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菩提花残不景伤
    一场秋雨一场凉!

    来自天下四方各地刚刚认识或者一路结伴同行的学子,受过了菩提城秋雨的洗礼,涤尽了红尘气,三日后,终于是迎来了那个翘首以盼许久可谓人生中最重要的日子。

    今日菩提书院开学!没错,就是开学!

    三日前放榜就写的清清楚楚,菩提书院开学第一天同时考核入院试,凡能够通过入院试考核的,便可成为菩提书院的一名学生。而没能通过考核的学子,虽然无缘于菩提书院,却也能在人生的经历中留下一笔难以忘怀的墨点。

    菩提书院的开学对整个天东,甚至是整个天下而言都是件大事。至于菩提城方圆数十里的百姓,更是早已翘首期盼多日,在天色朦胧还未全亮时都开始沿着城门顺着山道摆起两道长长的街摊。

    洛长风一行四人也是早早地起了床,其实洛长风一夜并没怎么深睡,他从未见过书院道师白羽模样,也不知道今次一行,能否顺利进入菩提书院找到那位白羽叔叔,心中或多或少还是有些担忧。

    李星云挂着两个黑眼圈不停地打着哈欠,人各有人的烦恼,这个小子虽然将村子里的所有书籍倒背如流,可面对天下闻名的菩提书院招生考核,难免有些不自信的。

    所有洛长风一夜未眠,他也一夜未眠,一整夜都在复习着功课!洛长风发自肺腑轻叹,真是我辈学习之楷模榜样!

    至于雪儿和翎儿,别提有多兴奋了。

    她们有着燕国尊皇亲笔书的推荐信,而且燕白楼也早已经和书院院长打过招呼,想来那宇文大将军来到菩提城后,也见过院长了。这两个丫头入学书院自然不需要任何的担心。

    “就要见到哥哥了,说起来还真是有些想他。”轻轻松松从城外绵延而上山道的街摊上,买了些不怎么吃的习惯的早餐,再配上李星云家乡特有的雪花糕点,雪儿和翎儿这一餐,吃的还算满意。

    雪儿揉了揉微微隆起的小肚腩,一脸满足幸福的模样。

    “嗯,我也是想念公子了。”翎儿嘴里还塞着粘粘的雪花糕。

    “你有兄长在书院?”洛

    (本章未完,请翻页)

    长风有些惊奇。

    “对啊。长风大哥,我哥哥很好很优秀的,你们一定会成为很好的朋友,就像你和星云大哥一样。”觉得哪里表述有些不对,雪儿又忍不住改了改口,“不,你们会成为比你和星云大哥还要好的朋友。”

    说完后又发现说错了话,脸颊不由得泛起一阵红晕。

    洛长风本来还想再问些什么,一时间被这话像是呛到了喉咙,微怔了一阵子,不得不把心中的疑问给咽了下去。

    李星云这个书呆子哪里听得出来不同的意思,傻傻的看着洛长风笑了笑。

    ……

    菩提城坐落在菩提书院的山脚,沿着这条人潮拥挤的山道向上,就能看到书院建筑的一角,一角地展露在眼前。

    城门口还好,除了城里的学子,就是两边长长的摊贩。

    山路到了转角,视野一旦开阔起来,便开始变得寸步难行。此时正是清晨,菩提山上却显得有些阴暗。

    周围被数不清的马车堵的死死的,马儿低头吃着山中的野草,山中偶然吹来一阵微风,不知道掀起了哪家的马车车帘,又是哪家的姑娘公子出了马车,朝着那搭建在书院门前的一座座凉亭走去。

    这个时刻,无论是天东的世家富豪,还是七州与燕国各地前来的官员,亦或是游走四方的商贾们,都比不上考生重要。除了要拜入书院的学子之外,所有无关人等都是被阻隔在那些凉亭百米之外的。

    看那些安静的华贵马车,和司空见惯面色如常的随从护卫们,可以想像过往无数年间,菩提书院开学时应该都是这副模样。

    洛长风四人终于挤上了山,他们是学子,一路上虽然拥挤却也有许多人主动让路。在他们身后,还有长如龙的学子队伍纷纷上山。

    四人对望了一眼,眼神中难免有对此盛况的感叹,有对菩提山周围深秋之景的赞服。

    唯恐阻挡了后方学子上山道路,四人没有多做停留,便是跟随者学子的队伍,向着书院门前颇为宽敞清静的凉亭走去。

    一场秋雨过后,今天的天气非常好。

    用秋高气爽形容也不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为过。所以不论是赶考的学子还是送行的家属,心情都很不错。

    或许是书院前面积极大由青青草甸蒲成的缓坡上清静的凉亭,或许是四周聚集了人山人海有许多天下闻名的大人物即将出现,但更多的是因为这里是菩提书院,经历了数千年风雨,依旧神圣辉煌的书院。

    因为书院门前的菩提花,智慧树,开满了一地,秋残不景伤!

    ……

    洛长风虽然小时候跟随父亲去过很多地方,见过很多人,可对于菩提书院还是有些陌生的。

    凉亭里仰望着爽朗天空下那一栋栋辉煌大气的建筑,心中有种说不清的爽朗开阔,仿佛眼界或者心境,一下子明亮了起来。

    不过他此时关心的重点显然不应该是书院的模样,这人山人海中,偶尔有着书院的教习出现,似乎是在接待或者迎接某位大人物的出现,似乎又是在维护着秩序,总之洛长风的眼睛,一直眺望着那一道道身着书院教习先生服饰的身影,企图能从中看出一道不一样的背影出来。

    如果能在进入书院之前就找到白羽叔叔,那自然最好不过了。

    书院深不可测,强者如云,他身怀天图之一社稷山河图,稍有不慎,极有可能被发觉,到时候真的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了。

    所以一路以来,他都不知道进入书院这个选择,到底正不正确。而他又从未见过白羽叔叔,只能凭借着一个名字和父亲留下的那根翎羽来识别相认,不免有些忧心忡忡。

    雪儿从对面不远处凉亭中发现了君泽玉的身影,扯了扯洛长风的袖角,笑着招了招手,洛长风回过神点了点头,李星云被翎儿拍了一下,不得已拱了拱手。

    视线余光中,却又偶然发现了城中所见的那位邋遢的老道。

    “他竟然也在亭中!”洛长风很惊讶。

    “难道说他也要入考书院?”翎儿一脸的疑惑。

    “可是,年纪会不会有点大了?”雪儿小声询问道。

    李星云一脸莫名的想着你们都是什么神情,书院招生没说年龄限制啊,人家为什么不能入考书院啊?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