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4章 刺眼的幸福,不如毁了【4】
    ,!

    闻言,厉净泽转身将她抱在怀里,并俯身额头抵着她的额头,深邃的双眸凝视着她的眼睛,情绪有些复杂。

    说起来,他和林清月是历史遗留问题,确实不该由许呤音操心。

    而且林清月对许呤音就跟对待亲生女儿一样宠爱,这确实让他心里的芥蒂消减不少,可是这并不代表着他能立马释然。

    看着许呤音眼底那一份渴望和期待,他没有拒绝,而是说:“我尽量。”

    听他终于松口,许呤音立马高兴的圈住他的脖子,热情的咬住他的下巴,开心的跟个长不大的孩子一样,连眼睛都笑弯了。

    看她这么开心,他立马邪魅一笑,紧紧的扣住她的腰身,眼神暧昧的看着她,故意咬着她的耳朵问:“我都为你破例了,是不是得给点福利?”

    许呤音怎么会听不出他口中的‘福利’是什么意思呢?

    她立马再次用力的咬住他的下巴,趁着他吃痛的时候,赶紧一个闪身,准备逃到安全的距离。

    谁知,下一秒他长臂一伸,立马将她扣在怀里,顺势滚在床上。

    生怕压到她的肚子,厉净泽双手撑在两侧,俯身看着她脸色绯红的样子。

    某种冲动顿时直达小腹,他的喉结不禁上下滑动,眼神暧昧的看着她,声音低沉又沙哑的开口:“多久了?”

    许呤音被他灼热的眼神看的更加脸红耳热,一脸羞涩的捂着脸,非常小声的说:“才两个多月呢。”

    说完,她都脸红到脖子上了。

    厉净泽略失望的说:“那我只能做做运动,发泄发泄了?”

    做做运动,发泄发泄?

    许呤音还没弄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就看到他撑着双手一上一下的做着俯卧撑。

    他每曲臂一次,鼻尖就摩擦她的鼻尖一次,唇更是若有若无的触碰着她的唇,这种似有似无的感觉,简直是撩动人心,直叫人抓狂。

    到最后,他非常享受的摩擦着她的鼻子,汗水更是顺着他冷毅的五官,低落在她的身上。

    如此撩人的厉净泽,使得许呤音不禁咽了咽口水,整个人也有些不自在的扭了扭身子,眨巴着眼睛问:“你的运动,做完了吗?”

    厉净泽故意挑眉,反问:“你说呢?”

    “我……”

    许呤音刚说了个我字,旁边立马出现一个缩小版的厉净泽,并一脸天真,奶声奶气的问:“妈妈,爸爸为什么要压着您做运动啊,这样妹妹不会痛吗?”

    “啊?”许呤音脸上一个大写的懵,她完全不知道璟儿怎么会突然出现,而且还问这么尴尬的问题。

    她立马求救的看向厉净泽,眼神示意他解答。

    厉净泽则是直起身,一把拎着璟儿,严肃的说:“大人的事情,孝子别知道的太多。”

    说着,他就要把璟儿给丢出去。

    璟儿立马机智的、紧紧的抓着许呤音的手臂,可怜兮兮的说:“许妈妈,你看我这么帅,一定不忍心让我一个人独守空房对不对?”

    哈?

    独守空房?

    这个词是这么用的吗?

    许呤音看着璟儿眨巴着的眼睛,有些哭笑不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