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5章灵异事件
    然后两人转头看去,就看到一个农民工,从医院后门走了出来,而那股阴气正是从他身上发出来的。农民工穿着一身地摊t恤,而蓝雨蝶和陈梦琪,身上穿的都是上万的名牌,二者完全无法相提并论。

    劣质的衣服上面还沾了不少泥浆,看来是在工地上干活的。花都市是个发达的城市,像他这种外来务工人员太多了。

    民工大约四十多岁,长着一张国字脸方方正正,却有一道淡淡的黑气,萦绕在他的额头上。用算命先生的话说,那就是印堂发黑,近日必有血光之灾。蓝雨蝶和陈梦琪虽然不会算命,但却会更高级的方法——观气。

    “大叔,请等一下。”蓝雨蝶急忙上前叫住了他。

    “两位同学,你们有什么事吗?”民工停下了脚步,问道。脸上充满了诧异之色,看来他是想不到这两个富家女,会叫住他这样一个泥腿子。

    “大叔,你到医院是看什么病的?”蓝雨蝶问道。

    “也没什么大问题,只是我这几天老是感觉身体不舒服,神情恍恍惚惚,做事无法专心。你们是知道的,我们民工在高架上工作,一旦精神不集中,是很危险的事情。就在刚才上班的时候,我还差点从高架上掉下来。”大叔说道:“因此我特意来医院看看,但医生却没看出什么名堂来,说我有可能是劳累过度,让我回家好好休息。”

    “大叔,我看你不是劳累过度,而是中邪了。”陈梦琪说道。

    “中邪?”大叔说道:“我说你们两个大闺女,怎么能胡说八道呢?我一个民工,都不怎么相信封建迷信,你们两个学生居然相信?”

    “大叔,我看你印堂上有黑气,是真的中邪了。”蓝雨蝶苦口婆心的说道。

    “真不骗你,我们是有依据的。”陈梦琪说道。

    “我不信!”大叔还是摇了摇头说道,“你们两个,不会是骗子吧?故意危言耸听,想骗我这个老实人?”

    “骗你这个老实人?我说大叔,你身上有什么值得我们骗的吗?骗财?我身上这件裙子,都抵得上你半年工资了。骗色?我们还没有那么重口味,喜欢你这种大叔!”蓝雨蝶说道。

    “大叔,你真的要相信我们,我们两个是有能力的人。”陈梦琪说道:“如果你身上的邪气不尽快化解,危险得很呢?”

    “可是,说什么我也不怎么相信,你们两个会是什么高人,能看到人身上的邪气。”大叔仔细打量了她们一眼,说道。

    这两个女生太漂亮了,不但年纪小,而且是富家女。她们这样的人,会是高人?这十分不符合他心中,认为的高人的形象。如果她们是男的,而且还是五六十岁的老人道骨仙风,他恐怕会立刻相信。

    但很显然,陈梦琪蓝雨蝶,和这种人完全不沾边。

    “唉!我们只是想帮你啊,你为什么就不能相信呢?”蓝雨蝶叹息道:“而且,帮了你之后我们还不收一分钱。”

    “不收钱,天底下哪有这种好事?”大叔说道。这么一来,他更加的怀疑了。

    “大叔啊,你难道就不能相信我们一次吗?”陈梦琪说道。

    “要不,你把你最近遭遇到的特殊事情告诉我们,我们在帮你之后,倒给你一千块钱?”蓝雨蝶说道。

    两个女生学会了修仙之后,一直没有遇到灵异事件,大城市的灵体本来就少,让她们觉得英雄无用武之地。今天突然遇到了一件,简直是如获至宝,无论如何也要插手。见到大叔不相信,居然想出了在帮他之后倒给他钱的好主意。

    “倒给我一千?”大叔狐疑。

    “怎么,你不信?”蓝雨蝶说道。说完,拿出了精巧的小包,准备拿钱给他。突然发现现金不够,总只有五百,转头对陈梦琪说道:“琪琪,你身上带现金没有?”

    “我看看。”陈梦琪也拿出小包来,然后拿出五张递给蓝雨蝶。蓝雨蝶接过来,和自己的钱凑足一千:“大叔,只要你告诉我们,这一千就是你的了。一千块钱,应该够你几天的工资了吧,我们说话算话。这钱你先拿着,这下你总该信了吧。”

    “那好吧。”大叔接过钱来,仔细检查了真假,又看了看四周。心想:不管怎么样,反正这钱是真的。一千块,已经够我三天工资了。花都市虽然有很多骗子,但还没有哪一个,会把钱给别人的。而且四周也没有她们的同伙,她们只是两个小女生,应该不能把我怎么样。

    于是说道:“我最近,的确遇到了一件怪事。”

    “什么怪事?”陈梦琪和蓝雨蝶听了,顿时大喜过望,急忙问道。

    “上个周末我在工地上班,因为要负责收工地上的工具,因此最后一个离开。在走出工地的时候,我突然发现,地上躺着一个黄色的纸包,不知道是谁丢的,口子已经被打开,露出一沓百元大钞来,非常的明显,就好像故意等着人去捡一样。”

    “我当时也没有多想,就捡了起来。丢掉纸包,把里面的百元大钞拿了出来,仔细一数,居然有五千。”大叔说道:“后来我仔细一样,这事的确有点怪,前面那么多工友从这条路回家。他们都没有发现,却偏偏让我发现了?”

    “就在当天晚上,我在出租房里睡觉。睡到大半夜的时候,我做了一个怪梦。梦见一个非常可怕的阴司鬼差,拿着一根铁链,向我脖子上套来。另外还有一只鬼魂,在旁边说我欠他的钱,要让我拿命来抵债。”

    “这个梦太真实了,仿佛一切都即将在我身上发生。我一下就被吓醒了,醒来之时,满身都是冷汗。我当时就不信这个邪了,恶狠狠的想道我只是个民工而已,命贱得很,怕它干什么?到了第二天,我更是觉得那只是一个梦而已,因此照常上班,没想到差点出事。后来我以为自己病了,于是便去了医院检查。”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