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大人物们的对弈
    “怎么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个家伙?”雪儿看着那一身行头起码也值上千两的富家公子哥,有些好奇的自言自语着。

    “你难道忘了,清晨我们还见过他。”洛长风提醒道,“那个率领着三千红袍兄弟闯入城中的家伙……”

    “哦……天下第一世家大少……”翎儿恍然大悟。

    “第一世家大少不敢当,洛河霸少还是有那么点恰当的,哈哈……”

    江满楼张开宽广的臂膀,大步走来,面带着奸色,就欲将雪儿和翎儿这两位小美人儿搂在怀里。

    洛长风与李星云二人不约而同的上前,将雪儿和翎儿挡在身后。

    尤其是洛长风,身上透露着一种森冷的煞气,江满楼虽然有些修为,也不免感到一阵寒冷心悸。

    双手还停在半空,这尴尬的场面令江满楼微微怔了怔,旋即看到救命稻草一样,直接转移了方向,给君泽玉来了个熊抱。

    “君兄多日不见,近来可好?”

    君泽玉神色无改轻笑道:“哪里及的上你这第一大少,正是新婚燕尔,也不忘赶来书院入学考试,真是可敬可佩啊……”

    “我江满楼是谁?想做什么事还有谁敢拦我不成?”

    江满楼皮笑肉不笑地搭着君泽玉的肩膀,又扯着洛长风显得极为熟悉地说道:“天香居那种混乱的地方怎能配得上几位的气质!今日我江满楼做东,宴请所有书院天骄,走走走……随我军营中一叙!”

    这位江家大少可不论认不认识熟不熟悉,反正能与君泽玉站在一起,并且让其宴请的家伙,即使穿着再怎么平凡不起眼,也绝非等闲之辈。

    江满楼是这么认为的,或许是自小耳濡目染,被商业的眼光所影响吧,他扯着一行人,便是往那山下三千大红袍安营扎寨的宽敞地儿走去。

    ……

    “这个江家小子还真是如传闻那般,安静不下来……从上午三科考试结束后,他这前前后后,一共拉拢了不亚于二十余人了吧?真不知道这世家第一大少又打算捣鼓出什么事儿来!”

    山顶那片贵宾区域中,依旧有几道身影不曾被书院里的青衣教习接入山门院中。对于他们来说,或许书院外人山人海的景色,比起山门里九转十八弯遍地菩提花树祥和,更要迷人一些吧。

    (本章未完,请翻页)

    景为人衬,无人的景虽美,却缺少一份生机!

    当然,这几位来自天下四方的大人物们,并不见得有这般胸怀远见。因为凡是能够位极人臣,权掌天下,修为通天的大人物,是不会浪费太多的时间在这触景伤怀感悟人生。

    之所以不曾进入书院后院山门,自然是有些原因。

    比如这位来自中州帝王盟统帅之下王族沈家的家主沈厉,就率先挑起了话题。

    他负手而立,凉亭中眺望着山下。

    言辞,有些指责,有些凌厉。

    宇文大将军对弈亭中,执起一枚黑子落下,不冷不热地接了一句:“如果什么时候,帝王盟的家底能够取而代之江家,晋升天下第一世家的位置时,或许,沈兄就能够理解库存银两太多而败之不尽的苦恼了……”

    沈厉背对着凉亭,背对着宇文将军……没有人能看到他的神色,只是声音不知不觉中压得更低更沉了一些:“家底再多,也总有败尽的时候……想当年白楼门里的洛翎,何等的威风凛凛,大燕帝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尊贵,最后,也同样逃不过命中劫数的定论!”

    沈厉露出一抹冷笑。

    这冷笑很冷,却不及这话语更冷。

    凉亭中的空气,仿佛在这一瞬间冻结了,宇文阀执起黑子的手,也是刹那间顿在了棋盘上,那是极为短暂的一瞬间,短暂地甚至是对面的棋手都不曾发觉他的异样,然后‘嗒’的一声响,棋子落盘。

    沈厉挑起的,是一段往事。

    似乎已经被世人遗忘的往事。

    可三年过去,这世上,对这件往事记忆犹新的人,却出奇的很多!

    多不胜数!

    宇文阀面不改色地说道:“除了命中劫数之外,这世上还有一些人,往往容易断送身家性命。”

    “哦?愿闻其详?”

    坐在宇文阀对面的棋手,是剑阁之中一位仙风道骨的老门主。

    这老者面容枯瘦,精眸内敛,雪白胡须……左手中持着拂尘,拂须垂落,刚好遮住了剑阁道袍袖上独有的图案标绘。

    剑阁老道捋着花白胡须,似笑非笑地说道。

    沈厉,也是收回了眼角的余光。

    “举个很简单的例子!有一天青楼着火,不论是房客还是艺妓们

    (本章未完,请翻页)

    ,亦或是楼里的小厮丫头,不管他们当时在做什么,是在依偎着互相喂食酒色,还是在鱼水之欢春风迤逦,又或是看家护院烧水铺床,自然发了疯拼了命的逃离火灾楼区,可偏偏有人喜欢趁着这个时候,趁火打劫,不要命地混入楼里占一占那撩人**的酒色……”

    “道兄说这种人,会有什么下场呢?”

    来自剑阁的老门主,剑光双瞳里深邃,似笑非笑捋了捋胡须,想了想片刻说道:“浑水摸鱼,一直都是很要命的冲动。”

    “道兄言之有理!所以说人活着,还是脚踏实地一些的好,天下辽阔无边,安安分分守好自己的三分土地就该知足。将手伸的长了,早晚有一天会引火烧身。”

    又是‘嗒’的一声,棋子掷地有声地落在棋盘上,无形之中,有着一股威凜的杀气散发开来,惊散了凉亭外那小憩在花树山石上的灵鸟飞禽。

    宇文阀也挑起了一件往事。

    一件就发生在几天前的往事。

    雪儿与洛长风几人同行之后,并不是再没有遇到任何的阻碍,而是在黑暗的夜色下,那一路的障碍,彻底被暗中随行的燕翎卫清扫而空了。

    不得不说燕翎卫的手脚很是干净利索,别说这一路上再没有遇到任何的杀手埋伏,就连空气里一丝血腥的味道都不曾嗅到,他们这一路走来,好山好水风俗民情,着实是遍览了个够。

    在抹杀的这一路痕迹之中,宇文阀也并不是一无所获。

    起码从三日前,五十里外重阳谷那一堆曾被自己亲手了结的死尸来看,那群人,那群杀手,是来自于一个神秘的组织。

    那个组织与燕翎卫的职责刚好相反。

    燕翎卫成立之初的宗旨是负责守卫大燕帝国燕氏皇族核心成员的安全,而那个组织的诞生,没有任何的信仰与信条。

    流传于世人心中的印象,那个组织一直以来都是以嗜血屠杀著称。

    没有理由,没有任何情感。

    他们的人生就是杀戮,他们从杀戮中走出一条人生。

    而刚好,身为燕翎卫首领,以熟知天下神秘组织分布为根本的宇文阀、宇文大将军,就知道那神秘组织源自于何处,效忠于谁。

    这一声棋子落地,不是敲山震虎。

    因为饿虎,就在身边。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