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蛇丸一觉醒来 第十章 一切都在破碎中
    一切都是虚幻吗?而我....也不过是这一处天地的棋子。

    甚至就连传说中的六道仙人又能怎样呢,认为自己掌控了一切,可自己无论如何却在执行他人的意志。

    而我...最后会变成那个样子吗...

    一个记忆碎片在大蛇丸的脑海中发发过,随即无限放大,甚至连一根毛发都可以清晰的看到。

    那金色中长瞳孔,紫色蔓延到鼻翼的眼影,苍白的皮肤,带着青蓝色勾玉耳环。

    嘴角挂着那一抹诡异的微笑,所有的一切都有无限放大,就在这个画面之中,两个大蛇丸互相对视着。

    “这怎么可能呢....”

    大蛇丸喃喃自语,有点不相信,也可以说是不敢去相信。

    街道上水车马龙,种种汽车横飞着,那挂在高楼之上的银幕的播放,电脑手机,对科技的运用已经到达了极致。

    有些零件和螺丝都精细到分毫,枪械火药在那些电视剧中更是展现得淋漓尽致。

    还有那传说中的原子弹,一种被称之为核的放射性物质。

    一切都是那样的扑朔迷离,似乎是存在于梦幻般,除去那一只静静躺在桌面上的巴雷特...

    应该是叫这个名字。

    那一种叫做“手雷”的东西完全能比得上十几张起爆符,甚至比复合式起爆符还强上几分。

    而且那只不过是最普通的手雷...

    一支巴雷特在千里之外轻松取敌首级,然后潇洒的退走,几座坦克在战场上疯狂的杀戮。

    天空之中悠远的飞机在肆意的翱翔。

    一切仿佛是那样的近,触手可得,却是那样的遥远,相隔着次元的断层。

    卷卷画面也在不停的翻动,雨水滴答滴答的罪过在我大地上,而我却独自的站在小山坡上,墓碑前。

    面前的两个墓碑,仿佛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纵使是雨滴穿过我的身体,那又如何。

    深渊之中只有一人,任凭如何呼喊,都不会有人回应。

    朦朦胧胧的雨天之中,画面里仿佛还有一个带着火红色斗笠的人。

    画面转瞬即逝,看到中忍考试之中自己被老头子封印双手,看到了自己追寻忍术的道路,看到了那四战之中自己对待真理的态度。

    一切又是那样的久远,那样的清晰。

    “火之意志...哈哈。”

    大蛇丸忽然诡异的笑了笑,不知不觉之中,眼角之中也流出一丝眼泪,转瞬即逝。

    “老头子,你不要说笑了,你也只不过是木叶这个组织历史中一个短暂的领袖而已,就算是留有事项,终有一天也会被风化,成为一抹黄土任风飘零。”

    死去的人不配享有一切,为死者哀叹没有任何意义,如果说死亡也有意见,那么...

    只存在于它可以利用的时候。

    第十章 一切都在破碎中-->>(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只存在于它可以利用的时候。

    老头子,如果你死了,我会不会高兴呢。

    “除去某些不稳定因素,似乎我对生命的意义已经找到了答案,可...然后呢。”

    大蛇丸缓缓的吐出一句话,似乎是对自己说的,也似乎是对别人。

    那么现在应该做什么呢?似乎一切都没有了意义,更不想刻意去改变什么,看到动的东西就会觉得有趣,看到不动的东西就会觉得无聊。

    就像这风车一般,虽然有时候会慢慢的转动,但不值得去看,需要一阵风吹动它。

    以前我总是想去亲自变成风,想要去带动那风车,甚至也曾体会到等风起的乐趣,可现在却是那样的无趣。

    大蛇丸申了申僵直的胳膊站了起来,双手在不停的结印。

    但那一双美丽的瞳孔之中却毫无光彩,仿佛一切都与他无关一般,所有的一切都近乎看透,好像也没有什么意义。

    大蛇丸向前方伸出一只手臂,那苍白的手掌缓缓向上张开。

    刹那间,天空中的查克拉似乎都在颤抖,一个淡蓝色的球体在大蛇丸的手中缓缓凝聚,无穷无尽的查克拉逐渐形成一个漩涡。

    似乎就连这里多年积攒的灰尘都被吸附进来。

    那刚刚被点燃的烛火在不停的闪烁着,直至完全熄灭,手中的螺旋丸在不断的扩散,展开几个若有若无的风刃。

    “风遁·螺旋丸手里剑”

    轰隆

    只能听见一阵阵阴沉的击打声,最后两个巨大的物体在互相击撞着。

    大蛇丸直接将未完成的螺旋丸手里剑按在了地上,阵阵波纹瞬间涌起,以大蛇丸为中心,无数的风刃在切割着。

    哗啦

    瞬间无数玻璃破碎的清脆响声在同一时间响起,那玻璃容器之中,无数不知名的绿色液体涌露出来。

    就连那几条神志朦朦胧胧的蟒蛇刚从容器中释放,就被无数个风刃切割成碎片。

    无数具尸体被无情的斩开,里面已经不再是猩红的鲜血已经溃烂,不知道被浸泡了多长时间。

    鲜血掺杂着不知名的味道在渲染着。

    无数细小的风针充斥着这一个封密的空间,甚至连一个最为靠近花岗岩做的石桌已经被切成了粉末。

    轰隆隆

    一道道风刃最终斩破了墙壁,山体直接向下坠落,永远的埋葬了在这里。

    中间空谷内的实验室被无数岩石充斥着,这一座实验室将永远不会被人知晓,因为一段过去,往事随着风飘散。

    他已经静止了,这就是属于它的死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