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星空誓(上)
    江满楼是个纨绔子弟,作为世家第一大少的他,从未学过隐忍谦让,所以一直以来,他忍受的脾气向来不怎么好。

    通常处理这种突发事件,是不需要他亲自过问操心的。

    不管是身后,还是营帐周围,亦或是整个菩提山下的三千红袍兄弟,都早已经准备好将这口出不逊的离落生擒,然后随时丢到府中江楼旁湖潭里,喂食那人工种养的铁棠花了。

    只待楼少一声令下!

    哪怕是在这菩提山下,哪怕对方是将要考入书院的学子。

    就算是院长大人也要给江家几分薄面吧?

    自从三年前研习那一份天下共逐的社稷山河图之后,洛长风的五感比起许多人来说,都要明显清晰很多。

    所以即便那三千红袍隐藏的很好,可剑影刀光与无形的杀气笼罩,还是没有逃得过他的双眼与感知。

    洛长风也是有些诧异,有些好奇地看着江满楼。

    他很想知道,作为天下第一世家大少来说,通常遇到这种事情,都会怎么做。

    然后顺便以此为戒,坚定一下这三年来家破人亡的惨痛经历,心中所养成的、新的、冰冷的无情三观。

    天无情,人无情,道无情!

    可惜,最终江满楼的态度,还是出乎了他的预料。

    这位江家大少眼神直勾勾地看着对面那道怀抱长剑的身影,心中真是一万句赞叹。

    按照他的话来说,这家伙明明知道自己的身份,却还敢当着众人面前顶撞自己,这完全是不知天高地厚找死鲁莽的行为?

    不然!

    “有性格!”江满楼用一种谁也听不懂的语言自言自语喃喃地说道。

    “楼少?”一旁的大红袍首领以为自己接到了什么命令,不确定地轻声疑问。

    江满楼回过神来,清了清嗓子,挺了挺身影:“那我就,长话短说……”

    江满楼的转变着实让洛长风惊诧了不少。

    虽然心中一开始猜到的结局并不是如此和平收场,可不知为何,他的内心深处,还是有一丝暖流安慰而

    (本章未完,请翻页)

    过的。

    短暂的插曲让人窒息,不少对于江满楼恶贯满盈洛河霸少之名早有耳闻、甚至如雷贯耳的学子,心中确实为那刚刚熟知的离落紧了一把!

    不过看后者的神色却是平静如初,不知是没有想过自己说出这句话所要面对的可能后果,还是真的并不畏惧那天下第一世家的大少。

    总之言归了正传。

    江满楼苦口婆心的为众人讲解了同袍宴会的来历与日后进入书院心中所规划的宏伟蓝图,说白了就是,如何如何组建十子同袍人……如何如何在书院修行学习以最快的速度进步破境……如何如何挑战明镜台师兄师姐……然后对书院所有的老生人物进行一场大洗牌,进而书写一篇菩提书院有史以来最辉煌的学子篇章。

    不得不说,那位负责书写这未来书院规划道路文辞的红袍兄弟,虽然文笔不怎么样,可描述的却是井井有条,栩栩如生。

    让自幼从未出门,对白楼门外的世界只能出书里寻找影子与幻想的燕国小公主雪儿,倒是听得乐此不疲。

    而且中途有些生僻的名词与描述,她无法理解的,还会不停地在一旁低声询问洛长风。

    倒是这个贴身丫鬟翎儿,听得云里雾里的,早就不知道何时去梦里寻找周公共进晚餐去了,还害得从未近女色的李星云书生,就这么红着脸僵硬的站着,用胸膛和身体支撑后者的美梦。

    心急之下,双手不知该放哪里了。

    搀扶也不是,不搀扶也不是……只能干瞪着眼,向洛长风和雪儿递过去求助攻的眼色……

    “我要说的,都说完了……不知诸位,还有什么疑问么?”江满楼的长篇大论终见终章,他自己也是松了口气。

    “没想到久历花场的本少,这会儿发个言说两句话还会有些紧张,真是奇了怪了。”

    “想来一定是我太激动了。”

    “是啊……无论是谁听了我这慷慨激昂的演讲,都会忍不住向往的。”

    “……”

    人群之中有一阵沉默,然后一只雪白细嫩的小手,举了起来。

    那是一名少年。

    (本章未完,请翻页)

    “楼少规划的蓝图完美无缺的。以我的立场来说,若是入了菩提书院做新一届学生,自然会对那明镜台极为向往与忠热,所以组建十子同袍人碰一碰那明镜台师兄师姐们也是早晚的事,我想,这也是在列诸位道友同窗的想法。”

    许多人表示认同地点了点头。

    “只是不知道……楼少安排我等在此时此地,组建十子同袍人到底是何意?难道会比进入书院之后,大家互相了解在取长补短的基础上十子同袍要更为稳妥合适,胜算更为大吗?”

    “楼少难道就不担心,事情一旦传了出去,传入了书院师兄师姐们的耳中,会打草惊蛇,让他们先下手为强,招来劲敌吗?”

    举起雪白细嫩小手的,是月相期。

    那个像极了女娇娃的少年。

    “这也是你们所有人心中的疑问?”

    江满楼挑了挑眉看着众人,见无人反驳之后,呵呵笑道:“我来问你,这天下,若论起情报收集,当数谁最?”

    “自然是中州天机楼!”月相期说道。

    “我江家比之如何?”江满楼笑道。

    “萤月之距!”月相期怔了怔,随后说道。

    “此话就说的有些偏激了!”江满楼并不生气,“自古道,有钱能使磨推鬼……我江家势力,散布天下各地,情报收集的能力虽不比天机楼,可也不至于萤火比之月光。”

    “你也说了,那是你江家的势力,并非你江满楼的势力……”月相期撇了撇嘴。

    “然而我江满楼的银两,却都是江家的银两。”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说,无论天机楼掌握怎样的情报信息,我江满楼都可以用银两买到手……”江满楼露出一副自豪的神情。

    下方众人,又是一阵鄙夷!

    “你是在炫富吗?”月相期冷声说道。

    “我还用得着炫?”江满楼瞪着眼,“既然敢在此时此地邀请诸位组建十子同袍队伍,情报工作自然少不了。诸位或许还不知,有关于在座所有人的信息情报,我江满楼都了若指掌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