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79章 关于红色吻痕的解释
    见他没有继续说下去,许呤音眉头微微一皱,转动着漂亮的眼珠子,好一会儿才等不及的开口。

    她凑近他的脸,问:“别卖关子了,赶紧说吧,你的热情来源于什么?”

    厉净泽淡然的勾唇一笑,贴在她的耳边,似咬她的耳朵般,极其诱惑力的说:“我的热情源泉来自于……”

    他依旧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用行动告诉她答案。

    许呤音还没弄明白他的套路之时,人已经被他吻的眼神迷离、四肢无力。

    答案是在厉净泽进入占有她的时候,他才凑到她耳边,满足的低声说:“你,就是我热情的源泉。”

    听到这句话,许呤音才恍然大悟,可是为时已晚,人已经被厉净泽吃光抹净了。

    这一晚,厉净泽身体力行告诉许呤音,他到底有多‘热情’她。

    *

    第二天,许呤音还在床上补眠的时候,房间门被溪溪打开了。

    溪溪蹦跶着跑到大床前,她眨巴着眼睛望着正在闭眼睛睡觉的许呤音,心里很是美滋滋。

    房间的窗帘没有拉,和熙的太阳落在许呤音的侧脸上,使得她的长睫毛更加的浓密。

    溪溪伸出白白胖胖的小手,轻轻地去触碰许呤音的睫毛,脸上是强忍的笑意。

    当她准备再次去触碰许呤音的睫毛之时,手刚伸出去一半,许呤音就睁开了眼睛,且正好把溪溪抓包了。

    溪溪顿时傻傻的笑了起来,尴尬的收回了自己的手,笑着说:“嘿嘿~妈咪,起床啦,太阳晒屁屁了哦~”

    许呤音抬起手挡住阳光,转身看了一眼床头的电子钟,发现已经是早上九点钟的时候,倏地从床上坐起身。

    然而,被子瞬间滑了下来,她雪白的肌肤一览无余。

    因为她昨晚被厉净泽折腾的太累了,连穿睡衣的力气都没有,所以一大早让溪溪看到了如此一幕。

    溪溪看到许呤音胸口一撮撮的红色印记的时候,顿时张大嘴巴,惊呼出声道:“妈咪,你身上好多红斑,是不是生病了?”

    许呤音赶紧拉起被子挡住身上的印记,一阵懊恼的扶额,脑子里快速的寻找着足够正经的理由回答溪溪的问题。

    她眼神复杂的看着溪溪,好一会儿才解释道:“呃……溪溪,妈咪没有生病,刚才你看到的那些只是妈咪被蚊子咬的印记。”

    说着,许呤音又自我肯定的回:“对,就是蚊子叮咬的红点。”

    溪溪顿时皱紧眉头,有些害怕的捂嘴说道:“妈咪,一定很痛很痛吧,那蚊子一定很大很大吧,红点那么大块。”

    突然,许呤音心里一阵愧疚。

    因为厉净泽昨晚的不节制,她一大早就对溪溪撒谎了,搞得善良的溪溪那么担心,她实在是不忍心欺骗溪溪,可是这种红色印记,她又没办法给溪溪解释清楚。

    果然,孩童的世界单纯天真。

    她抬起手轻抚着溪溪的头顶,温柔的笑着说:“没关系,妈咪不痛,溪溪别担心,大蚊子被妈妈一掌拍死了。”

    闻言,溪溪崇拜的望着许呤音,歪着头脑补了大蚊子怪兽被许呤音拍死的画面。

    脸上顿时露出恐惧的表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