满了夜空。

    营帐外,洛长风几人聚在了一起,围着长长的食案说笑聊天。累了,就索性躺了下来,指着满天的繁星数着一二三四……

    这或许显得很无聊,可对小公主雪儿来说,很有趣。

    她小的时候,被关在白楼门里,就很喜欢数星星。

    古书里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可以反映人的内心世界,她觉得星空,就是世界的心灵,透过星辉可以看到许多东西,比如那一直向往的外面的繁华世界。

    ……

    “我们,还要等多久?”看着身边附近一个个食案旁的学子们那望眼欲穿的模样,李星云也开始坐立不安了。

    “我们这儿百十来人,纵使有天机阁楼主相助,想要推演衍化出最佳同袍人组合,也是需要花费些时间的。”君泽玉沉吟片刻说道。

    “君兄虽尚未进入书院,却早已是易门中人,按照君兄推算,大伙儿还要等上多久?”洛长风问道。

    似乎是听到有趣的话题,雪儿拉着翎儿坐起了身,大眼睛扑闪着,很亮很清澈。

    君泽玉看了大家一眼,若有深意的笑了笑,然后举起一杯酒,将杯中乾坤映着星月,说道:“杯盏之余!”

    然后一饮而尽。

    声音刚刚落下……一直缺席的江满楼大少,终于解脱性的完成手中浩瀚的工程。

    十子同袍人,他已经分组完成。

    他引着几人,向这边走来。

    李星云,雪儿和翎儿三人不可思议地看着君泽玉。就像是在看大陆罕见的生物一样,满脸的难以置信。

    杯盏之余,竟然真的是饮完一杯酒的时间!

    “君大哥太厉害了!”雪儿由衷的赞叹道。

    “君大哥可是经天星传人,自然比起一些只会先生说、先生说的人厉害了……”翎儿时刻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不忘与李星云斗嘴。

    不过此时,李星云显然也没有多少心思争辩什么,作为同龄人的君泽玉,让他第一次觉得可怕。

    没错,这种感觉,是可怕!

    以前在村子里,只从那些书籍典故里读到些奇人传记,知晓六字门中易门中人神鬼莫测的手段,知福祸,趋吉避凶,心中倒也是半信半疑,今日亲眼所见君泽玉深邃如海,一语道破天机般的从容神色,让他大为轻叹。

    李星云整理衣袍,起了身,恭敬地向着君泽玉行了一礼。

    这是同辈之间论交最为正式的学生礼,也是目前菩提书院院规明注的礼仪。

    李星云是要请教,所以很严肃,很认真:“先生说三人行,必有我师。易门高徒,君兄实乃天东俊杰,还请一解心中疑惑!”

    “嘻嘻……难不成,我们的流门学子也要改投易门门下了么?”翎儿嬉笑道。

    一旁的雪儿,小手连忙捂住了翎儿的嘴,那弯弯的柳眉,眼角带着笑意,带着歉意。

    她从书中看过李星云所行的这个礼数,知道这是平辈之交最为贵重的礼节,通常用来论道、请教……一些极为正式庄严的场合。

    翎儿与她一起被困在白楼门,却很少读书,不懂这些。

    所以雪儿生怕翎儿的嬉笑有辱庄严。

    洛长风也是一双眼睛紧紧盯着君泽玉,他也很想知道对方是如何得知方才那一句‘杯盏之余’的。

    莫名其妙地承受李星云如此大礼,君泽玉显得有些不太自然。

    他连忙回礼,笑道:“其实,我也是在端起那一杯酒之前,用余光瞥了楼少一眼,看到了那抹释然得以解脱的喜悦笑容,喏……就像现在这样的笑容。”

    君泽玉递了个眼色。

    视线所及的方向,江满楼一脸看起来有些邪恶的笑容,正向这边走来。

    他身后,跟着四道人影。

    其中有三道,是洛长风记忆中仍有印象的。

    就在几个时辰前,还当着百位学子质疑,挑衅江满楼的月相期,月三人,和素来低调的离落。

    除了这三人之外,还有一道披着黑色长袍的身影。

    看起来不是多么高大,甚至比起江满楼来说,却还显得有些消瘦

    (本章未完,请翻页)

    矮了半头,可是那道身影隐藏在黑袍之下,即使在这星辉极好的月色繁星里,也很难发现后者的存在。

    这是一个存在感很低的人。

    以至于,经常会让人忽视他的存在。

    对于朋友来说,这是件很失礼的事情。

    对于敌人来说,却是很危险的事情。

    这是洛长风看到那人时的,第一印象!

    ……

    听到君泽玉的答案,李星云多少还是有些失望的,虽然心底也是抹了一把汗。庆幸自己身边的人,并非书里所言那般诡谲的存在,否则,日后提心吊胆的相处,可就太费精力了。

    倒是雪儿和翎儿,顺着君泽玉的目光看到江满楼那一脸笑容时,忍不住笑了出来。

    洛长风也是微微一笑。

    明显有些僵硬。

    他分不清君泽玉所言究竟是真是假。

    真的倒也罢了,假的,就太过于可怕。

    若是将来成为敌人,或者说此人与社稷山河图有关,心怀不轨,那绝对是不可战胜的一大劲敌!

    “或许,是我太敏感了!”洛长风这样安慰自己说道。

    ……

    江满楼大少有些云里雾里,心想着这是怎么了?难道这两个小丫头看上了自己不成?虽然你是燕国小公主燕凝雪,可我江满楼也不是随便的人啊?

    等等,那两个小子怎么回事?如何也是这么带着侵略性的目光直勾勾地看着自己?怎么觉得,像是在盯着自己身体上的某个部位在看……不是,在研究呢?

    江满楼颇为自豪的迈着阔步。

    天知道他的思维绕到了哪里……

    “想必,这几位就是我们未来的同袍兄弟了?”君泽玉师承易门,江满楼心中盘算的那些小伎俩,很少能瞒得过他的眼睛。

    现在算上雪儿、翎儿、李星云、洛长风和自己,是五人。加上江满楼与身后的四道身影,刚好凑够十子同袍之数。

    如同洛长风和李星云一样打量着对方,江满楼身后的几人,同样用一种审视的目光看着他们。

    “非也非也!名单上,我们还有一位兄弟,哦……确切的说是,一位姐妹,并不在这山脚。”江满楼邪恶的笑着。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