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2章 才肯原谅我当年犯下的错?
    许呤音五指紧握成拳,努力调整了好几次自己的呼吸,直到内心那种震撼稍微平复一些,她才有勇气仰起头看向他的眼睛。天 书 中 文  网

    从最初到现在,她第一次觉得他深邃的眼睛是那么的神秘、那么的让人猜不透。

    哪怕如此近距离的对望,她都难以猜到他下一句会说什么。

    她轻启唇问:“他……是你和美国那个拍档……”

    许呤音的话还没说完,安清月就出现了。

    安清月站在不远处,神情有些失落的说:“阿泽,妈妈有些话想单独和你聊聊。”

    厉净泽亲昵的吻了吻许呤音的额头,在她耳边低声说道:“等我。”

    许呤音紧握着他的手,心里竟有那么一丝不舍,仿佛放手之后他就会消失一样,心里的那种不安特别强烈。

    她眼神复杂的看着安清月,不知道她会和厉净泽说什么,应该说一些和她父亲有关的事情吧?

    然后,她和厉净泽该何去何从?

    厉净泽低头发现,她紧紧牵着自己的手有些发白和发冷,俯身再度吻了吻她的额头,声音柔了好几度,“很快回来。”

    安清月看到这一幕,眼神瞬间变得黯淡灰冷:“许小姐,我只和阿泽谈五分钟,你应该不会不同意吧?”

    许呤音立马松开厉净泽的手,有些恍惚的转身离开,走得太急差点绊倒。

    厉净泽察觉到她的反常,正要上去扶她,她已经快速的离开了。

    一旁的安清月眼含泪水看着厉净泽的背影,忍着内心的那一份伤感,淡然的开口说道:“阿泽,听说你一个月前就回来了?”

    厉净泽并没有转身,而是目视着正前方,平静而淡漠的点点头,“你不是已经知道了?”

    “我也是看新闻才知道你回了国,只是为什么……为什么……”安清月此时已经没了最初的高冷和强硬,全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淡淡的哀伤,特别是在厉净泽面前,显得特别卑微,“你明知道我住在什么地方,为什么不来看我?”

    这一次厉净泽依旧没有转身,而是冷笑出声:“我不去看您,您心里难道不清楚原因吗?”

    安清月怎么可能不清楚,她就是活的太明白,才会活的如此失败。

    眼前站着的人,明明是她唯一又最疼爱的儿子,可她却因为一些不得已的苦衷,使得她和厉净泽形同陌生人。

    这种痛苦又有谁懂?

    “阿泽,那么多年过去了,你心里对我难道没有一丝丝原谅吗?”安清月情绪抑制不住的难过起来,眼泪更是模糊了她的视线,她却依旧强忍着泪水。

    “您当年做得出那样的事情,也该预料得到最终下场。”

    “可是……我……”

    安清月有苦说不出,看着厉净泽的背影,心痛至极。

    厉净泽没再开口,迈着步子离开。

    安清月内心非常煎熬,她追上去拉住他的手,哽咽着问:“到底要我怎么样,你才肯原谅我当年犯下的错?”

    厉净泽抬头看着天空,脸上浮现一抹自嘲的冷笑。

    他冷淡的说:“帮她一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