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9章 第一次发火的厉净泽
    厉净泽看她绝望难过的样子,微微挑眉走到她身边,顺着她的目光看向躺在病床上的南川。

    无声中叹了口气,语重心长的说道:“四年前,你们还年轻,在彼此的感情里瞎折腾我可以视若无睹,但是四年后你还是不懂事的让南川做这么危险的事情,我不可能再放任你们瞎闹腾而不管,总之,在南川醒来之前,你必须做出最后且一辈子不后悔的选择,如果你还是摇摆不定的话,我会果断的让南川彻彻底底的离开阳城,也一定会让你这辈子再也没机会和他见面。”

    厉婧婷的心顿时一痛,她红着眼睛看着厉净泽,好半天才说了句:“净泽哥哥,你怎么可以对我这么狠心,我可是……”

    厉净泽几乎不给厉婧婷反驳的机会,直接打断她的话:“如果我不对你狠心的话,那就是对南川残忍,南川很小的时候就跟在我身边,我几乎看着他一点点成长,没想到最后我那么在意的一个人,被你折腾成现在这般模样,你不心疼南川,我心疼。当然,我也一样心疼你,只是你对待感情的方法,我很不满意。”

    厉婧婷沉默的站在原地,连反驳的力气都没有。

    厉净泽说的太对了,她和南川在一起的时候,总是计较他对自己的不信任和不爱深爱,完全没想过要如何去改变和经营彼此对待爱情模式。

    厉净泽见她低头沉默不语,声音略微温和许多的问:“你现在就当着南川的面告诉我,你心里爱的人是南川还是念白,不要说别的,直接回答二选一的回答。”

    “我……”

    厉婧婷张了张嘴,没有第一时间给出答案,双眸紧紧地望着躺着的南川,心情很是沉重。

    她深深地叹口气,然后才回答道:“我的心里至始至终都深爱着南川一个人,可是……如果我对他的爱只有痛苦的话,我宁愿……”

    “多余的话不需要说,我只需要确定你心里爱的人是谁就行,你解释再多,只不过是你自己心里的一个借口罢了。”厉净泽的话简直一针见血,说的厉婧婷哑口无言。

    谈话结束后,厉净泽就给身在阳城的许呤音打电话,把这边的大致情况说了一遍,好让许呤音睡了安稳觉。

    厉婧婷像是雕塑一般,一直站在原地没有移动过半步。

    厉净泽没有劝说什么,任由她自己站在那里继续‘作’,因为他觉得自己平时就是太惯着厉婧婷,她才会在感情里瞎闹。

    厉婧婷不知道自己到底站了多久,等到她双腿麻木的时候,她才对着厉净泽开口说话。

    她说:“净泽哥哥,我知道你刚才说的那些话都是为了我好,而且我也想清楚了,心里也有了最后的答案。”

    厉净泽抬头看向厉婧婷,看着她脸上从未有多的坚定表情,点了点头。

    他声音很低的回:“你的决定不需要和我说,我不是你要决定的人,还是等南川醒了再说吧,你现在必须躺下来休息,不然南川还没醒,你自己倒是先累垮了。”

    说完,厉净泽见她没动,又说了句:“别忘了,你肚子里还怀着宝宝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