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94章 我从未见过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面对叶知妡如此刁钻的问题,顾念白没有正面回答。

    他站在一旁,似笑非笑的问:“你知道《三国演义》第九十三回的时候,诸葛亮怎么形容王朗的吗?”

    叶知妡连《三国演义》看都没看过,怎么会知道诸葛亮怎么形容王朗。

    她满脸困惑的摇头,问道:“怎么形容的?”

    顾念白勾唇一笑,回答:“我从未见过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顾念白的话刚刚说完,叶知妡顿时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立马读懂了顾念白的言外之意。

    这不就摆明的骂她是厚颜无耻之人么?

    但是,她假装听不懂的说:“真没想到诸葛亮还会这么形容别人啊,我估计当时那个叫王朗的人应该用错山寨版的粉底液了,才会被说‘厚颜’吧,如果他还活着的话,我会给他介绍一款轻薄透气的粉底液,包好用。”

    有一种人就是黑的都能被她说成白的,而叶知妡就是这种人。

    顾念白皮笑肉不笑的盯着叶知妡那张稚气未脱的脸,再次严肃的问:“叶同学,你每天都这么无所事事的吗?”

    叶知妡不懂的反问:“顾医生,你从哪里看出我无所事事了?”

    顾念白毫不客气的回:“全身上下。”

    叶知妡顿时坏笑的说:“可是你从进来到现在一直看着我的眼睛,还没看我全身上下耶。”

    说这话的时候,叶知妡还故意咬重‘全身’两个字,脸上的笑意更是抑制不住,大有一种耍嘴皮子完胜的架势。

    顾念白略无语的耸耸肩,然后说:“ok,我们言归正传好了,什么时候开始的?”

    叶知妡反倒是装懵的回答:“开始,开始什么?喜欢您吗?”

    说完,叶知妡看到顾念白瞬间拉下的脸,顿时开心到飞。

    顾念白知道叶知妡嘴皮子溜,于是全程保持缄默,不需要说话的时候,他坚决一句多余的话都不说。

    他像是平时一样戴着一次性手套按压着叶知妡的胸,公式化的冰冷问道:“这里痛吗?”

    叶知妡也跟着严肃的摇头:“不痛。”

    顾念白又换了个地方按压,冷冷问:“这里痛吗?”

    叶知妡还是严肃的摇头回:“不痛。”

    这里里外外、前前后后按压了一圈下来,叶知妡的胸就没有一处痛地方。

    顾念白立马了然,他似笑非笑的瞥了叶知妡一眼,然后说道:“检查ok了,如果你时间允许的话,我今天给你安排手术,而且我也会亲自给你做割除手术。”

    闻言,叶知妡顿时傻眼了,她紧紧的盯着顾念白的眼睛,难以置信的说:“顾医生,您没搞错吧,我这好好的为什么要手术啊?”

    顾念白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你说昨晚就开始胸痛,但是我刚才给你体外检查的时候,并没有发现明显的痛处,我怀疑是乳腺神经出了问题,而且从你的痛苦程度来看,很可能非常严重,必须马上手术,慢了我怕影响你的身体健康。”

    叶知妡瞪大双眼,一脸生无可恋的说道:“瓦特?您确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