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84章 他死也是因为我
    暴风雪!

    暴风雪!

    暴风雪!

    现在厉靖婷脑子里全都是暴风雪三个字,周边的声音像是被隐没了一般,周边的一切像是不存在一般,她的眼睛一直紧紧的盯着电视屏幕,耳朵里只剩下播报主持人的声音。

    江倾歆正好就在她身边,看她呆呆的样子,于是拍了拍她的手臂,轻声问道:“婧婷,怎么了吗?”

    厉靖婷没有任何反应,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目光紧紧的望着电视。

    江倾歆觉得很奇怪,于是顺着厉靖婷的目光看了过去,并没有发现电视上播报的内容有什么奇怪之处。

    最后,她在厉靖婷的眼睛前挥了挥手,奇怪的问:“婧婷……你没事吧?”

    厉靖婷这才回过神来,她看着眼前的江倾歆,好半天才应了句:“我没事,就是看新闻想到了一些事情,没想到想的这么入神。”

    江倾歆眼神怪异的望着厉靖婷一眼,总觉得事情并非她解释的那样,可最后什么也没说,只是温柔的微笑起来。

    正巧,这个时候整个客厅的灯暗了下来,然后就听见璟儿坐在钢琴前弹奏的生日歌曲子。

    黑暗中,顾念白在所有人的簇拥下推着三层公主蛋糕出现了。

    每个人脸上都挂着开心的笑容,连顾念白的脸上都洋溢着从未有过的幸福笑容。

    看着顾念白推着蛋糕一步步走向自己的画面,厉靖婷的心却一点都不觉得开心,反而有些忐忑。

    脑子里全都是雪山遭遇暴风雪的画面。

    此时,她这里纸醉金迷,而南川很可能因为暴风雪被困在雪山中,更可能遭遇暴风雪而——

    遇难!

    她这么思考的时候,顾念白已经推着蛋糕来到她的面前,且目光深情的望着她。

    他说:“婧婷,生日快乐。”

    其他人跟着说:“生日快乐。”

    厉靖婷没有回应,而是将目光落在三层蛋糕上,看着蛋糕最顶层那个穿着公主裙、戴着皇冠的女孩,心更是一沉。

    所有人都察觉到她的异样,却没有人敢说一句话。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是十秒钟,也许是一分钟。

    厉靖婷开口了,她咬牙说道:“我不能让我的生日成为他的祭日。”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蒙了,只有厉净泽、许呤音和顾念白三个人听明白她话里的意思。

    顾念白无力的喊了句:“婧婷,就算你要离开,也把蜡烛吹了,愿望许了,蛋糕吃了,好不好?”

    厉靖婷轻轻地摇头,愧疚的看着顾念白,说了句:“念白,对不起……我不能……”

    话落,厉靖婷就快速上楼,将之前就收拾好的简易背包背上,在楼下所有人的注视下快步离开。

    看着她果断坚决的背影,厉净泽低声吼了句:“婧婷,那边下着暴风雪,你这是去送死吗?”

    厉靖婷非常果断的回了句:“他死,也是因为我,所以我也不可能苟活。”

    莫名的,许呤音听完厉靖婷的这句话,瞬间泪目。

    曾几何时,她和厉净泽也经历过这种生离死别的危险一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