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86章 嫂子,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顾念白是真的不想在这个时候隐藏自己的内心感受了,至少他觉得自己在许呤音面前不需要伪装。

    他整个人无力的跌坐在沙发上,目光哀伤的望着天花板,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冷笑。

    许呤音走去吧台那边给他倒了杯柠檬冰水,然后坐在他的身边,声音很低的说:“念白,有什么话,别憋在心里,如果你信得过我的话,可以和我说,我想你和婧婷成不了夫妻,我们做不了亲戚,那我们也可以像朋友一样相待,你觉得呢?”

    顾念白用双手手掌搓着自己的脸,一脸痛苦的说:“嫂子,不管我和婧婷最后是什么样的结局,我从未把你当过外人,以前没有,现在更加没有,我只是不太习惯倾诉,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我懂,你说的我懂。”

    许呤音无声的叹口气,纤细的手指轻抚着顾念白冰凉的后背,继续安慰着说道:“你先不着急,今晚不管多晚我都会陪你聊。”

    顾念白感动不已,松开手看向许呤音,眼泪瞬间沿着眼睛落了下来。

    下一秒像个孩子一般扑进许呤音的怀里,委屈难受的哭了起来,不过不是大哭,而是默默的流泪。

    说实在话,看到顾念白一个大男人哭了,许呤音瞬间感到无措。

    顾念白很快就收拾好情绪,抹掉脸上的泪水,重新对上许呤音的眼睛,平淡的说:“嫂子,说出来你可能不信,这是我二十多年来,第一次哭。当然,除去我孩童时期。”

    说着,他自己的脸上都浮现一抹淡淡的笑意。

    许呤音是真的被顾念白给弄懵了,她担心的询问:“现在感觉怎么样?还ok吗?”

    顾念白摇了摇头,抬起手用力的指着自己的胸口处,声音带着一丝丝悲哀的开口:“不ok,一点都不ok,以为这个地方犹如绞痛,痛的无法呼吸,痛到宁愿长睡不醒。”

    这话一出,许呤音直接吓到了,她惊愕的劝着:“别,别这样,别想不开,现在不是你生命的终点。”

    噗嗤一声,顾念白直接笑出声,他不可思议的看着许呤音,心情还算不错的调侃道:“嫂子,你想哪里去了,我刚才那句话只是在形容婧婷的离开对我来说有多痛苦,而不是真的想自我了解,其实刚才我之所以落泪是因为心里很辛酸,却无人能说,兴许你对我来说毫无杀伤力,我全身的盔甲自动卸掉,在你面前暴露出最脆弱的一面。”

    许呤音为自己闹了个乌龙感到心塞,她用力的拍了拍顾念白的手臂,微微笑着说道:“知不知道,刚才你那么绝望的话,差点吓得我没了半条命,有你这么吓人的吗?”

    “我的错,我的错。”顾念白赶紧道歉,然后接着又说:“嫂子,你要是允许的话,能陪我喝点小酒吗?我现在不想自己待着,平时也没几个朋友,所以……”

    许呤音想都没想,直接说:“可以啊,当然可以。不过我得让司机过来把三个小祖宗们送回厉宅。”

    说完,她又说了句:“稍等,我去打个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